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外甥要了我的经过,第一次接吻就想解内衣

外甥要了我的经过,第一次接吻就想解内衣,唐華一臉驚恐的看著門口,赫然哪裏站著的人正是李桐。

李桐本來長得就比較普通,現在穿著的衣服也是那種大街上隨處可見的打扮,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是李桐,但是考慮到他是調查員,也許這樣的技能也更適合他。

李桐一臉不屑的看著唐華,慢慢的走進出租屋內,將門輕輕的關上。

李桐道:“你們似乎對我很不滿意啊?有什么不愉快,可以當面說出來,大家討論一下啊!”

李桐雖然嘴巴上這么說,但心裏絕對沒有這么想,雖然跟李桐接觸不久,但是唐華可以肯定的是,這李桐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唐華笑了笑,裝出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這也是唐華最擅長的,在他那個姐姐唐鈺面前,他只能裝出這樣子,討好別人對他來說也算是家常便飯了。

唐華道:“不不不,我們怎么可能對您有意見呢,我們剛剛只是在討論關於這次計劃失敗的事情罷了。”

李桐盡管聽到了計劃失敗四個字,臉上冷靜的神色也依舊沒有發生改變,他慢慢的走到了那個背著狙擊槍的青年身邊,冷冷的看著他。

青年雖然是殺手,現在手邊還有槍,但是他是絕對不敢反抗李桐的。畢竟他還有很多把柄都在李桐手上,如果有個萬一,自己可能會經曆比死還恐怖的事。

李桐淡淡道:“我知道任務失敗了,那么你說說,這次失敗的程度有多少,想清楚再說。”

李桐話一說完,殺手青年也是身體微微一震,他意識自己接下來的任何一句話都可能影響道他接下來的生死。

殺手青年道:“那個,完全失敗了,淩冽和唐鈺都沒事,我的搭檔現在被關在了警察局裏。但是,接下來我能夠補救的!請相信我!”

盡管殺手青年不斷地懇求著李桐的原諒,但是李桐依舊沒有絲毫動搖,甚至一旁的唐華和金道吉都看不出這李桐現在到底是什么心情。

良久,李桐就這么一直看著殺手青年,殺手青年說不出話,神色慌張。

李桐道:“既然你沒有再過多的解釋,我也不想再等了”

聽著李桐這番話,殺手青年也是像緩過神來一樣,露出放松的表情,擦了擦汗。

但是下一秒,李桐緩緩地帶上了一雙手套,然後從懷中掏出了一把帶有消音器的手槍,抵在了殺手青年的頭上。緩緩道:“你的家人我已經派人處理了,你已經不需要為我工作了,從這一秒開始你已經失去用處了。”

李桐說的話意圖很明顯,就是告訴殺手青年,你已經沒用了,至於殺手青年的家人,估計凶多吉少。

“你這個”殺手青年瞬間臉上浮現出憤怒的表情,剛想要做些動作,然而李桐在話說完的那一瞬間,扣動了扳機。

殺手青年話還沒說完,就倒在了地上,鮮血順著額頭上的彈孔,在殺手青年的臉上劃過一道血痕。

李桐冷眼看著殺手青年的屍體,冷哼一聲,然後將手中的槍丟給了唐華,冷冷道:“接下來你們處理一下吧,警察局裏那一個交給我處理。”

說完這句,李桐就准備離開,然而離開之前,被金道吉叫住了。

“李先生,我們一直都在按照你說的做,那么我們的事情您應該不會出爾反爾吧。”金道吉問道,表情雖然平淡,但是看得出裏頭有一股寒意正在悄然釋放。

李桐沒有回頭,只是背對著兩人,淡淡的說道:“你們放心,只要事情成功了,我不但會保證你們兩個的秘密絕對不會泄露,而且我還會提供給你們兩個金源,唐鈺的秘密作為報酬的。”

說完,李桐就脫掉了外套,戴上口罩,離開了出租屋。

看著早已沒有人影的門口,金道吉自言自語道:“上了這條賊船還就真下不來了啊。”

唐華也跟著說道:“你說這李桐一般都不自己出面的,為什么這次會自己過來跟我們說這些,還打死了這個一直跟他和多年的殺手?應該不僅僅是為了處理幹淨吧?”

