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怀了儿子好朋友的孩子,多年前和好友妈月梅

怀了儿子好朋友的孩子,多年前和好友妈月梅,唐鈺也是說著,就從隨身的公文包裏拿出來一份文件,遞給了金源,道:“金伯父,這是我們上面發下來的一份通知,接下來上面就會派人下來,對豫州進行調查。同時核對目前豫州大首長的功績,然後確定是否讓其下位。”

唐鈺說著,清了清嗓子,道:“然後,我就十分負責這次調查的核心成員,由我指揮。雖然我是川省的人,但是也不會徇私的,希望伯父能協助我調查,畢竟您比我先來豫州很長一段時間了。”

好家夥,當著我的面說這個,有種啊。淩冽心想著,這唐鈺果然有點意思,絲毫不在意自己這個豫州的“大首長派領頭羊”啊!

不過淩冽轉念一想,這唐鈺不僅僅是打算給自己一個下馬威,而且還故意跟自己說了不少情報啊。不僅包括唐鈺主管著調查,而且還透露了金源早就來了豫州。這究竟是什么意思?

淩冽依舊還在思考,這邊金源就說話了,道:“侄女妹子啊,這調查我肯定是義不容辭的,不過你來的正好,這淩公子性子也是倔,你這大美女幫忙我勸勸他吧。”

說著,金源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和唐鈺說了一遍,唐鈺這才心領神會的道:“原來是這樣,我覺得淩公子也應該接受了金伯父的這份好意,畢竟金伯父的為人我也是知道的,如果您在這么拒絕下去,也就是不給金伯父面子了。”

好家夥,這兩人這么幾句話就串通好了,也是厲害,

淩冽也是無奈道:“好吧,既然唐小姐都這么說了,淩冽也不好再多推辭,這股份和店鋪我就收下了吧。”

說著,淩冽就讓秦爽接下了那份文件。然後轉而看向金源道:“那我就不打擾兩位敘舊了,淩冽這就告辭了。”

說著淩冽就帶著秦爽,走出了金源商行。

路上淩冽也是愁眉苦臉,一路歎氣。

秦爽也是不太明白,一臉疑惑的問道:“怎么了?怎么一臉不高興?”

淩冽緩緩道:“唉,這股份店鋪都不過是給我的手銬,股份只是為了讓我放下警惕,然後這店鋪只不過是眼線罷了,你想有了在我旗下的名頭,豈不是可以隨意出入咱們的地,老狐狸還真厲害。”

說著,淩冽也是眉頭一皺,道:“說來那唐鈺來的也是太及時了,這時候過來,我想要拒絕也拒絕不了,好歹人家也是川省過來的,又是調查團的核心。不好拒絕啊。”

秦爽更加疑惑了,這有什么好拒絕的。秦爽道:“這又怎么了?我們又沒幹什么虧心事,害怕鬼敲門嗎?”

淩冽也是摸了摸秦爽的頭,笑道:“你啊,怎么就這么善良呢?這唐鈺那番話明顯就是試探我們的態度,如果我不收,那就是擺明了要和他們幹到底。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

兩人說著,就這樣慢慢的走向了運天商行。

待到兩人離開之後,唐鈺這才和金源仔細的聊了一些正事。

唐鈺道:“金伯父,這淩冽雖然明面上沒打算和我們作對,但心裏其實是相反的吧。”

金源聽著唐鈺的話,也是笑道:“那是自然,這淩冽也算是豫州大首長這邊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之前豫州的瘟疫也是他控制住的。本來最不想與之為敵的就是他,能夠把他架空出去是最好。”

說著,金源狠狠地瞪了整張臉都腫起來了的金道吉,道:“這個混小子,差點就把我們的步調都給打亂了。”

金道吉委屈的說道:“父親,我也是想著運天商行也是個不大不小的商行,這把它吞了,咱們不就更好的能在豫州立足了嗎?”

金源歎了口氣,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金道吉,道:“你也是傻的可以,你也不查一查這運天商行背後有什么人,淩冽一直都在支持運天商行,你這樣搞就是要吧淩冽直接從幕後,拉到前面,剛正面啊。”

一旁的唐華聽著,也是下意識的說道:“剛正面又如何,金伯父,難道這淩冽還能翻天不成?您的財力,加上咱們的權力,難道還制不住他一個小小的淩冽?”

