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父亲给我开处痛得我要命,特殊环境下的小丹

父亲给我开处痛得我要命,特殊环境下的小丹,淩冽仔細捉摸著賴有全所說的話,根據淩冽自己的調查,這口井是連接著一條河,而這條河則是整個豫州的水源供給地。

如果說這口井被汙染了,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豫州瘟疫爆發的源頭。

但是淩冽有一件事很不明白,如果這裏是地府下的手,那么他們的目的必然是為了殺自己,但是讓豫州爆發瘟疫,並不能殺了自己,甚至有可能嚇跑淩冽,這絕不會是地府下的手。

也就是說,這是朝陽集團動的手腳,即便是說地府與朝陽集團之間必定存在聯系。但是令淩冽感到疑惑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洞窟裏也有著屍體,也就是說孟婆抓來的人都是放到洞窟裏,然後被殺。

那么這井底的屍體究竟為何會出現在這裏,而不是洞窟裏呢?如果單單只是為了汙染水源,傳播病毒,那么淩冽也能接受,不過這樣更好,淩冽只要調查井底屍體,可能就可以找出解決瘟疫的辦法了。

畢竟治病,首先就得了解這病。

淩冽安頓好賴有全,推開門走了出去。

狗子一看到淩冽,就連忙問道:“神醫!賴大哥沒事了嗎?”

淩冽道:“沒事了,不過我現在打算去看看村子裏的那口井,你繼續望風吧。”

聽了淩冽的話,狗子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後一個激靈道:“對了!說起來那口井,我記得村裏有人上了山,從山神哪裏抱來了什么東西,然後連夜丟到了井裏,大概有兩三次,然後時不時還會有一些穿的跟電視裏那種研究員一樣的人過來。”

“!!”

聽了狗子的話,淩冽更加肯定這水井下絕對有秘密。

淩冽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水井邊,用濕抹布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接住手電筒的光看向井裏。

井裏果然跟賴有全說的一樣,裏面橫豎放著兩三具皮膚發黑的屍體。

淩冽叫來狗子,兩人合力將那三具屍體打撈了上來。

淩冽和狗子都驚了。

這三具屍體都像是空殼一樣,裏面是空的,不僅沒有內髒,連眼球,牙齒都沒有了,若不是比較堅硬,看上去就像是退下來的皮。

而且,這幾句屍體,淩冽都認得,都是孟婆的樣子。其中又一具甚至還保持著小花的外貌,只是看上去要比小花年紀大一些,皮膚也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並且有些藍色的結晶體。

淩冽仔細的查看著這三句屍體,果然每一具身上都有些藍色的結晶物,這些結晶物和藍鑽很像,但是卻有不同。

淩冽仔細回想,確實洞窟裏的僵屍村民的確和生化戰士很像,朝陽集團和地府的勾結估計是板上釘釘了。

淩冽重新看向井底,發現,其實井底並沒有水,而是幾句屍體堆在一起,再加上當時的慌亂,讓賴有全誤認為有水。

淩冽拿著手電筒,繼續往裏照了照,意外的發現,井底似乎有一些斷節。在快到底部的部分,淩冽拿手電筒一照,光線似乎稍微的折了一下,很明顯哪裏有著缺口。

“難道這井裏還別有洞天?”淩冽想到,畢竟這水井是和豫州的水源供給地是有聯系的,如果這裏沒有水了,反而會更加奇怪。

但是今天已經不行了,不僅僅是因為自己有些疲勞。更多的是,賴有全和狗子兩個人都受到了不小的沖擊,而自己一個人是下不了井的。

淩冽回到之前的房屋前,朝著狗子道:“狗子,你也去休息休息吧,今晚我來望風。”

說完狗子也點了點頭,就低睡下了。

淩冽也是無奈的笑了笑,也靠在了牆邊,閉目養神。同時保持著警惕。

隔天一早,淩冽就早早的起來了,昨晚還算是風平浪靜,除開有幾只野兔誤入之外就沒有別的事了。

淩冽叫醒狗子和賴有全,道:“起來了!我們還有事情要辦!”

