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回忆与母亲的二十年,母爱的突破

回忆与母亲的二十年,母爱的突破,金源依舊搖了搖頭,道:“我不行的,我也這么大年紀了,本來身子骨就不怎么好,酒這個玩意我是喝不了了,估計這一杯下去,之後的事情可能都談不了了。”

然而淩冽則是笑了笑道:“您喝一杯就明白了。”

金源見到淩冽這般,是再也不在好推辭。不過金源喝不了多少酒也確實,當年創業之初,金源也是為了應酬,胡喝海飲,也是把身體搞壞了,還因為這事住了不少醫院,花了不少冤枉錢,現在看到酒,金源還真開心不起來。

金源接過酒,先是聞了聞,清香撲鼻,確實是好酒。可是這濃烈的酒香味雖然饞人,但是感覺度數那自然不會低,金源有些膽怯道:“那個,淩神醫,我喝可以。那我要是身體不適了,還就勞煩你出手了。”

淩冽笑了笑道:“不打緊,金先生盡管喝。”

金源也是下定了心,一口飲下,全幹!

然而這一下口,也是酒香直沖頭頂,香味還縈繞在唇齒間,綿綿不絕。更重要的是那口感,輕柔如絲綢,無比順滑,在胸腔裏再度擴散開來的那股暖意也是無比溫柔。

金源驚了,看著那空蕩蕩的酒杯,滿臉的詫異,良久都出不出話來,一直支支吾吾的道:“這這這酒這怎么臥槽這不可能!”

金源的驚訝是有理由的,這酒有著糧食酒獨有的芬芳,以及那股子令喝酒愛好者那抗拒的沖勁!但是!喝下去之後完全感受不到酒精引發的副作用,甚至讓他感覺這裏頭根本沒有酒精!

金源驚訝的說道,立刻從椅子上起身,走到淩冽身邊,看著那瓶酒,道:“淩神醫,你不會在這裏面動了手腳吧!我現在這身子喝一杯就面紅腦脹了,怎么喝了你這酒竟然還一點反應都沒有?”

淩冽笑了笑,賣個關子道:“金先生可以試著多喝一點?”

金源這一聽,也是被慫恿著,講道理自己以前也是嗜酒如命,只是礙於身體的問題,已經戒了,然而剛才這一杯香醇無比的下肚,也是鉤得金源心裏癢癢的。

金源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您待會可以看著點啊!萬一出事就靠您了!”

金源說著,也是抄起瓶子就吹了起來。臥槽,見過吹啤酒的,吹白酒的還不多的。酒量好不說,酒量差一點的吹白酒,那就是找死啊,非得酒精中毒不可。

然而這自稱一杯就倒的金源,也是一整瓶吹下去,毫無壓力,不但沒有醉,臉不紅,心不跳的。就跟沒事人一樣,但是,金源喝的很爽!而且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這么爽過了。

金源咽下最後一口,順手就擦了擦嘴大聲道:“哈哈哈哈!爽!好久沒喝得這么爽了!”

看著金源一口氣吹完那么大一瓶白酒,一旁的唐鈺也是膽戰心驚,她也是知道金源現在的身體已經喝不了多少了,但是看著金源這么毫無壓力的喝著,她心裏也是有些放心。

奇怪的是,不單單只是相信金源確實現在喝了沒事,還有些也是對於淩冽的信任,沒有多說什么。

唐鈺道:“我說淩冽,你這酒到底怎么回事?”

“對對對!快告訴我!這是什么把戲?竟然又有酒味,能過癮,還能無限喝不會醉!啊,對了!還有嗎?再給我整一瓶成不?”金源也是意猶未盡的拿著那空瓶子,一臉嬉笑的看著淩冽。

淩冽也是再從袋子沖拿出一瓶,放在桌上道:“這酒是我之前就有研究出的一種藥酒的改良版,其中有很多藥物成份,但是我消除了這些藥物本身的味道,當這種酒裏的藥物成份與酒精一起進入血液中時,酒精就會被迅速的分解成水,可以說是絕對不會醉!千杯不倒!”

