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汉开花苞,㓜女花苞小说

老汉开花苞,㓜女花苞小说,老大爺聽到淩冽的話,臉上明顯流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道:“你怎么知道山神的?”

淩冽笑了笑道:“我是聽一大媽說的,正巧碰見她上山給山神送草藥。”

老大爺頓了頓,轉而道:“那我也不瞞著你了,我們確實是供奉著山神,但是本來是不應該讓外人只曉的,我們將你留在村子裏,也是想讓你多幫幫村民們治病,畢竟現在豫州的瘟疫太嚴重了,我是村長,為了村民也只能將你留下。”

老大爺說著,眼角泛起了淚水,道:“其實這也是山神的意思,因為山神也開始變得虛弱了,我想著,如果你淩神醫真的如同大家說的那般神的話,你肯定可以讓山神恢複健康的!到時候,我們也不必強留你了。”

聽著老大爺的話淩冽心中也是笑著,確實不愧是活了這么多年的老狐狸。騙起人來,一套一套的。

淩冽道:“如果我幫得上忙的,我定當全力相助!”

老大爺聽完淩冽的話,也是激動地一把抱住了淩冽,拍了拍凜冽的肩膀道:“後生可畏啊!如此醫者仁心,不愧是神醫!”

最終在一段詳細交談後,老大爺決定今晚帶淩冽上山前去看山神。

之後,淩冽偷偷找到機會,溜到了小花的房間。狗子則在門外裝瘋賣傻,順便盯梢望風。

淩冽朝著小花道:“我已經和村長老大爺接觸了,今晚就准備上山去見山神。”

小花一聽也是臉上露出了擔憂的樣子,道:“你要萬事小心,雖然不能肯定山神就是地府的人,但是想必也不離十。”

淩冽笑了笑,道:“不用擔心,我有萬全的計劃,而且為了解除這豫州的瘟疫和生化危機,我也必須找到這一切的源頭,找到解決方案。”

突然,狗子開始大叫起來,淩冽知道,有人過來了,於是向小花使了使眼色,離開了小花的房間。

淩冽和在門外的狗子也對了對眼色後,回到了自己之前睡的房間,狗子也在此時偷偷的溜進了後山。

很快,夜晚如期而至,村民們來到淩冽房間前,招呼著,道:“神醫!我們該出發了!”

“來了!”淩冽答道,緩緩走出了房間。

然而淩冽出門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被幾個大媽扶著的小花,明顯小花一臉的不情願。

淩冽問道:“怎么把小花也帶上了?”

老大爺則笑嘻嘻的答道:“神醫你要是讓山神恢複了,這不就順便把這孩子的病也給治了嗎,這孩子也怪可憐的。”

淩冽點了點,微笑著,表示贊同。但實際上心裏在想著另外一件事。

一群人,點著火把,帶著狗,在崎嶇的山路上行走著,說來也奇怪,這山上竟然一點鳥獸蟲蛇都沒有,不過多半也是被這瘴氣幹擾的吧。

最終淩冽被村民們帶到了一個山洞前。

老大爺伸手指向洞裏,道:“這就是山神所在的洞穴了。”

淩冽往洞穴裏瞅了瞅,深不見底,一片漆黑,比起天然的洞穴,這裏更像是一個廢棄的防空洞。

在村民們的帶領下,淩冽慢慢深入洞穴,洞穴裏十分崎嶇,像是迷宮一樣,淩冽一邊吧唧著嘴啃饅頭,一邊走著。

老大爺饒有趣味的看著淩冽道:“神醫這么喜歡吃饅頭?”

淩冽笑了笑道:“非常時期,吃這個管飽,肚子飽了才能好好幹活嘛。”

老大爺也是笑了笑,繼續向著洞穴伸出走了進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洞穴迷宮實在太過複雜,根本不知道到了那裏,連時間甚至也感受不到。

終於,到了洞穴最深處,這裏擺放著一尊石像,和大大小小的鍋爐,以及各種草藥。但是吸引淩冽注意力的是那幾個鐵質的牢籠,裏面赫然關著幾具森森白骨。當然,還有已經暈死過去的賴有全。

淩冽臉上橫生怒意,看著村長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時村民們也卸下了偽裝,道:“哼,就是這么回事!”

