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排卵受孕不停的校花,强迫受孕成功

排卵受孕不停的校花,强迫受孕成功,金道吉大喊著,眼裏寫滿了絕望,但是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經把這些動過手腳的藥包系數摧毀了,為什么還會有這么大量的殘餘。

金道吉喊道:“這是假的!是你們故意做出來陷害我的!”

然而淩冽則是有些同情金道吉,明明死到臨頭,還要死鴨子嘴硬。說出來的話都跟電視劇裏那些人贓俱獲的反派一樣。

淩冽無奈的笑道:“你知道你失敗的最大原因是什么嗎?因為你根本不了解你所接管的仙草園。”

錢老板也是一臉嗤笑,看著金道吉的表情充滿了厭惡,道:“我們仙草園有一個規矩,所有運送的貨物都要多預備一些,以防運輸途中出現袋裝破損,如果破損就拿預備的更換,保證客戶拿到的時候都是全新,且最好的包裝,最好的貨物!”

金道吉一聽,這次想起,確實運貨清單上的貨物總量和次數確實有一定偏差,難道真是這樣?但是沒理由啊,就算有多的存留下來,那么理應也在自己清理倉庫時全部丟棄轉走了啊?

看到金道吉一臉想不明白的樣子,一旁的李平也是咧嘴笑道:“然後另一條規定是,破損的貨物,可以當做績效獎金或年終獎金讓送貨員保留,並留案記錄。所以這輛車還滿載著破損的藥包,而這些正是你無從下手的。畢竟已經變成私人物品了。”

金道吉也是怒不可遏,大聲喊道:“媽的!今天就算是死,也要帶走一個!給我上!”

金道吉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喊著那些黑衣保鏢拼死一搏,其實是准備趁亂自己逃走。但是金道吉沒想到的是,那些黑衣保鏢面面相覷,紋絲不動。

金道吉回頭大喊道:“你們聾了?我叫你們給我上!揍扁他們!”

然而帶頭的那個黑衣保鏢也是一臉的不悅,眉頭緊皺道:“你凶什么凶,老子早就不想幹了,要不是沖著你這傻逼,人傻錢多,我他媽才不幹呢。現在你那卡都給凍結了,我們還上個屁啊,你付得起工資嗎!”

帶頭的黑衣保鏢說著,其他那些黑衣保鏢也是紛紛點頭,隨後領帶一扯,也是作鳥獸散,還不忘紛紛嘲諷金道吉兩句。

“媽的,早就不想幹了!賊他媽囂張!有錢了不起啊!”

“就是,這傻逼,現在沒錢了,看你還囂張什么。”

“律師,律師也要錢的!保鏢也要錢的!就你這人品,沒錢,那我們立刻就走。”

黑衣保鏢們很快就走的一個都不剩了,只剩下金道吉愣在原地。

淩冽走到金道吉的跟前,道:“看到了吧,有錢確實是可以為所欲為也說不定,但是你一旦這么想,你就絕對不能有沒錢的那天。否則,等待著你的必定是截然相反的遭遇,與結果。”

金道吉也是說不出話來了,就這樣呆愣著。等待著最後的結局。

很快,錢老板叫來了警察,將金道吉抓走了。淩冽等人也是跟著錢老板和仙草園的幾名員工一起去了警局。

一到警局,就碰到了之前審訊淩冽的那個吊兒郎當的警員,那人一看到淩冽,也是冷哼道:“謔,還敢回來!我們還沒去抓你,你就自己過來了!”

說著,那警員就拿出手銬准備往淩冽手上拷。

然而一旁的李平也是將其攔了下來,道:“臥槽,你搞什么!他現在還是我們天京緝毒所罩著的!你動什么手!”

那警員也是瞟了瞟李平道:“你他媽也是喜歡放屁,別以為我不認識你,你他媽不就是之前送黑貨的李平嗎?給我一起抓起來!”

完了,李平把這檔子事給忘了,本來自己也還沒正式入職,也得到了天京才算。現在自己還就等於是“黑戶口”呢。

然而淩冽一個巴掌就把那個吊兒郎當的警員抽的眼冒金星。

旁邊一些警員也圍了過來,似乎打算動手。

那吊兒郎當的警員,甩了甩頭,惡狠狠的道:“你還敢襲警!好小子!這次不抓也得抓了!”

