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四十多岁外甥想上我,别怕我就放进去一点点

我四十多岁外甥想上我,别怕我就放进去一点点,淩冽饒到了青年身後,飛快的將手伸進了青年放槍的口袋,狠狠地摁住了青年手腕部分的穴道,青年也隨之痛苦起來,松開了手槍。

淩冽乘著機會,奪過手槍,將其抵在了青年的背部。

淩冽眼神冰冷的問道:“讓你的同伴馬上給我過來,否則我就殺了你!

然而青年似乎對於淩冽的威脅毫不在意,臉上甚至有些不屑,他輕聲冷哼,高高舉起了雙手。

青年道:“你不會殺我的,根據我們的調查,以及客戶提供的資料,你不是那種人。”

“謔謔?調查的聽仔細啊?但是你們錯了,我在一定的條件下,也是會做出一些極端的行為的,就算不殺你,折磨你還是可以做到的。”淩冽說著,語氣十分冰冷。

一直看著淩冽的唐鈺也感受到了來自淩冽的那股寒意,本來因為突然而來的槍擊而感到有些脫力的唐鈺,此時更加的害怕了。

唐鈺疑惑的看著淩冽道:“那個狙擊手肯定早就走了,他如果看到自己的夥伴被挾持了,沒理由不跑的。”

淩冽也覺得唐鈺說的有些道理,於是朝著青年的關節處踢了一腳,然後擰住青年手肘的關節,直接將青年摁在了地上,問道:“究竟是誰派你來的!”

然而青年依舊是笑著,沒有絲毫打算回答淩冽的想法。

即便是淩冽不斷地用手指戳青年身上最能感受到痛苦的穴位,但是青年也就不說,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充其量就是喊叫。

確實這個小巷位處偏僻,而且附近有列車經過,無論發出怎樣的聲音都不會有人察覺,這兩人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會在這種時候襲擊淩冽與唐鈺吧。

不過淩冽也大概看出了端倪,這兩人必定是訓練有素的殺手,如果是一般的亡命之徒或者混混,不可能制定這么詳細的計劃。

看著這混混不肯開口,淩冽可能只能動用一些“非常手段”了,但一般淩冽是不會想這么做的。

而就在淩冽准備掏出銀針的時候,唐鈺阻止了他,而是慢慢蹲下,用十分冷靜的眼神看著青年。

“你是殺手對吧?”

也許是因為青年看著唐鈺只不過是個女人,而且之前他們觀察中的唐鈺,感覺上還有些“腦子不好使”。於是便放松了些警惕。

青年笑道:“是又怎么樣?你別想從我這裏套出任何情報,我們做殺手的,如果連自己客戶的情報都保不住,怎么幹這行?”

然而唐鈺也是笑了笑,根本沒有在意青年的話,眼裏也是充滿了笑意,但是卻顯得有些冰冷。

唐鈺冷冷道:“是,我確實沒有辦法從你口中套出情報,所以為了泄憤,我肯定會對你的家人動手,你應該不會沒有家人對吧,我想你也看出來了,你身後這個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他會做出什么事,我也不清楚。”

唐鈺的話顯然讓青年有些動搖,但是青年依舊不肯說,這次就什么話都不說了。

唐鈺看著青年,繼續說道,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冷靜,跟之前唐鈺的表現來說,就像是兩個人一樣。

唐鈺說道:“你們從昨天我到淩冽家門口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你們在跟蹤我了,而且一路上也是,我沒有戳穿你們的原因,就是為了等你們下手。現在淩冽幫我抓住了你們,很好。你就算不說,我也大概猜到了幕後的人究竟是誰,所以你沒什么用了。”

說著,唐鈺緩緩將視線移到淩冽的身上,朝著淩冽冷冷的說道:“殺了他,出了事我負責。”

淩冽一聽,也是准備動手。

“我說!我說!”