說完村民們拿著火把就朝著淩冽發動了攻擊,別看這些村民外表是老頭婦人,但身體能力不比年輕人差。

幾個回合下來,淩冽面對外表是老者的幾人實在無法下手,只能躲閃。

眼看要被逼到絕路,狗子牽著幾條狗沖了進來。那些狗朝著村民們沖了過去,將他們撲倒在地,淩冽趁機將小花從村民手中奪了過來。

淩冽將小花交給狗子,警惕的看著周圍,直覺告訴他,這裏絕不簡單,從那鍋中與藍鑽及其類似的溶液中看出,這裏要么就有地府的人,要么就有孫天奇的人。

淩冽看著周圍,護著身後的狗子和小花,道:“狗子,你注意一點,保護好小”

然而,淩冽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意識開始模糊,他摸著自己的腰部,赫然插著一根銀針,銀針上抹著綠色的毒液。

淩冽頓時感到全身無力,癱在了地上,然而映在他眼中的卻是,懸在空中的狗子,和掐著狗子脖子的小花。

小花一臉猙獰的笑容,身上的黑斑也開始有些崩裂。

淩冽艱難的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聽到淩冽的話,小花將狗子粗暴的丟了出去,砸到牆上,然後轉而慢慢蹲下,扶起淩冽的臉,用她那宛如蛇信子一般的舌頭,舔了舔淩冽道:“你可以叫我山神,也可以叫我孟婆。”

淩冽眼神銳利,死死地盯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孟婆,道:“你是地府的人!”

孟婆笑了笑,笑的更加猙獰了,伸出那纖細的手指,在淩冽臉上輕輕滑動道:“對啊,我是地府的人,同時,還是給了孫天奇力量的人。”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淩冽道。

而那孟婆則是哈哈大笑起來,仿佛在嘲笑淩冽,道:“我的目的?當然是你體內的真龍不死血啦。”

說著,孟婆臉上的一塊黑斑慢慢崩裂脫落,露出裏面布滿皺紋的皮膚。同時從旁邊拿起了一把柴刀,高高舉起,用力的朝著淩冽的脖子揮了下去。孟婆手中的柴刀快速揮下,沒有絲毫遲疑,仿佛已經熟練了殺人。

然而柴刀揮下後,並沒有砍到淩冽,而是砍在了地面的石頭上。

“你為什么可以動!我明明往你體內刺進了蛇毒!”孟婆有些許驚訝的看著滾到一旁的淩冽。

淩冽慢慢的從地上站起身來,還微微有些晃悠。

淩冽道:“因為我事先就准備些解毒藥在嘴裏,我早就覺得你有些不對勁,只是我已開始選擇了相信你,但是沒想到這么快,你就露出了真面目。”

孟婆咬了咬牙,臉上滿是憤怒。道:“你是怎么發現的?”

淩冽笑了笑,身體還是有些搖晃,雖然事先准備了解毒藥,但是似乎並不是特別匹配,現在只是暫時抑制了毒素。

淩冽道:“因為你根本不了解孫天奇,孫天奇如果要你所謂的鬼典,事後,他們沒理由留下你,要么你就是有著更多的用處,要么,你們就是一夥的。”

聽完淩冽說的話,孟婆也是表情十分複雜,道:“哼,我是不太了解那個小子,但是就算你看出來了也沒用了,事到如今你還能逃到哪裏去?”

孟婆張開雙手,猙獰的笑道:“這裏本就是一個廢棄的地道,裏面錯綜複雜,就算你能逃,你也永遠逃不出這裏!”

淩冽笑了笑,蹲下身,撫摸著一條狗子帶進來的狗,道:“我是記不住,那這些狗是不是也記不住呢?”

狗確實可能記不住,但是淩冽早就和狗子制定了計劃,在洞外讓狗記住了淩冽的氣味,並且這些天不斷的焚燒蒼木和雄黃,狗子養的狗早也就記住了那股味道,憑借狗的嗅覺,和村子裏濃鬱的雄黃和蒼木的味道,要逃離並不是難事。

孟婆此時才意識到狗子與淩冽是完全串通的,他看向狗子,卻發現狗子早就不在那牆邊了。

回頭一看才發現,狗子已經打開了牢籠,扶著賴有全走了出來。

淩冽大聲喊道:“跑!”