唐鈺一聽,也是朝著唐華大吼道:“瞎插嘴!你知道什么,這淩冽身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支持他,政界,軍方,商界,現在他的力量可以說是已經覆蓋了整個豫州,就連不遠的光州,也幾乎都在他勢力范圍下。現在明明白白的找人家鬥?你是我弟弟嗎?怎么這么蠢的。”

金源點了點頭,接著道:“沒錯,現在淩冽已經有了很大的勢力了,我也花大價錢調查過,這淩冽一直都在想方設法提升自己的勢力,就是為了和天京那邊的某些人對抗。現在對他來說實力是很重要的。”

唐鈺頓了頓,有些疑惑的低聲問道:“天京的某些人該不會是,常家和景家吧。”

金源點了點頭道:“沒錯,現在的淩冽要對付他們還是不夠的,我之前給他股份也是為了讓他放松警惕,到了適當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向他提出聯手,畢竟我相信他在大首長派也只是需要力量罷了,我們上位,一樣可以給他力量,他應該不會拒絕的。”

聽著金源的話,唐鈺臉上也是蒙上了一層陰霾,道:“我們倒是還好,但是那個人會同意嗎?據我所知,那人也是跟常家有聯系的,搞不好他就是為了整垮淩冽才來的豫州也說不定。”

金源笑了笑,摸了摸旁邊的那個花瓶,一旁的金道吉也是一個激靈,生怕又要砸他。金源道:“所以我們做好兩手准備,淩冽如果搞不定那人,我們自然也就傾巢而出。如果淩冽有了優勢,我們自然也可以扶牆而上。所以現在千萬不是翻臉的時候,要等待時機。”

唐鈺點了點頭,看向了唐華,道:“你給我注意點!別再給我瞎惹事,我知道你和常家有關的那人關系不錯,但是我希望你搞清楚,你是唐家的人!”

唐華低下了頭,沒敢反駁。但是那低下的表情,充滿了不甘。過了幾天,金源商行和唐鈺都沒有什么大動作,都像是在做著各自的日常行動,與淩冽這邊的人也都是和平相處。

但是淩冽知道,這倆都是在等著什么,果然沒過幾天,淩冽就接到了康木孜的電話。

“淩冽,你現在馬上來我家,我有事要和你說。”

之後,淩冽也是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康家大院。

剛進門,就看到康木曦在院子裏遛狗,那是一只八哥犬,看上去這狗也是一臉愁眉苦臉,醜萌醜萌的。

康木曦也注意到了淩冽,連忙小跑了過來,道:“淩冽哥哥!你怎么過來了!是來看我的嗎?”

淩冽笑了笑,道:“是你大哥叫我過來,是來看他的。”

“切,又是這樣,每次都是有事,有事。”康木曦嘟著嘴,一臉不情願的說道:“就知道忙,也沒見著有什么時候陪我出去玩。唉,我這個妹妹好苦啊,哥哥再多有什么用呢,多半他們都已經忘記我這個妹妹了吧。”

康木曦也是一邊說著,像那種話劇女演員一樣,生硬的演著,仿佛自己是一幕悲情戲的女主角,時不時還瞟淩冽一眼,看看什么反應。

淩冽也是無奈的笑道:“行吧,下次帶你出去玩行了吧。”

康木曦一聽,也是兩眼放光道:“真的!不許騙我啊!你要騙我我就跟你女朋友說你腳踏無數只船,連我這個妹妹都不放過!”

哎喲,這小妮子還挺狠啊。

淩冽也是無奈的笑道:“行行行,絕對不騙你。”

兩人還在交談之間,就看到遠處康木孜也是緊皺著眉頭,快步走來。直接一把拉住了淩冽,就拖著往裏走。

淩冽也是朝康木曦揮了揮手,這才看向康木孜道:“康大哥,怎么了這么著急?”

