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和堂姑睡在一起,把长辈搞怀孕了

我和堂姑睡在一起,把长辈搞怀孕了,淩冽跟康木孜聊完關於豫州現狀的事情後,心裏久久不能平靜。這次的時間確實有些棘手,對於淩冽來說,如果大首長下位了,那么在豫州積蓄的這么多力量,人脈,都有可能面臨土崩瓦解。

淩冽一邊想著,一邊准備回楚香湘所住的高檔小區,畢竟楚香湘才上班第一天,淩冽也想知道她第一天上班情況怎么樣。

很快淩冽就到了門口,敲了敲門。

門那頭也是傳來楚香湘那熟悉的聲音,“來啦!”

門一打開,淩冽也是想都沒想,就是一個熱情的擁抱。然而這一抱,淩冽感受到了一絲不對勁。

“嗯?香湘你瘦了?怎么胸都給痩沒了?完全感受不到那種壓迫感了誒?”淩冽說著,推抱得更加用力了,而他懷中的女子有些微微顫抖。

“誒,你們原來認識啊?看不出來關系還挺好啊。”然而楚香湘竟然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雞湯從廚房走了過來,笑盈盈的看著門口正在擁抱的淩冽。

淩冽這才一驚,道:“臥槽!你怎么在那?”

淩冽趕忙推開懷中的女子,一臉詫異的看了過去。然而看到的卻是正在微微顫抖,臉已經紅得根猴子屁股一樣的唐鈺。

“那個我”然而淩冽話還沒說完,一個大耳刮子就呼在了淩冽臉上。

淩冽也是有些懵逼,不太明白這是什么情況。

唐鈺也是又羞又氣的喊道:“有胸了不起啊!蹭你妹啊蹭!我胸小我自豪!死去吧!色狼!”

說完,唐鈺也是氣沖沖的走向了餐桌,抱著胸坐在楚香湘的旁邊,楚香湘則是一臉無奈的安慰著她。

淩冽被這撲頭蓋臉罵了一頓也是無語,道:“你自己突然出現在我這,還怪我咯?”

淩冽也是沒好氣的說著,慢慢的走到了餐桌旁,坐下了。但是始終唐鈺都用懷著怨氣的眼神看著淩冽,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不過說到底,淩冽這才想到了問題的重點,剛准備往嘴裏送的筷子也停下了,一臉詫異的看著唐鈺道:“誒?唐大小姐,你為什么突然到我家裏來了?”

唐鈺也是還在氣頭上,要換做平常,唐鈺確實是一名溫文爾雅,富有職場氣質的女性,但是唐鈺除開家人之外,就很少和男性有過多的接觸,往往遇到這種事情,唐鈺就會像變了個人一樣,特別沖。

唐鈺道:“還不是為了監調查你!這是我的工作!”

淩冽也是疑惑得攪了攪碗裏的飯,撐著臉頰道:“喂,唐大小姐,你調查歸調查,你來我家做什么?調查也不能幹擾私生活吧,誰讓你進來的啊!”

“我!”楚香湘說著,正在低頭吃菜,還不忘給唐鈺碗裏夾菜。“我看唐小姐在門外面等你回來也是挺可憐的,就叫她進來咯,怎么,你有意見啊?”

說著,楚香湘看了一眼淩冽,也是輕聲哼了哼。

淩冽也只得搖了搖頭,夾起一塊紅燒肉塞進了嘴裏,隨後道:“行吧,唐小姐,反正也來了,一邊吃就一邊說吧,你來找我肯定不單單是調查吧?”

唐鈺正大口大口的吃著菜,根本沒有理會淩冽。一邊吃,唐鈺還一邊往楚香湘的胸部看,每看一眼,就扒一大口飯。

每一口的間隙中,還可以聽到唐鈺的低聲嘀咕。“到底吃什么才可以長那么大的”

淩冽似乎聽到了,也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差點沒給雞湯嗆死。

唐鈺也意識到了,瞬間臉頰一紅,道:“笑什么笑!我告訴你!我是來調查你的!你現在的生活作風很有問題!進門就就抱來抱去的!成何體統!”