青年急急忙忙的說道,終於耐不住性子了。其實青年對於唐鈺也做了很多研究,如果是她開口擔保,那淩冽還就真敢殺了他。

本能的察覺到危險的青年自然是會慫的,畢竟要是死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青年歎了口氣,緩緩地說道:“真正雇我的人我真的不能說,但是我只能說這個人是你們認識的人,而且和你們兩個都有過不愉快。”

青年無奈的看著唐鈺,表示自己能說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唐鈺也是笑了笑,道:“我明白了,你也不用再繼續說下去了。”

青年聽到唐鈺這樣一說,臉上也是洋溢起了一臉燦爛的微笑,他左顧右盼,低聲道:“那現在可以放了我吧?我能說的都說了!真的!”

唐鈺和淩冽相視一笑,青年看著兩人,也大概察覺到了自己不會有什么好結局。

最終,淩冽和唐鈺抓著這青年,將其送進了警察局,做完口供和筆錄之後,兩人便離開了警察局。

兩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淩冽有些疑惑的看著唐玉,這兩人也算是訓練有素的殺手,連自己都沒有發現,唐鈺又是怎么提前發現的?

就在淩冽怎么都想不通的時候,唐鈺回過頭來,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是什么時候,怎么發現這兩人的行蹤的?”

淩冽點了點頭,然而唐鈺卻是笑了起來。

唐鈺道:“我並沒有提前發現他們,我只是結合一些事情的始末,進行了一下推理,然後唬他的。”

淩冽依舊有些疑惑,就算是唬,這唐鈺又是怎么確定,准確的時間節點的呢?淩冽雖然搞不明白,但是沒有開口問,但是唐鈺就像是能夠看透淩冽想著什么一樣,直接給出了答案。

唐鈺笑著說道:“很簡單,因為我已經知道,對我們動手的人是誰了!”

“是誰?”

唐鈺說著,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冷,仿佛要把空氣凍住一般,道:“是我弟弟唐華,和金道吉。”

“!”淩冽驚了,雖然他深刻的體會到家族內部爭鬥是多么的醜惡,也知道唐華和金道吉兩個人不是什么好東西。

但是淩冽真的沒想到這兩個人會有這種膽識,去雇兩個殺手來殺自己和唐鈺。這不像是那兩個人的作風,硬要說的話絕對有人在背後指使。

“確實有人在背後指示,而且這個人還很厲害。”唐鈺說道。唐鈺說著,提到了一個最近淩冽才剛剛聽過的名字,李桐。

這人淩冽有聽到康木孜說過,這個人和唐鈺一樣,都是天京派過來的調查員,但是和唐鈺有些不一樣,這個人是專門負責調查大首長的,講道理應該不會直接對自己下手才對。

然而淩冽也知道,這李桐和常家,景家有那么些聯系,但是怎么想也想不通,為什么會現在下手,會選擇讓唐華和金道吉下手,更何況除開自己,竟然連唐鈺也要殺。

淩冽道:“如果是李桐,想必這件事並不簡單吧。”

唐鈺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樣子道:“這裏說不方便,我們去你家吧。”

說著,兩人直接回到了淩冽家裏,此時楚母出去散步了,楚香湘也在上班,屋裏只有淩冽和唐鈺兩人,談起話來也方便很多。

淩冽這才問道:“你究竟知道多少,能和我說說嗎?”

唐鈺這才靠在沙發上,表情有些難過,娓娓道來。

“其實唐華並不是我的親弟弟,而是我後媽帶來的孩子。從一開始唐華就一直不喜歡我,並且最近開始越來越討厭我。”

淩冽雖然大概能夠明白,但是其中的原由,淩冽還是比較在意的。

“為什么?這跟他想殺你有關系嗎?如果僅僅只是討厭,應該不至於這么做吧。”

聽著淩冽的話,唐鈺也是笑了笑道:“如果只是討厭的話但是唐華是真的對我已經有了仇恨,不僅僅因為關系不好,也是由於我不斷地搶走原本會屬於他的東西,無論是家族的期待,還是父愛,還是天京調查員這個身份,都是我奪走的。”

唐鈺說著,眼裏流露出一股落寞。原本高挑的她,此時也是抱著腿,蜷縮在沙發上,感覺變得渺小了許多。

唐鈺繼續說道:“唐華一直都很厭惡我的存在,如果我不在了,我現在擁有的一切,肯定都會是他的。”