“到了屋裏再說,這事十分重要!開不得玩笑。”

隨後,兩人進到了康木孜的屋裏,康木孜這才像個泄了氣的皮球,癱在自己的桌上,之前的威風都不見了。

淩冽看著康木孜這頹廢樣,也是不好說什么,隨口道:“怎么了?老婆跟人跑了?”

康木孜則是輕輕笑著,笑的很牽強:“那是你需要擔心的事,跟我沒啥關系。”

哇,這還真是親兄妹,說話也是一般樣。淩冽也是無奈道:“行吧,你叫我過來的,你就這樣癱著,總不是叫我過來陪睡的吧。”

康木孜這才緩緩道來,嘛,無視了淩冽的玩笑。

“上頭派來的川省官員今天就都到位了,包括准備接替大首長的那個人,現在坐著副首長的位置,一上來就給我們這些下面的來了個下馬威。”

“哦?這么厲害的?”淩冽問道。

“哎,可不是,一上來也是東搞西搞的,把一堆大首長派的人都給弄下去了,調走的調走,找到把柄的就弄死,直接下崗,真的雷厲風行。”

康木孜說著,也是捏了一把冷汗,繼續道:“還好我也沒啥把柄,也是剛上位,那人也看不出我的底細,才逃過一劫。”

淩冽也對著雷厲風行的副首長產生了興趣,於是問道:“這人到底是誰啊?叫什么名字?”

康木孜道:“這人叫做李煜,原本就是川省的一把手,現在調到了豫州這邊。雖然這次只是在大首長接受調查期間的代理,但是之後如果大首長下位,那么自然就是他來管理整個豫州,成為新的大首長了。”

淩冽仔細琢磨著,這人自己也沒聽說過,不過自然是上面派下來的,多半也是有些實力的,更何況最近豫州新進駐的勢力也是越來越多,肯定都和這人脫不了幹系,那金源和唐鈺在等的人,肯定也就是他。

康木孜看淩冽還在思考,於是也稍微等了一下,才繼續說道:“本來我想著,這人看上去也是比較廉潔公正的人,畢竟他抓出來的人不管是支持他的還是不支持他的,只要有什么黑幕把柄,都是一律“革職”。”

說到這裏,康木孜壓低了聲音,湊近淩冽道:“但是我找了人,偷偷查過了這人,他跟常家有點關系,似乎他的妹妹是常家的養女,他本身和常家的關系也很好,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和景家似乎有些說不清楚的關系,這次他過來絕對不會不管你的。說不定,可能還是沖著你來的。”

淩冽也是無奈的笑了笑,也明白了現在的局勢,這局勢就是自己哪怕不站在大首長派,自己也是大首長派的了。

如果讓這李煜當上了豫州的大首長,別說積攢力量對抗天京的那些人,就算是在這豫州,淩冽都很有可能混不下去。權力始終是一場遊戲中最重要的一環,即便你的暴力技壓群雄,財力富可敵國,但是在權力面前,都只能萎著。

淩冽道:“那你知道大首長現在是什么情況嗎?”

康木孜搖了搖頭道:“唉,還能怎么樣,過著和平一樣的日子。只是已經無法插手豫州的事情了,一邊還要擔心川省的調查官。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

淩冽旋即想了想,回想起唐鈺,給人感覺確實跟唐鈺自己說的一樣,並不是會徇私枉法的那種人,充其量只是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動,誰有不是呢?

“康大哥,我覺得調查官那邊倒不用太擔心,我覺得這次比上一次的那幫子人要好的多。”

康木孜也是一臉詫異,難道淩冽已經見過他了?於是問道:“為什么這么說?你已經見過李桐了?”

李桐?臥槽,這又是個什么鬼!不是唐鈺嗎?淩冽也是一臉懵的樣子,說道:“檢察官不是唐鈺嗎,怎么又冒出來個李桐?”

康木孜則是無奈的笑了笑,道:“是啊,唐鈺也是,不過調查官分成了兩支,一支是調查大首長的,是李桐帶的。至於唐鈺,那是專門過來調查你的。”

“啊?”淩冽驚訝道,嘴巴張的老大。“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康木孜則是拍了拍淩冽的肩膀,安慰似得,道:“反正你做好准備吧,那唐鈺也是在川省出了名的“鐵”,你就好自為之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