淩冽這一聽,也是笑的更厲害了,手裏的筷子也掉到了地上,開始捶起桌子來。

唐鈺臉更紅了,雖然她不知道淩冽在笑什么。

正當唐鈺要發飆的時候,楚香湘只好出來當和事佬,拍了拍唐鈺的肩膀,道:“好了,唐小姐你別生氣了。他呀,有時候就是這樣,瘋瘋癲癲的。別理他,咱們吃飯。”

唐鈺自然也是不打算將氣撒在楚香湘身上,她對楚香湘的印象還是很好的,人長漂亮,心地善良,最重要的是,胸還大,要是能知道怎么才能咳咳。想到這裏,唐鈺也是不再多想了,沖著楚香湘笑了笑,繼續吃飯。

最終這餐晚飯就在淩冽的笑聲和唐鈺的怒罵中結束了,也算是熱鬧。

晚飯結束後,唐鈺也是准備離開,但是點名要淩冽送。

“誒,這么大人了,自己回去吧?”淩冽癱在沙發上,也是一臉嫌棄道:“胸那么沒人會劫色的,出點錢就完了。”

“你!”唐鈺也是兩眼一瞪,就開始挽袖子,道:“你站著別動,我這就過來打爛你的嘴!”

楚香湘也是無奈的笑了笑,推了推淩冽,道:“好了!你就去送送唐小姐嘛,人家一個女孩子,長得這么漂亮,你還不滿意啊。”

一旁的楚母正在喝茶,也是瞟了一眼淩冽,隨後道:“送歸送啊,你可別打什么別的主意。”

淩冽也是笑著看向楚母,點頭哈腰的說道:“胸脾氣不這種女人,怎么能和香湘比呢。”

然而話還沒說完,一只鞋子就飛了過來,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淩冽的頭上。

最終,淩冽還是送了唐鈺,唐鈺其實是開車來的,兩人坐著電梯,很快就到了負一樓的地下停車場。

唐鈺的車是一輛寶馬,比較樸素。

唐鈺緩緩走到自己的車前,打開車門,同時對著淩冽說道,臉上的表情回到了兩人初次見面時的情景。“淩冽,我告訴你,我是上面派來調查你的,當然你的私生活我不會管,但是如果你的生活作風有問題,我相信也會對你造成影響的。”

淩冽也是無奈的一笑,揮了揮手,轉身准備離開。

這時唐鈺繼續補了一句道:“明天一天,我都會對你進行24小時貼身調查!你做好心理准備吧!”

“啊?你有病吧?”第二天,淩冽早早地起床了,而楚香湘起得更早,早就換好了衣服正在准備早餐。

淩冽睡眼朦朧的從房間裏出來,昨晚也是激情過後,淩冽現在還有點蒙。撓著頭直接坐到了沙發上道:“你今天不上班啊?”

楚香湘的聲音傳來,,“上班啊,這不是做完早餐我就去上班了。”

聽著楚香湘的聲音,淩冽還有點蒙,正在閉目凝神,聽到楚香湘的聲音越來越近,也是直接又抱了上去。

然而定睛一看,楚香湘正站在自己身邊,一臉尷尬的端著一大盤三明治。

淩冽臉上瞬間就蒙上了一層陰霾,道:“那個不會吧沒有這么巧吧?”

楚香湘也是尷尬的笑道,:“別說了,快放手吧。”

然而淩冽一放手,也是看到一臉羞紅的唐鈺,揮著一個盤子砸了過來,這也是淩冽最後看到的一個畫面,隨後昏死在了沙發上。

半響之後,淩冽這才醒來。環視周圍,楚香湘似乎已經去上班了,身邊坐著的是唐鈺,正端著一杯咖啡細細品著。

“醒了?”唐鈺低聲問道,眼睛還是閉著的。嗅了嗅手中咖啡的香氣,隨後抿了一口。

“嗯,醒了。”淩冽木訥的答道,生怕有觸動了這姑奶奶哪根筋。

“那就快把衣服穿上!真礙眼!”唐鈺也是眉頭一皺,依舊沒有睜開眼睛。

淩冽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只穿著一條褲衩,趕緊溜到房間裏,穿上了衣服,走了出來。

唐鈺這才睜開眼睛,看了看淩冽那毫無品味的服裝打扮,有些輕蔑的道:“准備好了就走吧,今天你打算去哪?百草集團還是運天商行?”

然而淩冽搖了搖頭,眼睛左右瞟了瞟道:“嗯,今天不想去,就出去隨便逛逛吧。”

唐鈺頭上的青筋也是蹦了兩下,但隨後還是忍住了怒氣,低聲道:“行吧,那就走吧!”