淩冽沒有打斷唐鈺的話,也沒有說什么只是靜靜的聽著,現在並不單純的只是聽唐鈺訴說情報,更多的是讓唐鈺發泄,也許唐鈺從來沒有過一個這樣的機會用來發泄。而現在的唐鈺,確實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

唐鈺繼續說道:“而金道吉之前一直都在追求我,但是我一直都在拒絕他。並不是因為我討厭男人,而是金道吉這個人的劣根性使我很討厭他。之後他也逐漸變得惡劣起來,開始有些和我作對,不過礙於金伯父,也就是金源對我很好的情況下,金道吉也收斂了許多。”

淩冽這時才淡淡的的說道:“那這兩人應該不至於會如此明目張膽的找殺手來動手的,他們兩個雖然現在都跟我有些過節,跟你也有不愉快,但他們肯定不會敢輕易這么做的。”

唐鈺點了點頭,表情也越發嚴肅起來,皺起了眉頭。

“所以我才會說到李桐,因為李桐也是一直都跟我關系不好。光是理念就產生了分歧,李桐是一個根據利益行動的人,想必一定是因為上頭的一些原因,或者其他渠道,他必然是想要殺掉你的,就算殺不掉你,殺掉我的話也可以讓你蒙上冤屈。”

畢竟一個被派來調查淩冽的人死掉了,那么第一個被懷疑的肯定就是淩冽。

唐鈺繼續道:“只要把你扳倒了,那么豫州現在的大首長的情況就會變得更加危險。而李桐就能從這裏面獲得更多的利益,至於為什么找到唐華和金道吉,估計是因為這兩個人腦子太過簡單,不會考慮暗殺我們的風險,就算失敗李桐也能很輕松的擺脫與自己的聯系,可謂是最方便的道具了。”

淩冽完全明白了,這唐華和金道吉完全就是被李桐當成了槍使。而且當事的兩人卻渾然不知。

但是淩冽還可以肯定的是,唐鈺不一定會成為敵人,是有可能拉攏成為同伴的。

兩人之後打算討論如何對付李桐。但是不巧的是楚母這個時候回來了。

楚母一進屋,就看到唐鈺和淩冽在屋內一臉凝重,於是道:“你們兩個怎么回來了?不出去轉悠嗎?”

兩人相視一眼,也是心領神會,決定下次再聊。

“剛剛已經轉完了,我今天就先走了,之後再來,伯母再見。”

說完唐鈺就走到了門口,淩冽也起身道:“我送你吧。”

這兩個人關系什么時候變好了?楚母雖然感到有些許奇怪,但也沒多問了。

淩冽依然是將唐鈺送到了地下負一樓停車場,唐鈺很快的就上了車,淩冽則是靠在車窗旁說道:“你小心一點,我不覺得那兩個人會就此罷休。”

然而唐鈺則是微微一笑道:“你也是,他們的優先級,肯定是你要高一些的。畢竟就算殺了我,李桐有很多事還是不能保證,如果是殺掉你,就更省事了。”

淩冽也是笑了笑,目送唐鈺的寶馬離開自己的視線,隨後也是按下了電梯的按鈕,准備回家。

在豫州某處的出租屋內,唐華和金道吉真一臉嚴峻的看著他們跟前的一名青年,青年背著一把狙擊槍,也是神色慌張。

“對不起,我們任務失敗了,我的搭檔被抓了!但是兩位放心,他絕對不會出賣你們的!”青年慌張的說道,仔仔細細的觀察著唐華和金道吉的表情,生怕說錯話,惹來麻煩。

唐華有些憤慨,猛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煙,然後用力的把他摁滅,隨手將煙頭丟在了地上。

唐華道:“廢物!我花了那么多錢雇你們,結果你就過來跟我說你們失敗了?還被抓了一個?”

看著唐華拿著煙灰缸准備起身,金道吉也是伸手將其攔住,然後道:“別沖動,李桐既然將這兩個人推薦給我們,自然也是有理由的,這兩個人的話也是可以相信的。”

唐華則一臉怒氣的說道:“李桐?你別跟老子提他!他要是過來,我他媽也要給他一耳光!媽的”

然而唐華話還沒說完,一道聲音就打斷他。

“你說你要給誰一耳光?”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