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飞机上H在哪坐,飞机H坐哪

飞机上H在哪坐,飞机H坐哪,淩冽回到村裏,對於狗子的失蹤是在也沒有辦法,盡管心中十分憤慨,但是在看到牛頭與馬面得實力之後,才認識到,自己現在不能同時敵過那三個人,還要從三個人手裏救回狗子。

但是萬幸的是,似乎孟婆還挺喜歡狗子的樣子,應該不至於威脅的狗子的生命。這件事也只能從長計議了。

隨後,淩冽帶著逐漸恢複的賴有全,全力趕回了百草集團。

將賴有全安頓好後,淩冽找到了在地下避難所裏的黎嫣然。

黎嫣然等人一看到淩冽,也是喜出望外。

“你終於回來了!”

“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盡管大家都有著各式各樣的問題,但是現在當務之急並不是這些,淩冽緩緩道:“現在先別想太多了,我們必須立刻開始賑災活動,不僅要把之前百草集團被朝陽集團陷害的汙名給洗刷掉,還要將整個豫州治好。”

聽著淩冽說完,黎嫣然等人也是點了點頭。

淩冽這才繼續分配任務道:“黎小姐,我想讓你馬上去籌備一個會場,然後准備一些需要用到的銀針等醫用道具,之後我們要在那開展大型的免費診療。”

然後淩冽吧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也都分配給了其他人,便又急急忙忙的沖了出去。

一邊往外走,淩冽一邊就在打電話,首先一通電話先是打給了陸天明。

“天明,我要你做的事情,做好了嗎?”

電話那頭的陸天明爽快的答道:“萬事俱備了,我已經將所有在附近徘徊的生化使者都解決了,保證萬無一失。”

“辛苦了。”說完,淩冽掛斷了電話,朝著百草廬的方向走去。

然而剛剛說完,淩冽又打通了另一通電話,這次是打給宋超輝的。

“超輝,我讓你做的事情怎么樣了?”

“您放一萬個心,我這邊已經跟仙草園的人談妥了,藥材您要多少有多少,馬上給您送過去。”

“很好。”淩冽說完,再次掛斷電話,這是剛好到了百草廬。

百草廬外,肖俊豪和賴有德等其他兩人,以及百草廬其他中醫都已經在門口等候淩冽了。

肖俊豪遠遠的看見淩冽的身影就開始瘋狂的揮手道:“師傅!你終於回來了!”

待到淩冽走到肖俊豪身邊,肖俊豪這才緩緩道:“我把咱們旗下所有的中醫都找過來了,馬上可以開始了!”

淩冽點了點頭,徑直走進了百草廬,隨後百草廬外也是一輛接一輛的,仙草園送藥材的車也是前赴後繼,眾人開始不斷搬運藥材。

藥材齊了,人也齊了,外面的隱患也派出了,淩冽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淩冽和一幫中醫開始在藥材台前開始忙碌的工作,配藥。

“黨參六錢。”

“來了!”

“白術六錢。”

“給,師傅。”

“升麻兩錢。香附一錢半。”

“還有,石菖蒲一兩。”

眾人手忙腳亂的開始配置藥物,忙碌了一個下午,到了黃昏的時候,才配完。

看著堆積如山的藥包,淩冽也是抹了抹頭上的汗,心想道:“這樣就萬無一失了,就等明天開始診療會了。”

