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终于嫁给我吧,我和母亲领了结婚证

妈妈终于嫁给我吧,我和母亲领了结婚证,小隊長身後的唐華看著這一幕也是有些驚了,兩個眼睛瞪的老大。看著淩冽和小隊長也是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半響才憋出這么一句,道:“你,你們,臥槽,他是犯人啊!你怎么能放了他!”

小隊長聽到唐華這么說,那自然是沒什么好臉色的。你他媽一個人得罪神醫就算了,還像拉老子下水?

小隊長道:“這位是大名鼎鼎的淩冽,淩神醫!還是百草集團的老總!他會是幹這種事的人嗎?”

唐華也是懵了,他一開始也是看淩冽穿的土氣,又不是名牌。給人感覺就像是個插科打諢,虛度年華的小癟三,結果竟然是神醫,還是什么集團的老總。

唐華道:“沒搞錯吧?就他?就他這樣也是神醫?還是老總?你開玩笑呢?”

這時候那小隊長真的想弄死唐華,這唐華也真是膽子大,在太歲頭上動土也就算了,說話還口無遮攔。這是要引火上身啊!

小隊長道:“你住口啊!你在瞎說我就抓你了啊!我看你就不想什么好東西,帶著一幫子打手到處亂逛,明顯是想搞事啊!”

唐華一聽也是慌了,他自然就是抱著這樣的目的到處亂逛的,但是沒想到會撞上淩冽這樣的人。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告訴你我”

還沒等唐華把話說完,那小隊長直接就把唐華給拷住了,然後其他小警員也罷那些黑衣保鏢控制了起來。

小隊長這才笑著對淩冽說道:“嘿嘿,淩神醫,我這就把這鬧事的人送到局子裏去,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剛才抱歉啊,最近手汗多,容易手滑。”

淩冽也是無奈的笑了笑,揮手示意。

小隊長知道淩冽沒往心裏去,這才心滿意足的帶著唐華往外走。

走的時候,唐華回過頭來,惡狠狠的看著淩冽,喊道:“淩冽是吧!你給我等著!老子早晚要弄死你!”

“在警察面前威脅別人!想多關幾天是吧!”小隊長也是猛拉了一下唐華,那還是展現出了什么是真警察,不屈與權貴!

不過這也是在他還不知道唐華身份的時候。

“”唐華也是沉默了,死死地盯著淩冽,咬了咬牙。心裏已經定了目標,這在豫州,第一個就要拿淩冽開刀。

逛完商場,把一些日用品都買齊了,淩冽才和楚香湘打了個計程車,回到了小區了。

晚上吃過飯後,淩冽這才想起一件事,道:“對了,忘記帶你去見向老爺子了。”

“向老爺子?”楚香湘疑惑的問道。

“是啊,我知道依你的性子肯定不會乖乖呆在家當花瓶的,這不是帶你去見見向老爺子,讓他給你介紹份工作咯。”

“是嗎!那太好了!我們這就走吧!”楚香湘一聽工作,也是兩眼放光。淩冽有時候也真的是服氣,這女的還真是閑不下來。

兩人再次做計程車到了向家大院,門口的人一看見淩冽,那也是熱烈歡迎,道:“喲,淩少爺來了,裏面請,在前廳稍後,我馬上叫主子過來。”

淩冽也是點了點頭,帶著楚香湘就往裏走。

到了前廳,淩冽和楚香湘也是找地方坐下了,向家大院還是豪華,古風古韻,一看都是好料子,好家居,說不定這屁股下頭的椅子就是天價古董呢。

不一會,就看見向振華扶著向老太爺就走了過來,向振華一看見淩冽也是笑道:“喲,淩少,好久不見啊。”

“哈哈,是好久不見了。向老爺子身體最近還好嗎,淩冽這跟您請安來了。”淩冽也是笑著拱手鞠了個躬。

一旁的楚香湘也是很懂的,連忙也鞠了個躬,道:“向大哥,向老爺子好。”

向振華一聽,也是笑道:“什么大哥,大家年紀都差不太多嘛,別這么拘謹。話說這美女是你女朋友?可以啊,長得跟大明星似得。”

淩冽也是笑道,一把摟住楚香湘道:“怎么樣,不錯吧,是不是英雄配美人啊?”

