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从后面抱着睡顶着,抱着睡什么不做可信吗

从后面抱着睡顶着,抱着睡什么不做可信吗“大家都是在認真排隊,任何一個人插隊,都是所有後面在排隊的人的不公平。”

聽著淩冽這么說,大家也都意識到了自己說的話有多么自我。

沒錯,無論是誰插隊,只要是插隊那么必然會對其之後的影響,淩冽之所以讓老大爺插隊到第一個,無非就是想要告訴大家這一點。

大家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之後,也是紛紛低下了頭,但唯獨那個之前插隊的青年依舊不明白,喊道:“什么意思啊,說什么大道理呢,你還治不治病了!”

淩冽聽到青年這番話也是眉頭一皺,道:“你這話什么意思?”

青年似乎沒有察覺到淩冽有些生氣,反而是盛氣淩人的樣子,道:“我說你既然是在這裏治病,那你就治病啊,講什么大道理,我插不插隊關你什么事。你只管治你的病!”

淩冽道:“那我要是不給你治呢?”

那青年也是笑了笑道:“哼,你無非也就是要錢嘛,我有的是錢,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給,只要你馬上給我治。”

淩冽笑了笑道:“錢?”

“怎么?嫌少啊。”看著淩冽那略帶笑意的表情,青年直接又從兜裏掏出厚厚一疊鈔票摔在桌上,道:“這些夠嗎?”

淩冽搖了搖頭,道:“錢對我來說不什么,在醫生面前所有的病人都是平等的。你就算不給我錢,你若是真的病了,我肯定是會幫你醫治的。”

青年冷哼道:“那你就快給我治,別他媽瞎逼逼。”

淩冽冷哼道,將一包藥丟給了青年道:“拿著,回去吧。”

青年結果淩冽丟來的藥包,也是沒有什么好臉色,甩了淩冽一眼,悻悻地走了。

肖俊豪此時探過身子來,朝淩冽問道:“師傅,這種沒有絲毫素質的人,你為什么要幫他治病啊,簡直就是浪費。”

而淩冽則搖了搖頭道:“俊豪,這你就錯了。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們是醫生,在行醫的地方,無論怎么樣,病人,我們就得給他治療,無論他是怎么樣的人,這是我們身為醫生的指責。”

肖俊豪也仿佛明白了一樣,點了點頭,但是眼裏還是有一絲疑惑道:“但是有些事我不太明白,即使是這樣,這樣的人我們難道就放縱他嗎?”

聽著肖俊豪的話,淩冽再次搖了搖頭道:“這種人你就算現在不收拾他,早晚他也會自己找上門來的,有的是機會。”

淩冽說完,繼續開始了診療。

最終,診療會完美的結束了,至此豫州的疫情也被全盤控制住了。

豫州的疫情已經完全的控制住了,淩冽將一些事務也交待給了黎嫣然,一切似乎再次走上了正軌,朝陽集團也整個都安靜了下來。

雖然不能一次性打垮朝陽集團,但是短期之內朝陽集團已經無力和淩冽叫板了吧,畢竟淩冽這次可是解決了豫州瘟疫的英雄。那王醫生也很識相的回去之後,將淩冽的事情報給了上面。

一系列事件告一段落,淩冽也打算回光州,將楚香湘母女接到豫州來。

隔天,淩冽馬不停蹄的趕往了豫州,來到了楚香湘之前所居住的那棟公寓。

來到熟悉的地方,淩冽輕輕敲了敲門。

“來了!”熟悉的聲音響起,如銀鈴般清脆。

房門緩緩打開,出現的是楚香湘那精致的臉龐,一臉的驚訝,但轉而就變成了發自內心的喜悅微笑。

淩冽微笑道:“我回來了。”

楚香湘微微頷首,臉頰有些微紅,道:“嗯,歡迎回來。”

就這樣兩人緩緩地走進了屋裏,原來自從淩冽之前幫楚母再次治療後,楚母恢複得很快,這不,每天都要出去轉悠轉悠,現在恰好就不在家。

“你這次來能待多久,還是馬上就要走嗎?”楚香湘問道,一雙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淩冽。

淩冽則緩緩地摟住了楚香湘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道:“我這次來是打算把你和你媽媽都接到豫州去的。”