之後,淩冽還真就是隨便逛逛。

一會去商場,一會去公園。那別說有多悠閑了,而他身後的唐鈺就是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死死地盯著淩冽。

唐鈺雖然胸前一馬平川,但是人還是長得很漂亮的,五官端正,皮膚白皙,身材修長高挑,也確實是個美女。

周圍的路人也偶爾會駐足多看幾眼,然後被唐鈺惡狠狠的眼神瞪回去。

一段時間後,唐鈺終於忍不住了,朝著淩冽低聲問道:“你究竟要在這裏閑逛到什么時候!”

淩冽轉頭笑了笑,看向正一臉怒氣的唐鈺,道:“我今天就只想隨便逛逛啊,不是你叫我做好准備的嗎?”

聽著淩冽的話,唐鈺也是氣不打一處來,繼續大聲吼道:“你是在玩我嗎?”

媽呀,這句話還真有歧義,唐鈺這嗓門也夠大,整個公園的人都聽到了,紛紛用差異的眼神看著淩冽。

淩冽也察覺到周圍人的眼神不對了,連忙跟唐鈺說道:“我的姑奶奶,你亂說什么啊!注意影響好嗎?”

唐鈺還在氣頭上,根本聽不進淩冽的話,依舊拉開嗓門,大聲吼道:“我亂說?做了還沒膽子承認?你以為我願意跟著你啊?”

淩冽也是很無辜的樣子說道:“你開什么玩笑呢,我做什么了我!”

唐鈺此時已經被氣憤沖昏了頭腦,腦子已經轉不過來了,道:“你連續兩次對我做了那樣的事情!我都不想提了!現在你還玩我!”

聽著兩人得對話,周圍的人也是越來越多,圍著兩人開始指指點點。

“這兩個人搞什么呢?”

“這男的也太渣了吧!”

“唉,世風日下啊。”

淩冽覺得唐鈺確實是生氣了,氣氛也有些不太好,於是淩冽拉著唐鈺,急匆匆的穿越了人群,離開了。

但是淩冽沒有注意到,在人群中有那么兩個青年一直注意著淩冽的一舉一動,待到淩冽離開後,兩人悄悄的跟了上去。

淩冽一路拉著唐鈺,終於到了一處僻靜的小巷,這才松開手。

這小巷中堆積了很多施工用的材料,似乎是附近的工地暫時囤放在這裏的,然而這小巷的進出口只有一個,裏面被一堵水泥牆擋住了。

唐鈺一直被淩冽拉著手,也是有些害羞,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我說你怎么回事啊?這點事就氣昏了?過分了吧?”淩冽也是無奈的說著,但是一旁的唐鈺沒有說話,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確實有些失去理智了。

但是唐鈺一直忙於工作,在家也是工作,很少和男性接觸,礙於她對人的態度,也很少有男性會在工作之外與唐鈺接觸,這才養成了唐鈺這種性格。

然而就在兩人交談間,突然小巷的入口被一個青年擋住了。青年訕笑著,手插在口袋裏,緩緩地舉了起來,朝向了淩冽的方向。

這一瞬間,淩冽發現了不對勁,猛然推倒了唐鈺。

那青年的口袋火光一閃,淩冽明白,自己猜對了那是手槍。然而當淩冽打算反擊的時候,砰的一聲,淩冽的腳邊閃過一絲火光,一顆子彈深深地嵌進了地裏。

淩冽明白,這是威力十分強大的狙擊槍,附近有狙擊手正在觀察著自己。

唐鈺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朝著訕笑著的青年喊道:“你是誰!你想幹什么?”

訕笑著的青年,看了看唐鈺,輕描淡寫的說道:“我是誰不重要,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我是來殺你們的。”

說完,訕笑著的青年再次舉起了口袋裏的槍,指向了淩冽。

這一瞬間,淩冽發現了旁邊的石灰袋,也就是這一瞬間,淩冽飛快的將一袋沙子舉起來,丟向青年,訕笑著的青年,和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狙擊手幾乎是同時下意識的做出的反應,子彈都打在了裝滿石灰的袋子上。

啪!沉悶的聲音響了起來,子彈打在石灰袋上,石灰肆意而出,整個小巷子裏都不滿了石灰,眼前的視野也變得模糊起來。

不知不覺間,淩冽已經繞到了訕笑著的青年身後,青年臉上的表情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