說著,在哪警員的一聲令下,也是一群警員一擁而上,准備拷淩冽,不過瞧著那來勢洶洶的樣子,明顯是想要先動“私刑”。

“他媽的!誰敢動他!老子第一個把他抓進局子!”

順著聲音來的方向看去,儼然是停職觀察的劉文正,旁邊跟著的正是唐鈺。

那幾個警員也是驚了,紛紛低頭,交頭接耳的低聲說著什么。

“臥槽,劉廳長不是被停職觀察了嗎?怎么出來了?”

“這和你說的不一樣啊!這下完了!”

“沒道理啊?咱們不是接到的副首長的聯系嗎?難道還有假不成?這不可能!”

看著那些交頭接耳的警員,劉文正也是大喝道:“他媽的你們這些小兔崽子,老子不在的時候都要上天了是吧,審都不審就抓!都不把法律放在眼裏了是吧!啊?”

那幾個警員也是不敢多說話,也是慢慢後退,唯獨那個吊兒郎當的警員沒有後退,似乎不是很怕劉文正的樣子,道:“劉廳長,我好歹也是副首長直接任命的,將來是要接你的位子的,我難道連抓人的權力都沒有了嗎?”

好家夥,副首長直接任命的,怕不是有些肮髒的利益交易。

但是劉文正絲毫沒有被唬住,啪的又是一個耳光,打在了這警員臉上,和之前淩冽打的正好對稱。

劉文正道:“你他媽幹了什么不幹淨的事情,心理沒點數嗎?還敢這么囂張!老子現在就把你革職了!”

那吊兒郎當的警員也是摸著紅腫的臉頰,大聲喊道:“你沒有這個權力!你被停職調查,而我是被副首長直接任命的!你辦不到!”

“但是我辦得到!”一旁的唐鈺,挺著胸,站出來說道。“我本身雖然是川省的,但我仍然是天京上頭任命的調查員,根據我的調查確證,劉文正劉廳長不存在不適當的行為,因此,從現在開始,正式複職!”

那警員一聽,也是面如死灰,這下完了。唐鈺看著那有些心虛的警員,也是挺了下一胸脯,冷聲道:“而且我還查出你大量的受賄,那金道吉就是你最大的受賄途徑,這次誣陷淩冽的事情,恐怕就有你在穿針引線吧!”

那警員也是一驚,大聲反駁道:“沒有!你沒有證據!不要亂說!”

“證據?”唐鈺也是冷冷一笑,拿出一份文件拍在桌子上道:“這份文件可不是我做的,是李桐做的,明白嗎?上面清清楚楚的記錄了你所有的受賄行為,以及私自的一些違法行為,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那警員拿著文件看了看,手不住的擅抖著,低下了頭。看著上面赫然的李桐的簽名,這吊兒郎當的警員明白,自己明擺著被拋棄了。

成為了李桐的棄子。

淩冽看著唐鈺道:“別浪費時間了,現在我需要把手續辦好,把我的人都放了。”

劉文正笑了笑,拍著淩冽的肩膀,一臉自信,同時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放心吧,你劉大哥來了,馬上給你搞定。”

之後,那警員自然是被革職,關進去了。

百草廬也再次解封,那些被抓的中醫也都被放了出來,一切再次回歸到了最初的時候。

但是淩冽也再一次深刻的意識到,權力,和金錢是他最需要的,為了和天京那幫想要整死自己的人對抗,是必不可少的。

錢!現在正是最需要的。

辦理完一切事務後,淩冽看向唐鈺,道:“唐小姐,我有事想要找金源會長,不知道能不能帶我去一下,你在的話,我想事情會更順利一些。”

唐鈺自然是立刻點頭答應,畢竟金源之前就跟她說過,要跟著淩冽。而且就金源現在的行動准則來看,金源能夠大義滅親也是絕對不會拒絕淩冽的合作的。

隨後兩人簡短的聊了一會,就決定前往金源商行,找金源進行對接合作。

但是所有人都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在警察局裏沒有發現金道吉的身影。按照道理來說,金道吉是最先被抓走的,現在應該已經早就到了才對,但是這裏並沒有金道吉的身影,甚至一點關於金道吉的事情都沒有說。

