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成为植物人我照顾,今天是危险期妈妈

妈妈成为植物人我照顾,今天是危险期妈妈,隔天一大早,送楚香湘去向家大院見到向振華後,淩冽便獨自離開了。

淩冽今天的目的很簡單,去運天商行看看,運天商行豫州這邊的分部倒是距離向家大院不遠,但是淩冽想之惡好歹還是先給秦爽打個電話會比較好。

淩冽拿出手機,很快就撥通了秦爽的電話。

“喂?淩冽,怎么怎么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電話那頭的秦爽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話語間顯得有些迷糊的樣子,可能還沒起床吧。

淩冽道:“我現在正要過去你那邊呢,現在方便嗎?”

“不方便!不對,方便,方便,你來吧!”

淩冽也是哭笑不得,這人怎么這么慌張的,一會方便,一會不方便的。淩冽道:“反正不管你方不方便,我還是要來的。”

秦爽有些生氣的語氣,說道:“那你還問我!”

“我這不是看你在不在家嘛,你要不在我就不去了。”

這一句也是說著秦爽心裏有些暗爽,電話那頭的聲音也變得有些支支吾吾,道:“你是專程來看我的?”

淩冽想了想,確實自己是為了將最近川省官員的事情跟秦爽先通個氣,畢竟自己已經惹上了一個了,如果他們要報複自己,那肯定會拿自己身邊的人當切入點開刀。

淩冽道:“是啊,就是來找你的。”

然而淩冽一說完,那邊電話就掛了。淩冽也是一臉莫名其妙,喃喃道:“什么嘛,每次掛電話都這么突然。”

秦爽房間內,秦爽還躺在自己的床上,正抱著枕頭翻來覆去。此時的秦爽穿著一件粉色的睡衣,但是似乎尺碼有些大了,胸前露出雪白的北半球,積壓在枕頭上,感覺都快被擠爆了。

“怎么辦,是要來看我誒。”秦爽獨自呢喃著,但轉而有用另一種語氣反駁自己。“你想什么呢,肯定是過來找你有事的,別想太多!”

就這樣秦爽一個人自言自語翻滾了半響,才緩緩松開那抱著的枕頭。

然後光是打理自己的儀容,化妝,選衣服,那愣是花了足足將近一個小時,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搞完。

“唉,是不是要換另外一件呢?感覺應該先換下口紅吧。”秦爽還在糾結的時候,運天商行的一個女員工就過來催秦爽了。

“大小姐!快點啊!人已經來了!”

“什么!人已經來了!我還沒”秦爽也是驚了,她預計淩冽從向家大院那邊過來少說也要一個半小時,怎么就過來了。

秦爽也是趕緊最後整理了一下發型,聽著胸膛,走著貓步,來到了前廳。

然而來的人,似乎並不是淩冽。

“這位就是秦大小姐吧,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真是絕美啊!”一名感覺快要近三十的青年說道,那看著秦爽的眼神明顯充滿了諂媚。他身後站著的一個侍者,和三四個黑衣保鏢也是看著秦爽,有些呆滯。

但是這青年也確實沒說錯,現在的秦爽上身白色襯衫,下身黑色短裙配黑色絲襪,說實在的很樸素,但是秦爽這種魔鬼身材的人穿起來,那就是誘惑了。

快要被撐破的胸脯隨著秦爽的走動上下搖晃,那黑絲包裹著的美腿修長筆直。是個男人看著都會覺得贊。

但是秦爽看著這青年卻有些提不起勁,畢竟自己打扮那么久,可不是給你看的。

青年眼睛始終沒有離開秦爽,更多的是看著胸部,青年一邊看著,一邊開始介紹自己。“秦大小姐你好,我是金源商行的,金道吉,目前負責管理金源商行在豫州的活動,近日我們打算在豫州開辦分行,所以想和運天商行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

金道吉說著,兩只眼睛依舊頂著秦爽的胸脯,始終沒有看向秦爽的臉。秦爽自然也是感受的得到的,心裏自然是對著人沒什么好印象。但是一碼歸一碼,生意還是要做的。

秦爽問道:“那么如何合作呢?”