話語一出,狗子扶著賴有全,全力的奔跑起來,幾只狗也跟著狗子沖了出去。

孟婆並沒打算追,而是全身心的與淩冽對峙,道:“就算他跑了,今天你也別想跑!”

說著,那地上一個個昏死的村民,此時紛紛爬了起來,就像是僵屍一樣,朝著淩冽慢慢聚攏。

淩冽斜眼看了看這些村民,顯然已經失去了意識。

淩冽一邊閃避村民們破綻百出的攻擊,一邊繞到他們身後,一記手刀將其再次擊暈,道:“一群不懂武的村民,又有何用。”

雖然表滿上表現出正常的樣子,但實際上淩冽身體裏的蛇毒已經隨著真氣開始在淩冽身體裏蔓延。

孟婆一怒,身影像是鬼魅一般襲來,手中的柴刀奮力揮下。

淩冽側身閃過,有些吃力,蛇毒蔓延之後,淩冽的行動越來越遲緩了。

淩冽將手深入懷中,大喊道:“天龍八針!”

孟婆趕忙身形爆退,舉起柴刀格擋,然後被格擋掉下的卻是一些幹藥材。

“混蛋!”孟婆怒道,但是當她反應過來時,淩冽早就已經跑了。

淩冽在洞穴裏艱難的跑著,自己越是運動,毒素蔓延得就越快,前面領路的那只狗時不時還回過頭來看看淩冽是否跟上,畢竟淩冽現在的行動實在太慢了。

轉過一個拐角,又一個拐角,時間不斷流逝,淩冽視線中的事物越來越模糊。但是已經可以感受到了風的流動,離洞口不遠了。

“哈哈哈哈!找到你了!”

淩冽回頭一看,孟婆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追了上來,臉上的黑斑已經蔓延了大半,碎裂了許多,露出半張老嫗的臉,布滿了黃褐斑和皺紋,而另外半張少女的臉也依舊十分猙獰。

不一會鬼魅般的孟婆就已經到了淩冽的身邊,刷一聲,柴刀揮下。淩冽身體有些不聽使喚,微微脫力的往後一倒,這才躲開了這一刀。

柴刀再次砍到地上的一塊石頭,石頭直接被砍成兩半。

如果這被正面砍到,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淩冽雖然躲開了這一刀,但是頭發也被削掉了一小撮。

孟婆看著倒在地上的淩冽,也是勝券在握一般,笑了笑,道:“哈哈哈哈。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了,有了真龍不死血!我就能重新恢複我美妙的容顏了!”

說著孟婆有些陶醉的樣子,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表情就凝固了。

“怎么會這么快!”

孟婆有些驚訝,這才意識到黑斑已經蔓延開來,少女般的皮膚正在不斷碎裂,露出她原本的皮膚。

此時地上趴著的淩冽,趁機用自己的真氣再往外逼出毒素,這是十分冒險的,如果這期間被孟婆打斷,那么毒素就會一口氣直接蔓延至全身,到時候就只能任人宰割了。但是只要能爭取到時間,那么就有機會。

淩冽道:“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孟婆看了看淩冽,道:“關你什么事,只要有了你的真龍不死血,我以後就都不用擔心了!”

說著,孟婆高高舉起了柴刀。

“慢著!說不定我能有其他方法幫你永駐容顏!”凜冽大喊道,然後柴刀也就停在了淩冽額頭上幾厘米的位置。

孟婆眼睛微微的發亮道,:“你真有辦法?”

看到孟婆之前的行為,淩冽果然沒猜錯,這孟婆現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她自己一個人的獨斷,並不是地府的整體意志。

淩冽知道,地府一直想要殺自己,但是遲遲沒有動手,那么必然是有原因的,這一點征兆都沒有就襲來的孟婆,肯定是私下的行動。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淩冽笑道,露出一臉從容不迫的樣子。“畢竟我的醫術,你作為地府的人應該也略知一二吧?”

孟婆轉念想了想,確實,這淩冽的醫術確實了不得。如果是他來親自動手,或許真的可以幫自己塑造一副滿意的皮囊。

但是孟婆也不是白癡,她隨後冷笑道:“你想騙我?你要是治好,為什么之前在村子裏沒有治?”

淩冽道:“額這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