李桐的住處,

李桐正坐在沙發上,這沙發明顯就是特別高檔的那種獸皮沙發,看著就值不少錢,然而此時的李桐眼裏也是充滿了憤怒,一杯紅酒直接就憤而灑在了沙發上。

李桐朝著面前的金道吉怒吼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當初怎么跟你們說的!要你們小心,小心,再小心!結果你!不僅陷害淩冽失敗了,還讓淩冽和金源商行扯上關系,你這是在逼迫你爹站邊!為了不牽扯你搞出來的這種明顯就會被弄死的蠢事,你爹只能選擇跟淩冽。你這個唉氣死我了!”

聽著李桐的奚落,金道吉不敢吱聲,只是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低著頭。現在對他來說,能夠依靠的只有李桐了。

李桐從沙發上起身,開始來回踱步,道:“一些事情全被你搞砸了,要不是我搶在你到警察局之前把你救出來,你這輩子都完了明白嗎?惡意侵占他人財產,詐騙!再加上還是陷害淩冽!你這進去了,就別想出來了!”

金道吉也是滿臉的失落,李桐說的不錯,自己確實是太大意了,但是失敗的事情已經無法規避,金道吉做不出任何反駁。

李桐接著道,情緒漸漸緩和。:“接下來你現在我這裏躲幾天,我把事情給你處理好,你就能出去了。”

聽著李桐的話,金道吉的臉色這才好了一些,看著李桐道:“謝謝,桐哥,真是對不起。”

“對不起?”李桐本來已經消了氣,這一聽,又是氣不打一處來。“對不起有用嗎?你和警察說對不起啊?看他會不會原諒你?傻逼!現在只能看唐華那邊怎么處理了,你就呆在這裏等著吧,真是廢物。”

說著李桐走出了房間,准備出門給金道吉辦理一些事情。

然而金道吉坐在原地,緊緊的握了握拳頭,咬了咬牙,眼裏充滿了仇恨,道:“等著吧,所有瞧不起我的人,我都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唐鈺開著她的寶馬,帶著淩冽,一路來到了金源商行。

金源商行依舊是那兩尊玉獅子擺在門口,唯獨不同的是此時金源本人也站在了門口,似乎是早就知道兩人回來,在門口一直等待著。

金源一看到淩冽提著個手提袋下車,也是迎了上去,笑著道:“哈哈哈,淩神醫,等你很久了。快快快,裏面坐!”

淩冽也是笑著點了點頭,跟著金源走了進去。

其實淩冽在來金源商行之前還回了一趟百草廬,在百草廬的時候,帶了一瓶東西在身上。這也是這次的主要目的。

金源坐在那張鎏金的椅子上,看著淩冽笑道:“淩神醫,這次來應該是准備和我談合作做生意吧?”

淩冽笑了笑道:“不錯,我正有這樣的想法,這次來主要是給您看一下我的商品,然後希望您能夠投資,之後也可以由您進行渠道銷售。保准一本萬利!”

金源一聽到淩冽這么自信的說道“一本萬利”,也是有了興趣,道:“哦?什么東西這么神奇?”

說著,淩冽從手邊的一個手提袋中拿出來一個玻璃瓶子,裏面裝著白色的液體,看上去就根水一樣。

淩冽道:“不知道金先生喜不喜歡喝酒?”

金源這才心裏想到,原來是酒。不過在金源的心中,酒這種東西要賣怕不是比較難,首先很那做出品牌,沒有品牌人家也不願意買,畢竟買高檔酒就是為了面子,低檔酒人家都喝習慣的,誰回來買你一個剛剛出現,不知根底的東西。

金源搖了搖頭道:“我不怎么喝酒,應酬一般是交給我小兒子金元寶,他是專門負責我們金源商行的營銷部分的。”

淩冽笑了笑,拿出一個小杯,就給倒上了一杯,然後遞給了金源道:“不打緊,金先生喝一杯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