“真的嗎?”楚香湘問道,她心裏當然是知道淩冽不會說謊,只是這來的太突然,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淩冽也是笑了笑,用手指頭勾了勾楚香湘的鼻頭,道:“還能有假,我可是說到做到的。”

楚香湘也是笑了笑,一把抱住了淩冽,撒嬌似的喃喃道:“你說,我到了豫州之後怎么辦,我總不能就這樣讓你養著吧。”

“讓我養著有什么不好?我願意!”淩冽笑道。

“我才不讓你養呢!我自己養自己,要是讓你養,說不定哪天你膩了,就把我踢走了!”楚香湘笑著說道。

“怎么會呢,我哪裏舍得啊。”淩冽道,也是說著說著,就將楚香湘推倒在了沙發上。“我怎么會膩呢?”

楚香湘也是面泛微紅,有些害羞,想要推開淩冽,但其實也只是遮羞罷了。

“在這裏啊,不要啦!你走開。”

看著楚香湘有些欲擒故縱,淩冽也是興頭上來了,道:“嘿嘿,你就別反抗了,就算叫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的,你就從了大爺我吧!”

“啊!不要啊,大爺!”楚香湘也是配合的喊道。

“嘿嘿嘿!”

然而正當兩人如膠似漆的打情罵俏之時,一陣咳嗽聲打斷了兩人。

“咳咳,注意影響啊,我還在呢。”

聽到這聲音,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門口,楚母正兩手領著小菜,一臉尷尬的看著沙發上糾纏在一起的兩人。

兩人飛快的做起身子,整理身上的衣物,故作冷靜的樣子。

淩冽道:“那個,我們剛才鬧著玩呢。”

楚香湘也接著淩冽的話說道,一邊整理著自己亂糟糟的頭發:“嗯,鬧著玩,沒什么別的。”

楚母也是慢慢的走了進來,徑直走向廚房,輕聲哼了一句道:“我又不是沒見過,我還不知道你們在搞什么鬼,要搞進屋搞,在外面搞算算什么話。”

淩冽也是尷尬的笑了笑,這可是被抓了個現場。

楚母說著,從廚房裏探出頭來,道:“啊,淩冽你吃完飯再走吧。剛好買了排骨。”

淩冽自然是一口答應了。淩冽今天一天都待在楚香湘家裏,陪著楚香湘做了點家務,陪著楚母嘮嗑。之後也是順理成章的在楚香湘家吃晚飯。

楚母今天也是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子好菜。那是雞鴨魚肉應有盡有,一上桌便是清香撲鼻,特別是那道糖醋排骨,色澤光潤,口感極佳,淩冽也是吃了一塊又一塊,根本停不下來。

楚母看著淩冽吃的開心,也是滿臉的笑容道:“喜歡吃就多吃點,不夠我再去做。”

淩冽一邊嚼著嘴裏的糖醋排骨,快速咽下道:“夠了,但是您做的飯菜確實是好吃,比外面那些什么酒樓的好吃多了。”

楚香湘也笑著說道:“就你會拍馬屁,也不見著你說我做的好?剛才你吃掉半條的魚可是我做的。”

“都好吃!都好吃!”淩冽說著,那又是夾了一大塊紅燒魚往嘴裏塞。

楚母依舊是滿臉的笑容,看著楚香湘道:“瞧見沒,要抓住一個男人,首先就得先抓住他的胃,你啊,還有的學呢。”

“媽!你說什么呢。”楚香湘顯得有些害羞,盡管她和淩冽的事也不算什么秘密了,但是聽到有人那這事打趣,難免還是會害羞,就是臉皮薄。

“還不讓我說呢,這孩子,都差點在沙發上真刀真槍的幹起來了,還怕別人說,真是。”楚母說著,也是白了白眼,夾了些菜。

淩冽也是有些笑意,對楚香湘使了使眼色。

楚香湘也是有些生氣的樣子,嘟起了嘴,朝著淩冽握了握拳頭。

這時楚母又緩緩道:“雖然我之前是說你們年輕人的事,我懶得管了。但是總歸還是得讓我這個老家夥看著安心吧。”

“那是自然的。”淩冽正色道,“我這次來就是打算吧您和香湘一起接到豫州去和我一起住。”

楚母聽著也是笑了起來,兩眼似乎都要放光了,道:“哦!那也就是要結婚了是吧!啥時候整孫子啊?吃完就去整吧!我看你們之前的火氣還沒消,趁熱打鐵吧!”