金道吉笑了笑,命令侍者拿出來一個黑色的箱子,大打開之後,裏面赫然都是一根根的金條。

能夠裝滿這樣一個足足有旅行箱那么大的箱子,這裏面得有多少金條啊。

之前催秦爽出來的那個女員工兩個眼睛都看直了,都不怕金條晃眼的。

但是秦爽卻不為所動,當家的還是要有些氣度的,秦爽微微皺眉,櫻唇微動道:“金先生這是什么意思?秦爽不太明白。”

金道吉則是笑了笑道:“我們金源商行想要將運天商行在豫州的分部買下來,然後秦大小姐就可以回本部享福了。”

秦爽一聽,也是怒了。冷聲道:“金先生,這就是你們金源商行的合作模式嗎?就這么目中無人嗎?”

秦爽也是不想把話說直了,畢竟這樣的事情那就是強行想吧運天商行從豫州擠出去,天底下哪有這么好的買賣的。

但是沒想到的是金道吉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一臉正色的說道:“是的,我們金源商行就是這么目中無人。”

然後金道吉打了個響指,那侍從又將金道吉身後的一個箱子搬到了桌上,打開,裏面又是一箱子滿滿的金條。

金道吉一臉自負的笑著,依舊頂著秦爽的胸脯,嗤笑道:“秦大小姐,我們都是經營商行的,你應該也明白這個道理。有錢,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的。”

這一句話也是徹底讓秦爽發飆了,金道吉實在太目中無人了,完全沒有吧運天商行放在眼裏,這把運天商行擠出去,就是明擺擺的打秦爽的臉,明擺擺的斷運天商行在豫州的財路。

秦爽怒道:“不用談了,我們是不會接受的,請你離開。”

然而金道吉卻依然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翹著二郎腿,道:“不,秦小姐,你可能誤會了,我雖然有說是過來談合作的。但是你要明白,這次合作你們並沒有發言權,明白嗎?”

金道吉說著,他身後那三四個黑衣保鏢,就慢慢的向前走了幾步,摩拳擦掌。秦爽看著步步緊逼的幾個黑衣保鏢,冷聲喝道。“想動手嗎?”

而金道吉則是笑了笑,從懷中掏出一張紙,紙上赫然寫著些密密麻麻的字樣。“秦小姐不用擔心,我也是不會打女人的,我只是想要讓你在這張合同上蓋個手印而已。”

秦爽想要跑去喊人,但是還沒動,就被幾個黑衣保鏢給控制住了。這幾個黑衣保鏢行動速度還挺快,一看就是些訓練有素的人。

金道吉緩緩地朝著秦爽走了過去,抓住了秦爽的手,先是在印泥上印了一下,然後又在合同上印了一下。

秦爽雖然想要反抗,但是女子的力量怎有敵得過這些人高馬大的漢子。

站在旁邊的秦爽的侍女本想跑走去喊人,但是這被金道吉眼睛一瞪,也是站在原地不敢出聲了。

秦爽也被黑衣保鏢捂住了嘴巴,發不出聲音。

印也印完了,那金道吉依然沒有讓保鏢們放開秦爽。金道吉眼睛依舊死死地盯著秦爽,隨即淫邪的笑了起來道:“反正都來了,就當是附贈的吧。”

秦爽不停地掙紮,但是依舊無法掙脫。眼看著金道吉的鹹豬手就要碰到秦爽了,就在這時淩冽及時趕到。

一根銀針唰的一聲飛了出去,紮在了金道吉的手上,金道吉也是一聲驚叫,反射性的將手縮了回去,看向大門的方向。

“光天化日之下,幾位土匪在這強搶民女呢?”淩冽冷冷的看著金道吉,向著這邊走來。

金道吉仔細的打量著淩冽,穿的土裏土氣不說,連個跟班都沒有,能是什么大人物。多半也就是來運天商行做生意的小商人吧。

金道吉這才恢複了冷靜的表情,道:“你是什么人,不想惹事就快給我消失,有些事不是你們這些小市民能管的。”

淩冽走到金道吉身邊,冷冷的笑道:“不巧,我剛好就是什么都喜歡管的小市民。”

金道吉也是面色冷峻,微微甩頭道:“給我上,教教他亂管閑事的後果。”