向老爺子一聽淩冽打趣,也是笑了起來,用那滄桑的嗓音道:“哈哈,你還真敢說,你這小子哪裏像是英雄,硬要說,你也只能算梟雄。鬼點子多著呢。”

淩冽也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向老爺子說的,確實不差。

向老爺子也是個直來直去的人,不太喜歡拐彎抹角,當然是對自己人才這樣。“說吧,你今天來肯定是有事找我吧,快說,說完老子還要過去喂鳥呢。”

“那淩冽也就直說了,其實就是想讓向老爺子幫我女朋友介紹一份工作,播音主持一類的就最好了。”淩冽說到,也是走了過去幫向老爺子揉了揉肩膀。

淩冽的手法那還真不是一般的嫻熟,向老爺子也是有些享受的樣子,笑道:“我當什么事,振華啊,你明天就帶那女娃去那個什么頻道,那個廣播台不是缺個主播嘛,讓她開個欄目就行了。”

“是,老爺子。”向振華也是點頭道。

楚香湘也是一臉驚訝,下意識的就喊出了聲:“主播!還可以開獨立欄目!”

畢竟這主播本來就需要一定得基礎,更何況還是開一個專屬的獨立欄目,這還真是遠遠地超出了楚香湘的意料,甚至懷疑現在是不是在做夢。

淩冽看著楚香湘有些出神,連忙喊道:“香湘,還愣著幹嘛,過來給老爺子按按摩唄!”

“嗯!”說著,楚香湘就立刻到了淩冽身邊,幫向老爺子捏起了肩膀。

向老爺子也是一臉舒爽,畢竟楚香湘也不是白跟淩冽攪和的,一些穴位的按摩法還是多少學會了些。

向老爺子道:“哈哈,女娃給按還是比淩冽你要強啊,振華,你也要加油了啊。”

向振華也是尷尬的笑了笑,隨即扭頭看向淩冽道:“淩冽,你跟我來一下,老爺吩咐過有些事要單獨跟你說,本來是要去找你的,你現在自己過來了正好。”

淩冽疑惑道:“什么事啊?在這不一樣嘛?你們向家大院還怕人偷聽啊?”

但是淩冽看了看向振華嚴肅的表情,也多少感覺到事情不簡單,於是知得搖了搖頭。“行行行,聽你的,走吧。”向振華領著淩冽,來到了自己的書房。腦袋探出去,左右望了望,確認沒人,才緩緩將門關上。

淩冽也是直接做在了向振華的書桌前,翻著一本喬布斯傳道:“什么事啊,神經兮兮的,還非要換個地方聊。”

向振華站在書桌前,面露難色道:“你知道最近豫州發生了什么嗎?”

“還能發生什么,不就是前不久的瘟疫嗎?”淩冽道,有些漫不經心。

而向振華則是歎了口氣,道:“唉,表面上是一場瘟疫而已,但是這事情背後可是連鎖引發了一連串的事情啊。”

這一說,淩冽還就認真了起來,一臉正色的看著向振華問道:“什么事情?”

向振華娓娓道來:“要知道,咱們豫州一直都是風平浪靜,各大家族之間力量也都基本處於制衡的狀態,從來沒出過什么亂子,就連之前那些事,也都在你和我們的努力下基本大事化小事化了。”

向振華走了兩步,走到窗邊繼續道:“可是這次,瘟疫這檔子還就真說不過去了。事情已經鬧到天京去了,上面的人也是對這次事件感到有些生氣,已經有了蠻多動作了。”

說到這裏,淩冽想了想,確實。自己在朝陽集團地下實驗室的時候,聽孟婆和關玉河之間的對話確實也是這樣的意思,地府那邊也是因為天京方面的壓力,才下定決心讓關玉河停止對於瘟疫的擴散,以及生化戰士的研究。

毫無疑問,這天京方面是動了大動作的。

淩冽疑惑的看著向振華,問道:“那究竟出了什么事,會讓你現在來找我?”