兩人也是睡眼朦朧,但是一聽有事,兩人還是振奮了精神。

其實淩冽也知道,自己是難為兩人了,一個剛從鬼門關回來,另一個則是一瞬間失去了所有。

但是他們兩人還是十分堅強,做起事來依舊不含糊。

淩冽命狗子上山采一些中草藥,自己待會要做一個香囊,戴在身上防井下的瘴氣。而賴有全,淩冽則讓他回豫州,打電話給黎嫣然,告訴她淩冽回來了,並且很快宋超輝和陸天明,肖俊豪三人應該也會完成自己之前交代的任務。

三人馬不停蹄的開始了各自的任務。

淩冽找到了繩索,用狗子找來的中草藥做了個香囊,然後把繩索綁在了自己身上,另一頭則綁在了一塊超巨大的石頭上,然後看著狗子道:“你一定要守住上面,如果我在下面拉扯繩子,你就拉我上來,明白了嗎?”

“明白了!”狗子點了點頭,狗子身旁的那兩只狗也叫了兩聲,似乎在說它們也會幫忙。

淩冽笑著,摸了摸狗子身旁的那兩只狗,之前確實都是靠它們才逃出來的。

一切准備就緒,淩冽縱身跳入井中,緊緊抓住了繩索,用腳踩在井壁上,緩緩放松手中的繩索,慢慢降落。

淩冽將手電筒綁在了自己的腰間,光線直接照向井底。到了這個深度,基本上外面的光已經照不進來了。

淩冽小心翼翼的下降著,井底依舊還遠著,一個小小的失誤都可能讓淩冽,摔得粉身碎骨。

井外面,狗子打著哈欠,還是有些困,距離淩冽下井已經很長時間了。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夕陽已經染紅了天空。

然後而就這是,狗子養的那兩條狗開始一陣狂吠,朝著後山的方向。

狗子有些疑惑,這兩條狗從來不會亂叫的,今天這是怎么回事?

“大黑,小黑,別叫了!聽話!”狗子試圖安撫這兩條狗,但是這兩條狗似乎並不聽話,依舊狂吠不止,而且夾緊了尾巴。

不遠處,兩條狗狂吠的方向,緩緩從林子裏走出一名13歲左右的少女,少女皮膚雪白,穿著一襲白色長裙,而在那少女的大腿上赫然有一只蝴蝶紋身,栩栩如生。狗子臉上瞬間被恐懼所籠罩,眼前的少女雖然顯得有些稚嫩,但是狗子還是認出了那張臉,沒錯,是小花。

不對,應該叫孟婆。

孟婆露出了一個邪魅的微笑,看著狗子道:“看樣子你還認得我啊,狗子。”

狗子聽著,趕忙抓起身旁的一把柴刀,眼睛死死地盯著孟婆,雙手不住的發抖。

而孟婆則是一臉的笑容,道:“別害怕,我不打算殺你,只要你告訴我淩冽現在在哪就行。我不僅會放你一條生路”

說著,孟婆不斷靠近狗子,用那雪白的手輕輕托起狗子的下巴道:“而且我還會讓你爽翻天的。”

“別碰我!!”狗子猛然的甩開孟婆,一不小心還在孟婆的手上劃開了一道口子,但是卻沒有出血。

孟婆臉上出現了明顯的憤怒,但卻不是因為自己被弄傷了,而是因為狗子竟然對自己的誘惑不屑一顧。

孟婆吼道:“你竟敢不聽我的!快說!凜冽在哪裏?”

狗子自然是不會對孟婆的誘惑有反應的,畢竟孟婆此時看上去就是個13歲的孩子,更多的是因為,害怕。因為孟婆對狗子來說,是致命的毒,不能夠相信。

狗子道:“我不會告訴的!”

狗子說著,緩緩地移動著,試圖用身體擋住那延伸到井底的繩索。

但是這細微的動作被孟婆注意到了,孟婆也是笑道。“我早就和你說過了,你這人不擅長騙人,所以我當時才會讓你裝瘋賣傻。”

說著,孟婆緩緩地走向狗子,卻繞過了他,走到了井邊。

狗子想要阻止孟婆,但是卻因為恐懼動彈不得。

孟婆看著井裏,猙獰的笑道:“哎呀呀,沒想到竟然這么快就發現了,不過也正好,我幹脆就一打盡吧。”