金源也是大笑道,兩只眼睛也是放著金光,道:“哈哈哈!這東西就是搖錢樹啊!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喝酒不用擔心身體,也不用擔心醉!這豈不美哉。而且喝起來還這么過癮,酒香濃鬱,哈哈,妙啊!”

說著,金源又拿起桌上那另一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淩冽道:“之前的酒還沒考慮有多好喝,我也是前段時間在某個小山村裏的時候,聯想到了一些方法,來中和有害的酒精,唯一的缺點,就是都分解成水了,可能跑廁所會比喝普通的酒還要來的勤快吧。”

淩冽說道一半,金源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尿意,這不說還真感覺不到,一說起來,那就急了。

金源急匆匆的跟淩冽說了幾句客套話,這就急急忙忙的跑廁所了,許久才回來。

金源回來之後,也是依然對淩冽的這酒贊不絕口,道:“這跑廁所算什么,這酒簡直就是極品!這賣出去絕對能夠大賺一筆!”

淩冽也是這么打算的,本來之前也給白老頭他們喝過之後,也是想辦法進行改良,這現在改良之後,不但能夠量產了,而且風味更佳濃鬱,清香,也是說是商業化的完美傑作。

淩冽道:“那么之後的事情我就交給您了,我相信以金源商行的財力,和銷售渠道,一定能夠將這個產品打開銷路,發散出去的。”

金源也是拍了拍胸脯道:“放心,沒問題,我馬上就聯系我那小兒子金元寶,讓他立刻回來,馬上開始准備這酒的營銷。不過這酒總要取個名字吧?”

淩冽也是想了想,但是想不出什么好名字,這酒又不醉,但是又好喝。名字還真不怎么好取。

唐鈺也是一個激靈,笑道:“我看這酒反正不醉人,簡直如夢似幻,不如就借用一個與之恰巧相反的名字,叫醉生夢死如何?”

“醉生夢死,但是千杯不醉!哈哈哈有點意思!”金源笑道,“這名字也是沒誰了,就這樣如何?淩神醫?”

淩冽也是笑了笑道:“就這樣吧,看似醉,實則生,覺亦夢,然不死。很好,很好。”

幾人也是拿著幾瓶醉生夢死,小酌了一會,之後才離開。和金源談好銷路之後,淩冽和唐鈺就離開了金源商行。下一步的目的地是運天商行,這次倒不是以營銷為主,而是打算讓秦爽幫忙一起進行量產制作。

有了金源投資的金錢,和運天商行本身不俗的行動力與人脈關系,加上淩冽的配方,相信很快這醉生夢死就能在市場上銷售開來,確立霸主地位。

兩人一路閑聊,開著寶馬到了運天商行門口,可是這剛到門口就發現門口停著許多陌生的車輛,旁邊還站著一個個黑衣保鏢。

淩冽還是認得這些人的,多半就是李桐那一夥的。

淩冽快速下車,走到門口,打算進去找秦爽,然而在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一個黑衣保鏢朝著淩冽怒吼道:“我們唐少爺正在裏面談要緊的事情,閑雜人等給我滾!別在這瞎湊熱鬧!”

淩冽環視周圍,也確實有些之前一直和運天商行有交易來往的老面孔,正站在一旁一臉無奈,似乎是都有要緊的事情,卻都被攔在外面了。

淩冽道:“這是運天商行?又不是你們家開的!你們有什么資格在這攔人?”

看著淩冽一臉義正言辭,那黑衣保鏢竟然不但沒有膽怯,反倒是笑了起來:“現在不是我們的!不一定待會不是!”

然而還沒等黑衣保鏢把話說完,一陣怒吼聲就傳了出來,明顯是秦爽的聲音。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們秦家沒那么好欺負!”

聽著,淩冽感覺不對,直接一腳將黑衣保鏢踢飛,沖了進去,一進去就看到唐華正站在秦爽面前,一臉咄咄逼人的樣子。

秦爽自然也是沒有好臉色,但是對於唐華的逼迫,似乎有些沒辦法。

“你在這幹什么!”淩冽大聲喊道,帶著唐鈺就往裏頭走。

唐華也注意到了淩冽,同時也看到了唐鈺,但是這次卻沒有之前看到唐鈺時那般膽而是絲毫不在意,反倒是臉上還揚起了一絲笑意。

唐鈺看著唐華,也是一臉的不悅道:“你在這裏做什么!還嫌之前吃的苦頭不夠多嗎!”