金道吉聽著唐華的話也是想笑,李桐的行為都這么明顯了,唐華竟然還沒有察覺到。

金道吉笑著說道:“李桐的意思很簡單,就是一句話,讓我們好自為之。”

之後又過了一天,淩冽依舊維持著早早起床鍛煉的習慣,晚上沒有“大戰”,白天自然是要在專門用來健身的空房間裏鍛煉一下的。

然而就在這時,楚香湘領著唐鈺過來了。

“唐小姐來了,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你。”楚香湘領著唐鈺,說完之後,便離開去忙自己的了。

淩冽看到唐鈺一臉嚴肅,也是大概明白了唐鈺的來意,這才走了過去,將門關上,道:“又出什么事了嗎?”

唐鈺臉色凝重,先是頓了頓,幾秒之後才開口,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之前我們送到警察局裏的那個殺手,今天早上被發現已經死了,而且明確的是被人殺死的,可是警方並不打算公開。”唐鈺說道。

淩冽聽著唐鈺說的情報,腦子裏立刻就出現了答案,肯定是李桐出手了,而且警方不打算公開,那就很明顯是上頭有人施加壓力了。

唐鈺道:“我們倆接下來可能會更加危險了,李桐一向都是那種做事一定要成功,不許失敗的人。越是失敗過的事情,李桐就回花更多的經曆讓其成功。”

淩冽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仔細想了想,看著唐鈺問道:“你知道李桐在哪嗎?”

唐鈺搖了搖頭,李桐這個人只要有這個心,藏起來之後,絕對找不到他。

唐鈺道:“李桐的偵查與反偵察能力都很強,而且很有調查與監視的經驗。所以他只要稍微認真一點,恐怕都及難對付。”

而淩冽則是歪了歪頭,一臉的詫異,看著唐鈺的眼神也有些無奈。

“我又不是要過去殺他,我是准備請他吃飯。”

“吃飯?”唐鈺這就懵逼了,道:“吃什么飯?”“這李桐分明想要對你下手,你還請他吃飯?你這心也太大了吧?”唐鈺說道,一臉疑惑的看著淩冽,她越來越看不懂這個男人了。

淩冽也是笑了笑,開始脫掉身上被汗液浸濕的衣服,換上些幹淨的,絲毫不在意一旁的唐鈺。

唐鈺也是臉一紅,連忙轉過身,喊道:“你有病吧!說話說到一半就開始脫衣服!沒看見我在這嗎!暴露狂!”

淩冽微微轉頭,看著唐鈺,笑道:“我說唐大小姐,這是我家,我在我家脫衣服有什么問題嗎?”

“那你幹嘛突然脫衣服啊!有病啊!”

淩冽沒有理會唐鈺,換上了一套幹淨的衣服,還是優衣庫的換季清倉貨,便宜舒服。

淩冽這才拍了拍唐鈺的肩膀道:“換完了,轉過來吧。”

唐鈺這才試探性的回頭看了看,然後轉過身來,問道:“你還沒回答我啊!你為什么脫不對!你為什么想要請李桐吃飯!”

淩冽笑了笑,摸了摸唐鈺的頭,道:“大小姐,就是大小姐,你要學的還很多。”說著,淩冽緩緩走出房間,從冰箱裏拿出一瓶冰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淩冽擦幹嘴角的水,道:“就算我不去請他吃飯,他也會來請我的。”

唐鈺依舊一臉的疑惑,剛想說什么,一通電話就打了過來。

唐鈺拿出手機,一臉不耐煩,哪個王八蛋一大清早打電話過來?然後這一看手機上的聯系人顯示,唐鈺也是懵了一會,然後看向淩冽,道:“你怎么知道他會來請你吃飯?”

淩冽笑了笑,道:“快接吧人家都等得不耐煩了。”

唐鈺這才接通了電話,將手機放在耳邊,道:“喂?”

電話那頭是一道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聲音的來源,自然是李桐。“唐鈺小姐,淩冽應該在您附近吧?”

唐鈺有些不耐煩,一來是確實不喜歡李桐這個人,二來對於李桐為何知道自己在淩冽附近?唐鈺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很不舒服。

“你怎么知道我在淩冽旁邊?”