隔天,上午,黎嫣然讓百草集團的員工們紛紛出去分發傳單,宣傳今天的診療會。宣傳單一發出,基本上是沒有浪費的,甚至有人爭先恐後的要來搶這些傳單。

畢竟這些天豫州的瘟疫對於民眾來說,無異於是一場巨大的災難,而此時一直可以說是赫赫有名的神醫淩冽要免費開診療會,大家自然是十分高興。

雖然之前那朝陽集團的說百草集團那么多壞話,但是真到了這節骨眼上,人們反而覺得朝陽集團就是個賣保健品的,不值得相信。

不一會人群就已經聚集到了百草集團前坪的場地,在哪裏保安們為了防止發生什么踩踏事件,嚴格的控制著秩序,包括陸天明和宋超輝也在其中。

然後就是淩冽為首的一幫中醫,一排一排的坐著,幫人們聽診,後方則放著大量的藥包,以及一個巨大的藥櫃,裏面還放著各種藥材,以防萬一。

“大爺,你這個基本上已經沒事了,只是您最近好像有些失眠,按照這個方子去後面領藥吧。”淩冽微笑著說道,伸手跟面前的大爺示意。

大爺也是不斷地點頭,非常感謝淩冽。一來是淩冽的醫術確實高明,二來是這被封鎖的豫州,已經沒有什么醫生了,都逃命去了,而淩冽他們則是唯一留下來的。

診療會進行了大半,大家都紛紛認為淩冽就是豫州的救世主。

“神醫好樣的!”

“多謝神醫!要是沒有神醫!我們就都死在這裏了!”

“神醫啊!和那些不顧我們死活的醫生不一樣啊!”

外面對於淩冽的誇贊聲也是此起彼伏,對於他們來說淩冽不僅僅是在治病救人,更多的是給了他們希望。

原本在和被封鎖隔離的豫州,所有人心中的念頭就是,完了,要死了。沒人會來救他們。

但是淩冽不但沒有放棄他們,甚至親自來為他們治療。這在民眾眼裏是十分偉大的,不顧自己可能感染的危險,也要為大家治療,比起那跑路的醫生,或者那些封鎖了豫州就不管的大人物們,他們要更尊敬淩冽。

很快,診療會已經進行了很久,時間也在飛快的流逝,從早上一直到現在下午四點,淩冽和他們百草集團所有的中醫都在認認真真的為大家治療,原本堆積如山的藥包,藥材也消耗了大半。

然而就在這時,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卻突然被一棒子人給分割成了兩半,那帶頭的人身著一身白大褂,儼然也是個醫生。

那人徑直走向淩冽,也是一臉不屑的看著淩冽道:“你是什么人?誰允許你擅自在這裏開診療會了?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一個不小心讓瘟疫繼續擴散會造成多么嚴重的後果嗎?”

淩冽也是一臉懵逼,自己當然是有百分百的把握才來這裏治療的,這還用你說?淩冽道:“我是百草廬的中醫淩冽,不知道閣下是?”

那人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道:“我是天京道遠醫院的主治醫師,照上頭的命令前來負責這次豫州的瘟疫控制的。”這人自稱王友全,是天京道遠醫院的主治醫師,而這道遠醫院確實是天京說得上話的大醫院,而且與天京高層也有著些許聯系。

淩冽道:“所以您這次過來是為了幹什么的呢?”

聽淩冽這么一問,這王醫生也是有些生氣,挑了挑眉毛道:“你沒聽到我說嗎?我是來負責控制這場瘟疫的!所有的醫療程序,手段都得經過我同意。”

淩冽一聽也是笑了笑道:“所以你現在才來?等到我把病人都治好了才來?這就是你所謂的控制這場瘟疫?”

“你!”王醫生聽著也是敢怒,但是卻不好怎么言。道:“我路上堵車!”

堵車?這么蹩腳的借口也找的出來,淩冽不得不懷疑這個人的腦子。

“那么王醫生既然來了,那不如就接著我這個場子幫大家治療吧,反正今天全豫州的病人幾乎都聚齊了。”

“哈?你開什么玩笑,這露天的地方怎么做?”王醫生說道,“而且還得走一道程序吧,都去醫院做一遍檢查之後,我們在開始治療。”

聽著王醫生這樣一說,淩冽也就明白了,這人就是打算過來猛賺一筆的,做個檢查?那一趟水下來得花多少錢?而其淩冽這邊早就已經幫民眾們做好檢查了,甚至有的淩冽一看就知道,沒啥毛病,只是輕微感染了藍鑽,一包藥下去,調養一會就好了。

這王醫生還要先做一邊檢查?估計又是肚子疼先做個b超的節奏,能坑多少是多少,一點小毛病都得先按照大的來。

說的難聽一點,真碰上那些黑心的醫生,怕是一個蚊子包都能跟你說成惡性腫瘤,讓你做完檢查做化療了。

不過這也僅僅是一部分,還是有很多跟宏遠醫院裏的韓老頭以及韓筠那樣的好醫生在醫院裏的,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社會上還是有很多唯利是圖的醫生。

照現在看來,這王醫生很有可能就是一個。

“王醫生,我已經幫這些病人都做過檢查了,他們只需要吃一些藥就行了,按照你們西醫的做法,打一瓶藥也就可以了。”

王醫生一聽,這王八蛋是想但老子財路啊!大一瓶我能賺多少?起碼得打個10來瓶,先打個四五瓶葡萄糖,生理鹽水什么的這才有得賺啊!