淩冽一聽也是尷尬的笑了,楚母還是性子急,啥玩意都是給人超前一步的感覺。但是淩冽現在確實沒法考慮結婚的事情,雖然事情都告一段落了,但是真正躲在幕後的人還在那。

現在結婚無疑是吧楚香湘推到了槍口上,為了搞垮淩冽,絕對會有無數的人想要對他身邊的人下手,首當其沖的就是他的家人。

淩冽放下碗筷,正色道:“對不起,伯母,現在我真的沒有辦法考慮結婚的事情我”

淩冽說著,他知道這很沒有說服力,但是他也不想讓楚香湘母女完全蒙在鼓裏。

然而淩冽其實嘀咕了楚香湘母女,經過上次的事情,她們多少也都知道了淩冽在和一群看不見的敵人戰鬥著,也是不想拖累她們。

楚母歎了口氣道:“行吧,我多少也猜到了一些,不過一碼歸一碼,你以後要是虧待了香湘,別怪老身我心狠手辣!我可是會醫鬧的!”

“媽!別這樣!”

“哈哈,一定,一定,我一定不會虧待香湘的。”說著,淩冽一把抱住了楚香湘,楚香湘也沒有反抗,而是紅著臉,低著頭。

楚母看著,也是笑著搖了搖頭,道:“哎,孩子長大了,老家夥也懶得管了,你們愛咋整咋整吧。”

吃過晚飯,楚香湘帶著淩冽上街轉了轉,兩人借著月色,漫步在公園裏。

夜晚的公園自然少不了情侶的出現,除開散步的老人小孩,與遛狗的青年之外,其他人都是成雙結對的。

兩人也是一邊聊著有的沒的,一邊走著,走著走著就到了公園裏比較深的地方。

這裏可就和外面不一樣了。

放眼望去也是一對對情侶在這裏激吻,有的小樹叢裏還傳出陣陣嬌喘。聽得楚香湘也是滿臉通紅。

淩冽道:“要不?咱倆也試試?”

“試你個大頭鬼啊!”楚香湘也是嬌羞的錘了淩冽一下,快速的跑開了。

淩冽也是笑了笑,追了上去。

兩人笑著在這裏互相追逐打鬧,就像是孩子一樣,但是淩冽已經很久沒有過這樣的生活片段了,一直在敵人的爾虞我詐之間周旋,現在這種日常的時光才顯得彌足珍貴。

然而楚香湘在跑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對正在激吻的男女,其中那個紋著一對花臂的男人正在往女人的裙下摸著,這被楚香湘一撞,也是用力過猛,惹得那女人也是一聲嬌喘,差點眼淚都出來了。

男人怒視著楚香湘,喝道:“怎么回事!走路不長眼睛啊!”

男人一旁那濃妝豔抹的女人也道:“哪裏來的村姑,沒教養。”

楚香湘撞到了別人,心裏自然是覺得自己是有錯的,趕忙彎腰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這裏有些黑,我沒注意。”

這時這男人也注意到,楚香湘彎腰時,那胸口的一抹春光,雪白的肌膚也是讓男人起了歹念,合著向一王雙後呢。

男人有些淫邪的上下打量著楚香湘道:“我看你也是一個人,不如跟咱們一起吧,也算是有個照應嘛。”

說著,男人慢慢將手伸向楚香湘,然而還沒伸出多遠,就被之後趕上來的淩冽抓住了。

淩冽道:“不好意思,她是我女朋友。”

男人皺了皺眉頭,斜眼打量了一下淩冽,穿得土氣不說,看著幹筋骨瘦的,力氣還不小。男人一把將淩冽的手甩開道:“那你看著辦吧,你女朋友把我撞了,總要有點表示吧!”

淩冽也是笑道,“不知道我女朋友怎么把你撞傷了?”

男人輕蔑的看著淩冽,覺得淩冽就是那種溫吞的食草男,也是道:“我跟我女朋友親熱呢,你女朋友這一沖過來,讓我失了分寸,這一傷了我女朋友,要么拿個百八十萬過來,要么讓你女朋友晚上過來賠罪。你看怎么辦吧!”

淩冽也是有些無奈的笑道,:“那個帥哥,我其實是個醫生。什么大病小病交給我准沒錯,你看著這樣如何?我幫你女朋友治一治,這事就算完了,怎樣?”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