金道吉一聲令下,幾個抓著秦爽的黑衣保鏢這就想著淩冽走來,只剩一個依舊控制著淩冽。

幾個黑衣保鏢揮出拳頭,那都是朝著淩冽的腦袋揮去,並不想廢話,也絲毫不怕打出人命。

淩冽微微一個側身閃過一拳,然後直接抓住黑衣保鏢揮拳的手臂,一個過肩摔搞定一個。然後一記鞭腿踢得另一個黑衣保鏢直接趴在了地上,捂著肚子動彈不得。

而剩下的那一個也是有點慌張,掏出了手槍,指著淩冽。淩冽這才停止了動作,冷冷的看著那黑衣保鏢。

金道吉看淩冽似乎是不敢動了,也是囂張的道:“知道怕了?告訴你,就算我現在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管,就算你叫警察過來也沒用,不過,你也沒有那個機會了。”

然而下一秒,淩冽身形暴掠而去,那黑衣保鏢也是慌神了,下意識的扣動了扳機,然而子彈並沒有打中淩冽,而是打在了牆壁上。

當黑衣保鏢晃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淩冽一拳打中了下巴,眼冒金星,仰頭倒了下去。

淩冽解決完這個黑衣保鏢後,也是冷冷的瞪了抓著秦爽的那個黑衣保鏢,那人也是很識相的,立刻放開了秦爽,雙手舉高。

秦爽這一被松開,也是狠狠地踩了黑衣保鏢一腳,疼的他眼淚都出來了。然後秦爽快速的跑向淩冽,臉上也是夾雜著喜悅與微微的怒氣。

“你怎么現在才來!我差點就哼!”秦爽說道,用拳頭打了淩冽一拳。

淩冽也是裝出很痛的樣子道:“哎喲,好痛,好像是脫臼了,被你這一拳下去,要命,要命。”

秦爽也是很擔心的看著淩冽,該不會真的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吧。秦爽道:“你沒事吧?我又沒用多大力。”

淩冽也是笑了笑道:“沒事啊,我看你一臉緊張的,逗你玩呢。”

秦爽也是眉毛一挑,哼了一聲,又錘了淩冽幾下。“就知道,開玩笑!討厭!”

一旁的金道吉看著兩人在這裏打情罵俏也是腦袋上暴起了青筋,這淩冽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裏。

金道吉大聲喝道:“你什么意思!不把我放在眼裏嗎!你以為你搞定了幾個保鏢就贏了?我告訴你,這事沒完,你死定了!”

淩冽一聽,這才緩緩回過頭,看著金道吉,眉頭微皺道:“我死定了?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金道吉也是冷笑道:“找我算賬?你算什么東西,就算你能打,又能怎么樣?告訴你,老子有的是錢,隨便雇些殺手,搞定你還不簡單。”

說著說著,金道吉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陰狠起來。“而且,我不管要你死,我還會雇人把你的家人都統統抓起來,男的統統殺光,女的嘛哼哼”

淩冽聽到這話,也是有些怒了,道:“看樣子你是很想找事對吧。”

金道吉依舊是囂張的樣子,道:“沒錯,我就是找事。你能拿我怎么樣?”

淩冽也是笑了笑,揉了揉去拳頭道:“那就不用你管了,至少現在我可以先打你一頓。”

金道吉也是有些慌,臥槽,自己這樣威脅也不怕?難道他真打算殺了我嗎?

“你想清楚啊!你要是對我動手!之後有你好果子吃的!”

啪,一個耳光直接呼在了金道吉臉上,沒有廢話,不由分說。

金道吉吃了這一耳光也是感覺天旋地轉,戰都有些站不穩了,他甩了甩腦袋,搖晃著,狠狠道:“給我上!弄死他!”

然而此時哪裏還有人,就剩那一個黑衣保鏢了,淩冽轉頭看著那黑衣保鏢道:“你,怎么打算的?”

那黑衣保鏢也是瘋狂的搖頭,道:“我什么也不幹,什么也不幹。”

“那就帶著他滾吧。”淩冽冷聲道。

那黑衣保鏢聽淩冽這么一說,也是趕緊抱起金道吉就往門外跑,不一會就跑遠了。只能聽到遠處金道吉還在喊著。

“這事沒完!”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