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结婚后发现是母,娘亲给儿子生个娃吧

结婚后发现是母,娘亲给儿子生个娃吧,淩冽幫楚香湘置辦好房子的事情之後,兩人也是決定上街置辦些其他東西。

雖然家具什么的一應俱全,但是生活所需品還是要重新購置的。

淩冽帶著楚香湘來到了豫州一家比較大的百貨大樓,這棟大樓實際上是康木孜最近讓康木曦開的,最近才開起來,淩冽也是覺著近,就選這裏逛了。

不過確實不愧是康木曦開的的百貨大樓,裏面的設施店鋪也是應有盡有,不比光州白家開的那家要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淩烈帶著楚香湘左逛右逛,兩人也是邊吃邊聊,小到昨天做了個什么夢,大到最近豫州發生了什么,無所不談。

兩人坐在一家咖啡廳裏,享受著濃香的卡布奇諾。

自然淩冽是覺得這些東西沒啥區別,也沒啥好喝的還不如咱們中國的茶來的好喝。

但是女孩子家家總喜歡些有獨特逼格的東西,然而咖啡這玩意確實也是挺有逼格的,當然也有“貓屎咖啡”這種比較奇怪的咖啡存在就是了。

“哇,貓屎咖啡誒,誰會喝這玩意?”淩冽道,聽著名字就有點想吐了,哪裏會想喝。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貓屎咖啡是特殊的麝香貓通過獨特的消化系將咖啡果實發酵排出的,還很貴呢。”楚香湘說道,當然她自己也沒有喝過,只是印象裏有見過罷了。

兩人你儂我儂的聊得正好,不遠處的收銀台前卻在發生一些摩擦。

一名一桌華貴的青年正在和收銀員起爭執。

華貴青年道:“你開什么玩笑?你這就叫貓屎咖啡?這么低劣的口感,騙錢也不要這么明目張膽好嗎?”

那收銀員也是一臉無奈的笑道:“這位客人,我們這的貓屎咖啡是特殊調味的,自然是和原味有些不一樣的。”

然而收銀員還沒說完,那華貴青年便是伸手往前台上狠狠一拍,道:“你還跟我強詞奪理!我看你這分明就是假咖啡,我從小喝這玩意喝到大,我的舌頭還能有錯?”

收銀員也是急了,畢竟這家咖啡是那種比較親民的咖啡店,裏面的咖啡雖然稱不上假,但是相比那些高級咖啡還是要略遜一籌的,這華貴男子顯然是喝慣了高級的,但是既然喝慣了高級的,為什么要來這種平民咖啡廳呢。

看著收銀員有些手足無所,那華貴男子也是轉而笑了笑,道:“看樣子你也沒啥好說的了,欺詐消費者,等著吊銷執照吧。”

說完,華貴男子也是領著一幫子人從店裏走了出去,只剩下一臉苦悶的收銀員,和正在安撫她的店長。

楚香湘看著那華貴男子也是有些生氣,俏臉上蒙上了一層陰霾,道:“這人明顯就是故意來找茬的嘛,真是討厭的家夥。”

淩冽也是拍了拍楚香湘的肩膀道:“這種人這么囂張,早晚會吃癟的,社會也不是那么好混的。”

楚香湘看著淩冽,笑道:“難不成你要去教訓他?”

淩冽則嘬了一口咖啡,緩緩道:“我幹嘛要去教訓他,他又不是我兒子。當然如果他敢欺負到我們頭上,那我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淩冽和楚香湘喝完咖啡之後,本來是打算去買些生活用品,但是途中經過了一家服裝店,楚香湘一看見那也是兩眼放光,畢竟愛美是女人的天性,淩冽自然也只能陪著逛了。

楚香湘一走進服裝店,那是立刻將裏頭店長的目光直接吸引過來了。

“你好,這位美麗的小姐,請問有什么需要嗎?”店長是大約是一名二十後半的青年,看到楚香湘也是百般討好,在他的印象裏,這種漂亮女人肯定有錢,至於原因嘛,那肯定多種多樣了。

楚香湘道:“不用了,我自己逛就可以了。”

淩冽看著那興奮的楚香湘,也是有些無奈,自己對於這些還是一竅不通,於是乎就選擇坐在門口的長椅上等待了。

然後沒過多久,之前那個華貴青年也帶著一幫子人,走進了這家服裝店。沒過十分鍾,店裏就傳來了那華貴男子的叫罵聲。

“開什么玩笑!你這分明是假貨!還敢拿出來賣?”