電話那頭的李桐笑了笑,道:“哈哈,唐鈺小姐的目的就是調查淩冽,那么自然是要在他身邊的,我沒說錯吧?”

“”

“我這次打電話過來沒有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要請兩位吃個飯,互相了解一下。”電話那頭的李桐說著道,能依稀聽見電話那頭有些許的嘈雜。“中午12點左右,地點就在玉樓閣,是我一個朋友在豫州開的酒樓,是以藥膳出名的,我相信淩冽先生也會喜歡的。”

“我會轉告的。”唐鈺冷冷的說道,立刻掛斷了電話。多一秒,她都不想聽李桐說話。

唐鈺掛斷電話後,轉而看向淩冽道:“你倒是說啊!為什么你會知道李桐要請你吃飯啊!什么事都不跟我說,就我一個人蒙在鼓裏。”

淩冽微笑著,拍了拍唐鈺的肩膀,道:“唐小姐,你好歹也是來調查我的,這種事,你就自己查一查吧。”

唐鈺也是狠狠地瞪了淩冽一眼,別過頭去。“不說就不說,有什么了不起的。”

隨後,淩冽坐著唐鈺的車,一路行駛到了玉樓閣。

玉樓閣也是豫州比較大的酒樓了,不過也是前陣子才開不久,但是憑借藥膳這一噱頭也是名聲大噪,人來人往,來的人那還都是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一般人還真吃不起。

光看玉樓閣外面,那也是古風古韻的建築樓閣,大朱砂紅是整個建築基調,門口還有兩尊鎏金獅子雕像,好生氣派。

淩冽搖下車窗,看著那兩尊鎏金獅子像也是唏噓道:“好看是好看,可惜看過金源商行那兩尊玉獅子之後,感覺這也不算什么了。”

一旁的唐鈺倒是沒有在意,淡淡的說道:“你先進去吧,我先去停車。”

說完,淩冽就獨自一人下了車,朝著大門走去。

才剛到大門前,淩冽就被兩個壯漢門衛給擋住了。

兩個壯漢仔細的打量著淩冽,一身優衣庫的換季清倉貨,身上也沒瞧見有啥值錢的玩意,一看就是個窮鬼。

壯漢沒好氣的說道:“這裏是不允許閑雜人等入內的。”

淩冽一看,旁邊確實有個不許閑雜人等入內的牌子,於是淩冽左顧右盼,疑惑的說道:“我就一個人啊?沒有閑雜人等。”

壯漢有些不耐煩,眉頭緊皺道:“我說的就是你!”

“我?”淩冽笑了笑,道:“我是來這裏吃飯的。”

一聽,那兩個壯漢都紛紛笑了起來,看著淩冽的眼神十分輕蔑。“你還來這吃飯?看你這窮酸樣!穿的這么廉價又土氣,怕是連這裏一個盤子都買不起吧,還吃飯,回去吃你的大排檔吧!”

“大排檔怎么了?”淩冽似乎有些許生氣,這人嘴臭就算了,大排檔招你惹你了?“要不是有人請我來,我還寧願吃大排檔。”

壯漢也是懶得和淩冽爭吵,揮了揮手道:“滾去吃你的大排檔吧,別他媽在這裏礙事。”

淩冽歪著頭,看著壯漢道:“你可別後悔,我告訴你,人有時候是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的。”

壯漢也是沒好氣的說著,推了淩冽一把道:“你他媽滾不滾,再不滾老子動手了!”

然而壯漢根本推不動淩冽,淩冽則是保持著從容的微笑,也是惹怒了壯漢,兩個壯漢高舉拳頭,那就是懟!

“怎么回事!你們在門口搞什么鬼!”

一道聲音傳來,一名中年男子從玉樓閣裏走了出來,這男子一身中國風的衣服,上面滿是精致的刺繡,用的那都還是金線,繡出來一只巨大的金老虎。

中年男子一臉淡然,濃眉大眼的男子,怎么看都有些生氣的感覺。

兩個壯漢,一看到這中年男子也是小雞見了老鷹,立馬就慫了。紛紛點頭哈腰道:“王老板,您怎么來了,我們正處理這個鬧事的呢。”

“對對,鬧事的,馬上就搞定!您別生氣。”

被稱作王老板的中年男子道:“我怎么跟你們說的!要打拉到後面打!別在門口整!”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