王醫生道:“你以為你是誰?你間核查過就行了?你准還是機器准?我們的機器都是最高端的!”

淩冽聽著也是百口莫辯,這王醫生也是厲害,為了坑錢,也是每次都用問題來回答問題。

一旁的民眾聽著王醫生和淩冽的對話,也是氣不打一處來,紛紛開始起哄。

“騙子醫生滾啊!就知道騙我們錢!”

“就是!上頭叫你們來,你們還收錢!領了工資還賺外快啊!”

“滾出豫州!我們只要淩神醫!”

看著民眾開始起哄,王醫生也是有些急了,剛忙朝這他帶來的安保人員道:“來人啊,把這些鬧事的人轟走!然後把這些亂搞醫療會的人也帶走!”

顯然這王醫生已經耐不住了,再這么下去他面子怎么放。那些安保人員也依照王醫生的命令開始驅散人群。

“王醫生!你這是幹什么!難道你還想讓瘟疫繼續擴散嗎?難道不應該馬上治療嗎?就算你不認同我的治療方式,那么起碼你也應該用你自己的方式立刻開始治療!”淩冽道,看得出淩冽有些生氣了。

“我想什么時候就什么時候治,再說我剛剛來到豫州,還很疲勞!怎么治!等我休息好了再來!”

民眾這就不樂意了,起哄的更加厲害了。

然而那王醫生依舊面不改色,反而是有種天王老子來了我都不怕的感覺,道:“吵什么吵!我告訴你們,上頭本來都不打算管你們的,只有我才願意來你們這地方,幫你們治病,你們不感激我,還起哄?”

你有你願意來?淩冽也是笑了,確實是只有你願意來,畢竟只有你這樣的人渣才會賺人家的救命錢。

“我看你就是道貌岸然的想掙筆橫財!”一旁的肖俊豪也是耐不住性子了,淩冽冒著生命危險東奔西跑尋找根治瘟疫的方案,你這突然跑過來,不僅讓這么多患有瘟疫病情的人先等著,還不馬上治療,這等於就是慢性殺人。

肖俊豪這么一說,讓那王醫生徹底怒了,道:“你再說一遍!竟然誹謗我!小心我叫人把你抓進局子!你這小小的豫州老子還看不上呢!老子在天京”

王醫生說到一半,一個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打斷了他的話。

“那你很厲害啊!你在天京怎么了?”是許隊,沒想到他今天也來了。不過依照許隊的性子,自然是不會跟民眾們搶著先治療的,但是這王醫生的態度顯然讓他很不爽。

王醫生自然是不認得許隊的,就算他在天京再怎么牛逼,許隊的天京緝毒所是屬於地下組織,雖然許隊在很多層面上都說得上話,但是認識他的人還是很少。

許隊道:“這淩冽的醫術,全豫州的人都認可,他現在為民眾治療,你有什么資格阻止他治療?”

“就憑上面跟我說了,豫州,從現在開始,所有疫情的處理,管理都交給我!你們他媽的別給我囂張,我只要提交一份豫州病情已經無法控制的報告,哼哼,你們全都得玩完!”

淩冽也是沒想到,這王醫生竟然變臉變得這么快,想必這人在天京也確實是有些關系的,不然哪裏敢直接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這樣的話。

淩冽也是無奈的笑了笑了道:“那行吧,既然你這么說,我也不多說什么了,你可以做你的檢查,我也做我得診療,咱們各做各的,不耽誤大家治療怎么樣?”

那王醫生也是被逼急了,依舊不同意道:“那不行,這裏只能由我來進行治療,只要是所有醫療相關的事,必須由我來接手!”

淩冽也是笑了笑,道:“行吧,那你行你上吧!我看你搞不搞得定。”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