“這這不可能啊,我們都是廠家直銷的,不可能是假的呀!”店長也是有些慌亂,那倒也並不是怕自己的貨是假的,而是華貴青年身旁的那五六個黑衣保鏢顯得有些可怕。

那華貴男子也是看著店長,眼神惡狠狠的道:“你的意思是我唐華的眼睛有毛病了?”

“不敢不敢,哪裏敢,但是我們這的貨真的不假。”店長說著,連忙搖頭,腦袋都快甩掉了。

然而那自稱唐華得華貴男子似乎認定了他手中的西服就一定是假的,死活硬要給個說法。

店長青年也是二十多歲的人,久了自然也要發脾氣的,這不,只見那店長也是肩膀微微顫抖,大聲喝道:“行了!你不買就請去別家好嗎?故意找茬有意思嗎?”

那唐華也是眉毛一挑,咧嘴笑著,似乎他就在等這一瞬間,唐華道:“謔,有種啊,賣假貨還要轟人出去!你們就是這么做生意的嗎?”

店長也是上頭了,說道:“請你出去!”說完,還輕輕推了唐華一下。

然而就是這個動作,唐華也徹底的怒了,道:“草!你他媽敢動我!給我打!”

也是莫名其妙的,那店長就被那幾個黑衣保鏢圍起來打,也是被摁在地上,毫無還手之力。

淩冽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准備起身過去,說兩句公道話,拉開那些正在打架的人。

但是有個人比他還要先開口,正是楚香湘。

楚香湘道:“你們不要太過分了!就算是他有錯你們也不該打人!要也是找質監局的人來不是嗎?”

楚香湘的聲音一出,那幾個黑衣保鏢也是停手了,伴隨著唐華的目光,一同看向了楚香湘。

唐華也是看著楚香湘,心裏那是有些躁動,哎喲,這妞長得還真水靈,還真像那個天京的大明星,楚湘雨啊。

唐華道:“小姐,你是打算幫他出頭嗎?”楚香湘狠狠地瞪了唐華一眼,道:“是又怎么樣,我告訴你,你要在這樣,我可就報警了。”

唐華一聽,也是哈哈大笑起來,根本沒把楚香湘的話放在心上。“報警?哈哈哈哈,可以啊?要不要我接你電話呀。”

說著說著,唐華就慢慢靠近楚香湘,一把抓住了楚香湘將她推到了牆邊上。

唐華一臉淫邪的看著楚香湘道:“我告訴你,美女。別說是警察了,你就是把他們局長叫過來,也奈何不了我。”

唐華上下打量著楚香湘,眼睛那愣是在楚香湘胸前的位置掃來掃去,道:“不過你要是肯陪我玩個兩三天,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那家夥。”

楚香湘也是有些生氣,臉都被氣紅了,直接一巴掌打在唐華的臉上,道:“無恥!”

唐華被楚香湘扇了一巴掌,明顯還沒緩過神來,也是愣住了。但是幾秒之後,臉上的表情立刻轉為了憤怒。

“媽的!臭婊子,給臉不要臉是吧!還他媽敢打我!”

說著,唐華就高高舉起了巴掌,朝著楚香湘扇了下去。

楚香湘也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但是那巴掌卻遲遲沒有扇下來。楚香湘這才感到有些奇怪,眼睛微微睜開,查看情況。

淩冽此時已經站到了楚香湘的身邊,一把抓住了唐華的手,將其推開。然後將楚香湘護在身後,道:“哥們,吵架就算了,沒必要打女人吧。”

唐華摸著自己微微發紅的手腕,眼神十分冰冷,道:“你他媽是什么東西?”

對於淩冽,唐華還是有一些謹慎的,輕輕一抓就把自己的手抓成了這樣,想必是個練家子。

淩冽也是無奈道:“總有無數個人要問我這個問題,我也只會回答我是個醫生而已。”

唐華仔細打量著淩冽,眼裏也是充滿了不屑,原來只不過是個小醫生,不足為據。於是便用高高在上的語氣說道:“哼,我還以為是什么人,瞧你這窮酸樣,我懶得和你爭,把那婊子留下,滾吧。”

淩冽也是眉頭一皺,微微歪頭道:“你說什么?”