唐華聽著唐鈺的那些話,也是笑的更加詭異了,緩緩的走到了唐鈺的跟前道:“姐,我現在已經不是之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唐華了,我告訴你,我現在也是調查員,副首長李煜親自指派的,前來調查運天商行來路不明的資金關系。”

“胡說!我們運天商行行得正坐得直!從來沒有來路不明的資金關系!都是正兒八經的生意掙來的!”

然而唐華也是直接從衣兜裏掏出一份文件,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嚇得秦爽也是微微一顫,唐華道:“那這是什么!副首長剛上位就圍剿排除了一個巨大的地下交易黑市,裏面非法販賣大量的古董文物,甚至還經營人口買賣!而且我們可以斷定的是他們的資金來源就是來自你們運天商行!”

“不可能!你誣賴我們!”秦爽也是氣紅了臉,緊握的雙拳瑟瑟發抖。

淩冽也自然不會相信的,之前他和呂美玲以及李平是曾經潛入過那個地下黑市的,不可能和運天商行有聯系。最重要的是要說有聯系,那也是和朝陽集團的聯系,八竿子打不到一塊。

看著淩冽一臉不服其,唐華也是囂張的繼續說道:“我們抓獲了幾名犯罪人員,裏頭的人也承認了,他們背後的支持者就是運天商行,包括那表面上的肉鋪店面也是在運天商行旗下的!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秦爽有些憋屈,也是咬了咬嘴唇,確實那肉鋪的地皮的確是屬於運天商行,但是之前是已經售賣出去了,但是這幾天,突然那邊的老板就又將地皮當給了運天商行,名義上並不屬於運天商行,但是那老板竟然在秦爽不知道的時候,簽署了協議,吧地皮直接交予了運天商行這邊。

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淩冽看了看秦爽,大概猜出秦爽肯定是被設計陷害了,而且還有苦說不出來。

但是淩冽現在還不太了解事情的經過,沒有辦法。

唐華也是囂張的看了看淩冽,然後走到秦爽身邊,摸了摸秦爽的下巴,道:“來人!帶走調查!”

說著,幾個黑衣保鏢這就走到秦爽身邊,將其控制住,准備帶走。

淩冽直接一手抓住正准備離開的唐華,也是十分用力,唐華瞬間就痛得叫了起來。“臥槽!松手!”

淩冽沒有立刻松手,而是用十分冰冷的眼神看著淩冽,十分銳利,仿佛要把唐華刺穿一般,唐華也有些松了,叫都沒敢繼續叫了。

淩冽冷聲道:“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她一根毫毛,我定讓你後悔到下輩子!”

唐華也似乎是被淩冽給震住了,也是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是依法辦事,自然不會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聽到唐華這么說,淩冽才不情願的松開了手,然後走到秦爽身邊,低聲道:“等我,我會救你出來的,很快,很快”

秦爽也是眼睛裏微微有些濕潤,看著淩冽點頭道:“嗯!我等你。”

說完秦爽就被唐華帶走了,目的地自然是警察局。那邊淩冽也立刻打了個電話跟劉文正打好了招呼,讓他照看著點秦爽。

劉文正自然是一口答應了下來,已經經由唐鈺之手複職的劉文正,現在已經不會畏懼了。

一切准備完畢之後,淩冽拉著唐華就往外走。

唐鈺也是有些疑惑的問道,眼神也是有些擔心,畢竟這事牽扯也不運天商行是百草集團重要的支撐,運天商行倒下了,那么百草集團也等於是被砍掉了一條腿。

唐鈺道:“你打算怎么辦?接下來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啊!”

淩冽眼神依舊冰冷,語氣有些冷漠道:“線索可以找,而且我知道該怎么找!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

淩冽眼神冰冷的看著唐鈺,讓唐鈺也感覺有些不寒而栗,淩冽道:“就算唐華是你弟弟,這次,我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他的”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