說著,狗子的那兩條狗,朝著孟婆撲了過去,孟婆直接反手一揮,兩只狗瞬間被打飛。

看著飛出去的狗,狗子似乎也有些怒了,畢竟這兩條狗也是一直從小養大的。狗子怒吼著,沖向了孟婆,而孟婆則沒有反擊,也沒有閃躲。

而是張開了雙臂,將狗子抱在了懷裏。輕輕一吻,然後狗子就像是靈魂出竅了一般,瞬間眼睛翻白,失去了意識,倒在地上。

孟婆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粉潤的嘴唇,少女的肌膚就是如此柔軟。孟婆道:“好好睡吧,狗子,等我回來,我會好好陪你玩的。”

說完,孟婆縱身一躍,躍進了井裏。

時間稍微回溯一些,這時的淩冽早就已經到達了井底的裂口處,這裏顯然並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開鑿的。

淩冽微微一蕩,蕩到了那缺口裏,然後取下身上的繩索,綁在了旁邊的一塊石頭上,同時取下了腰間的手電筒。

伴隨著手電筒的光亮,淩冽一路前進。

這裂口裏十分平整,無論是牆壁還是地面,都像是被人精致的打磨過。地上有一層淺淺的水,但似乎有些粘稠。

淩冽用手捏了一點,用手電筒照了一下,這才發現,這水裏有著一層淡淡的藍色。

淩冽繼續探索,這裂縫比起之前孟婆的洞窟,這裏只能說是無限的回廊,仿佛無論怎么走都走不到頭一般。

淩冽拿出手機,淡淡的熒光印在淩冽臉上,手機顯示時間已經是晚上。自己下午進來的,花了這么長時間竟然還沒有走到底。

按照淩冽心裏畫的地圖來想象,如果這水井是在地下聯通豫州的水源供給地,那么很有可能在走了一下午之後,淩冽現在頭頂上就是豫州的市區。

淩冽越來越確信,這長廊最終會聯向一個不簡單的地方。

最終淩冽終於走到了頭,盡頭是一扇巨大的門,門上赫然有著一個巨大的圖案,淩冽自然是認得這個圖案的,著圖案是朝陽集團的標致。

淩冽左右查看著這扇大門,大門上沒有任何開關也沒有任何指示器。淩冽確實不知道如何打開這扇門,至少從現在看來,這扇門似乎只能從裏面打開。

正當淩冽思考著要不要幹脆強行把門打碎進去的時候,門似乎微微的開始顫動了。淩冽趕緊躲到了隱蔽的地方,畢竟不知道這門後面究竟會出現什么東西。

然而令淩冽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做的這個決定是多么的正確。

從長廊的另一頭緩緩走來的正是一名稚嫩的少女,而淩冽看得出,那是孟婆。

而那扇緊閉的門也在此時打開,走出了幾名生化戰士。

淩冽還在思考接下來該怎么辦的時候,幾名生化戰士就朝著孟婆發動了攻擊,而孟婆也是小手一揮,幾個生化戰士就化作了屍體,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順便把那門也給卡主了。

孟婆沒有在意這些生化戰士,而是徑直走向了大門裏面,同時還有兩個身影,跟著孟婆一路進去,淩冽也認識,那是勾魂使者。

待到孟婆與勾魂使者走遠,淩冽這才出來,他仔細的看著那些生化戰士。照理來說,生化戰士的初次死亡會造成其完全變身,但是這幾個生化戰士不但沒有變身,反倒是直接失去了一切反應。

淩冽注意到,這些生化戰士被孟婆攔腰截斷的地方赫然已經變成了黑色,而且這黑色還在不斷蔓延,而蔓延過的地方都在不斷的生成藍色的結晶體。

淩冽再一次認識到,這孟婆果然不簡單。

懷著忐忑的心情,淩冽跨過那卡主門的生化戰士屍體,走了進去。

門裏面依舊是一條長廊,只不過極具科技感罷了。儼然就是一間地下研究所。

淩冽一邊小心翼翼的前進,一邊調查著一路上被攔腰斬斷,橫屍路邊的生化戰士屍體,心想:“這孟婆難道跟朝陽集團杠上了?為什么?”

淩冽不明白,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過怎么樣都好,惡人窩裏鬥,自己還省事。

終於在一段時間後,淩冽終於來到了一個實驗室。前方不遠則是孟婆帶著兩個勾魂使者,在和一個藍色皮膚的肌肉壯漢交談,淩冽自然也認得那個人,那是劉向天。

劉向天一臉冷笑的看著孟婆道:“不知道什么風把您吹到這裏來了?應該不是來找茬的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