“我說”

啪!

唐華話還沒說完,淩冽一個耳光就揮了過去,打的唐華也是眼冒金星,被打過的地方直接腫了起來。

唐華還在暈暈乎乎找不著北的時候,那幾個黑衣保鏢趕緊圍了過來,扶住唐華,惡狠狠的看著淩冽。

唐華甩了甩腦袋,這才清醒過來,立刻喊道:“鏡子!給我鏡子!”

旁白的黑衣保鏢趕緊從兜裏掏出一面鏡子道:“少爺,給。”

唐華一看鏡子也是徹底的怒了,整個人像是被電打了的獅子,怒發沖冠。“我的臉!都他媽紫了!腫了!”

唐華扶著那幾個黑衣保鏢這才站穩起來,指著淩冽的鼻子,吼道:“你他媽的!連我爸都從來沒這么狠的打過我!你竟然”

還沒等唐華把話說完,淩冽就笑道:“我天,你說話注意點,我可不想占你便宜。”

“你你們給我上!”唐華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指著淩冽,惡狠狠的向那幾個黑衣保鏢下來命令。

黑衣保鏢們一擁而上,三四個砂鍋那么大的拳頭朝著淩冽揮了過去。

然而淩冽沒有閃躲,直接一個擺拳,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啪啪啪啪,四個黑衣保鏢應聲倒地,不省人事了。

唐華看著淩冽這迷一樣的操作,也是有些虛了,但依舊改不了那囂張的氣焰,道:“你想清楚了!跟我作對可沒有好下場啊!”

唐華還在說著,淩冽就在慢慢的靠近。

每靠近一步,唐華都感受到了淩冽帶來的那無形的壓力。

唐華慢慢的往後退著,慌亂的拿出手機,道:“你別亂來啊!我報警了!”

淩冽一看,也是笑了笑,拉著楚香湘就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道:“行,你打吧,我等你。”

那唐華也是陰冷一笑,打通了一通電話,然後添油加醋的說了一大堆,轉而掛斷電話,朝著淩冽笑道:“等死吧你!待會警察就要來了,等你在局子裏吃牢飯的時候,老子就要好好疼愛你的小婊子!”

唐華這么一說,淩冽也是怒了,這王八羔子還罵上癮了是不。淩冽直接沖了過去,啪的又是一個耳光,打的唐華原地轉了一圈。

淩冽道:“有點教養好嗎?你爸沒教過你嗎?”

唐華也是半響才緩過神來,狠狠地盯著淩冽,但是這次還真是不敢再隨便開口了。

然後警察也如期而至,帶頭的貌似是個小隊長,後面領著一幫子警員,一走進來就不可一世的樣子,問道:“誰報的警啊!”

“我!我報的警!”唐華也是一舉手,走到了那警察旁邊,稀裏糊塗的亂說一通,反正就是把淩冽說成了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強搶民女亂打人,什么鍋都往淩冽身上扣。

“豈有此理!竟然有這種人渣!”那小隊長一聽,也是頓時就有些生氣了,眉頭緊皺。帶著那一幫警員,氣勢洶洶的朝著淩冽走了過來。

此時淩冽其實已經有些困了,正低著頭打盹。

那小隊長一看淩冽穿的這么沒品,估計也就是小混混,於是直接拿著手銬往淩冽手上一拷,喊道:“帶走!”

然而這一拷上,那就是怎么拉都拉不動。

楚香湘也是笑了起來,輕輕搖了搖淩冽道:“你還睡啊,你都要被抓走了。”

淩冽這才回過神來,道:“什么?誰要抓我?”

那小隊長也是被淩冽的態度有些激怒,道:“我要抓”

然而小隊長話還沒說完,那囂張氣焰就降下去了,因為這才認出了淩冽,媽呀這不是劉廳長的兄弟嘛,還是之前救了豫州瘟疫的神醫。

小隊長心裏也是苦了,自己怎么就攤上這么個事了呢。

淩冽也是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銬,又看了看那一臉苦逼的小隊長,笑著問道:“那個,這是個什么意思?”

小隊長連忙幫淩冽把手銬解開,陪笑道:“嘿嘿,手一滑,手一滑,淩神醫別在意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