向振華道:“最大的事就是豫州的大首長可能要下位了。”

“什么!”淩冽驚訝道,豫州的大首長也是天京特別看好的,而且他也是連任了這么多年頭,怎么突然說下位就下位了?

向振華接著說道:“這次的瘟疫,似乎所有的不利矛頭都指向了大首長,一些高層的人也怕殃及池魚,紛紛站隊,結果自然就是天京那邊要派人過來調查,然後還一並吧川省的一些官員也指派過來了,恐怕不久之後,這些川省的官員就會上位了,到時候豫州的權力劃分,恐怕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啊。”

淩冽聽著向振華說的,心中還是有些東西不太明白,道:“但是這畢竟也是上面的權利鬥爭,我們也不好插手吧?”

向振華點了點頭,確實沒錯。“我們是不好插手,但是人家如果找上門來呢?要知道我們可是大首長這邊的,人家要打壓,肯定也是從給我們開刀。而且,這次伴隨那批川省官員過來的,還有一批商人,也都打算跟著他們在這豫州立足。”

淩冽仔細的想了想,如果真的動起手來,怕是真的要開始一場“大戰”。光是站錯隊,恐怕就得身敗名裂啊。

但是事到如今,淩冽這邊的人是不可能去討好那些川省官員的,那就只能想辦法穩住大首長了。

淩冽道:“所以現在我們能夠做些什么嗎?”

向振華搖了搖頭,道:“估計我們現在還什么都做不了,要知道,現在那些過來的商人,官員還都在暗處,還都沒上位,但是他們的根基已經很牢靠了,財力,權力都有,他們現在要做的僅僅是找一塊好地方,然後紮根。等到坐穩了,想要為所欲為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難道之前在商場遇到的唐華就是這些人之一?確實,那唐華的行為就像是在吧人擠出去,然後自己好進來。

難道還真又在不知不覺中惹了麻煩?

淩冽還在想著,向振華就義正言辭的說道:“所以這次跟你說,是要你小心一點,現在這節骨眼上千萬不要和他們發生沖突,不然的話,他們必定會把所有的矛頭全部指向你,到時候你的日子恐怕就不好過了。”

淩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如果已經惹上了呢?還有得救嗎?”

“”向振華也有些無語了。“你該不會真的已經惹上了吧?”

淩冽無奈的笑著,點了點頭。

向振華也是說不出話來了,一把捂著自己的臉,歎了口氣,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惹上他們的,果然還是應該聽向老爺子的提前跟你說。唉。”

“那不就算了,反正咱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淩冽說道,拍了拍胸脯。

“但是你現在就是惹了事啊!兄弟!”向振華也是無奈的看著正在傻笑的淩冽,這人就是這樣,惹起事來,攔都攔不住,一個不注意,就攤上事了。

但是事到如今也沒什么好說的了,要鬥,還不一定會輸。

向振華道:“行吧,反正早晚也是要和他們正面鬥的,只是提前了而已。”

“就是嘛,這才有你的瘋公子的風范嘛,燥起來!”淩冽打趣道。

向振華也是無奈的笑了笑,道:“我看你才是瘋公子啊。”

淩冽與向振華結束對話,兩人回到前廳,這時向老爺子正在和楚香湘玩著鳥,看上去就像是爺孫倆。

淩冽道:“香湘,我們要走了。向老爺子,今天我們先走了!改日再來拜訪。”

楚香湘也是和向老爺子認真道別,然後才過來,挽住了淩冽的手腕,往外頭走去。

向振華此時也緩緩走到了向老爺子身邊,低聲道:“老爺子,淩冽好像已經和川省那邊的人接觸了,好像還起了沖突。”

向老爺子聽著向振華的話,也是面無表情,有一種王者的威嚴,細聲道:“我就告訴過你,要你早點和他說。不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做好准備吧,這豫州可不是那幫子外人想來就能來的。”

說完,向振華就扶著向老爺子走進了裏院。

楚香湘和淩冽在回去的路上也是在談論著明天的行程,楚香湘自然是要跟向振華去面試的,但是淩冽還不知道要去哪。

楚香湘問道:“你明天打算怎么辦?”

淩冽想了想,確實有個地方還真得去一下。“我大概會去一趟運天商行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