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年后突破刘香芝13到24,婚后跟爸爸做了那种事

年后突破刘香芝13到24,婚后跟爸爸做了那种事,砰!砰!砰!

那些個壯漢明顯也是經過特殊訓練的,反應速度非常快,面對突然情況,直接掏出了手槍,開始射擊。

然而那個身影也是快速移動,躲開了射擊。

唐華定睛一看,眼前這個人他並不認識,但是聽說過,這如同鬼魅般敏捷的身姿,正是淩冽的徒弟之一,宋超輝。

唐華嗤笑道:“看樣子淩冽還是並不蠢,還是知道我根本不在乎人質,於是就派你來的吧。”

但是唐華唯獨有一件事情不明白,究竟宋超輝是怎么找到唐華所在地的。“我應該沒有留下什么線索,你是怎么找到這裏的?如果是淩冽親自來,我覺得能接受,但是就憑你?”

宋超輝也是一邊說著用及其細微的動作,慢慢朝著唐鈺的方向移動,一邊說話吸引唐華等人的注意力,道:“沒辦法,咱們那有個美女,那是必須要監視咱師傅的一舉一動的,你們那通電話老早就被記錄了,要找到你們不知道多簡單。”

宋超輝說的正是黎嫣然,黎嫣然本來就是要把控淩冽每天的行程以及動向的,否則淩冽這人一出去,根本就找不到人。

然而就在宋超輝即將到達唐鈺身邊時,那些個壯漢也是掏出戰術匕首,一擁而上。朝著宋超輝展開攻擊。

宋超輝不慌不忙,只是微微歎了口氣道:“哎,又得動手了,真麻煩。”

宋超輝掏出一把戰術匕首,也是快速的揮舞幾下,將唐鈺身上的繩子隔斷,然後一記掃堂腿,直接將沖在前面的壯漢絆倒,然後大喊道:“跑!下頭有人接應!”

唐鈺也是當機立斷,立刻就奪門而出,唐華看到也是有些心慌,立刻大喊道:“媽的!快給我追!”

然而宋超輝直接擋在了門口,一臉笑意道:“哦呀,想追,還得先過我這一關!”

唐華也是怒不可遏,大聲道:“媽的找死!給我上!出了人命我負責!”

那幾個壯漢一聽,也是紛紛冷笑了起來。本來這些人多半就是在逃的一些逃兵,或者前恐怖分子,都是搖錢樹組織借給唐華的人,既然大少爺發話了,他們自然也就不太顧慮了,殺!

那幾個壯漢也是一臉凶狠,招招致命,無一不是朝著宋超輝的要害襲來,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變成了冰冷的屍體了。

幸好宋超輝身形矯健,本身身材矮小也變成了優勢,在壯漢之間來回穿梭,如入無人之境。

高手過招,招招致命。

宋超輝不斷地閃躲著那些致命的攻擊,一邊找准機會,冰冷的戰術匕首,直接朝著一個壯漢的腰間一桶,然後迅速抽出,躲開隨之而來的攻擊。

就這樣反複,那些個不可一世的壯漢就已經遍體鱗傷,捂著傷口一臉痛苦。

然而宋超輝則是一臉笑意,粗氣都沒喘一口,道:“你們這還不夠我打的,生化戰士我都打過了,你們又算什么?”

那幾個壯漢也是面露難色,在搖錢樹組織裏,他們只不過是末端的末端,也沒對付過什么厲害角色,本來看著這宋超輝感覺就是個小矮子。

哪裏知道,這小子這么厲害。

那些壯漢也是紛紛道:“少爺,這事我們搞不定了,您看著辦吧。”

說完,那些個壯漢也是紛紛倒地,當然並不是說宋超輝下手太重,而是這些個原本就是逃兵的家夥機靈,裝死了。

宋超輝笑著,慢慢的走向唐華,笑道:“放心,我不會殺你,也不會打你,我只是幫師傅給你帶句口信。”

口信?唐華雖然害怕宋超輝對自己下手,但是此時更恐懼的是淩冽帶的口信,自己為了巴結搖錢樹,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讓李桐幫了不少忙,第一個任務就是拖住淩冽,最好是就這樣讓淩冽“行動不便”。

但是這口信極有可能讓唐華的任務功虧一簣。

宋超輝笑道:“師傅說,他現在已經在會場了,多謝你幫他制造了不在場證明,省了不少功夫。”

唐華一臉驚恐,自顧自的喊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淩冽我又派人監視!他根本沒有離開小區!”

然而宋超輝笑了笑,道:“你可以讓你的手下再看看。”

唐華顫抖著,通過耳麥,詢問那頭的消息。

那頭也是聲音有些微微顫抖道:“少爺,那邊的人,不是淩冽,是陸天明,他轉過頭來的時候,臉突然就變了”

唐華驚了,自己不但沒有阻止淩冽,反倒是被耍了。

宋超輝也是面帶笑意,走到了呆若木雞的唐華身邊,道:“易容術,沒見過吧,不過之後基本暫時沒你什么事了,你先睡會把。”

說著,宋超輝一記手刀,打在了唐華的後頸,唐華也就這樣直接失去了意識,倒在了地上。

然後宋超輝走的時候帶上了面罩,往裏頭丟了一顆點燃的藥丸,藥丸迅速散發出濃煙,那些裝死的人在聞到之後也是立刻失去了意識。

宋超輝將門鎖上,然後打通了淩冽的電話。

“師傅,一切都搞定了,唐小姐已經救出來了,現在應該已經上了嫣然姐的車,估計走遠了吧。”

正在會場裏的淩冽笑了笑,道:“很好,幹得不錯,有事我再聯系你。”

說完,淩冽掛斷了電話。

此時的淩冽已經身處在地下拍賣會的會場,這次不同於之前那一次,人沒有那么多。但是全都是戴著面具,穿的特別雍容華貴的人。

淩冽也穿著一套高檔西裝,摟著一旁貴婦人一般的呂美玲,兩人都帶著面具,由於淩冽派陸天明制造了在家的假身份,這次安保們也是放松了一些警惕,兩人很快就進來了。

一到會場,坐下後,呂美玲也是飛快的拍開淩冽的手,低聲道:“摸夠了沒!回去剁了你的手!”

淩冽也是笑了笑,左右張望著,低聲道:“那怎么夠,論演員的自我修養,肯定要帶入角色,演得真實啊,你設定上可是我老婆。”

呂美玲也是沒好氣,臉頰一紅,哼道:“去死吧!我好繼承你的遺產!”很快場內的人基本就到齊了,也是坐無空席。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今天的重頭戲,至於台上現在正在努力表演的幾個脫衣舞娘,倒沒什么人關注,紛紛在交頭接耳談論著今天到底有哪些寶貝。

淩冽也是津津有味的看著那些脫衣舞娘賣力的表演,不知從哪掏出來一包瓜子,就這樣嗑了起來。

呂美玲也是一臉嫌棄的看著淩冽道:“瞧你這樣,色眯眯的還嗑瓜子,還演員自我修養呢,哼。”

淩冽也是笑了笑,將一顆瓜子仁丟進了嘴裏道:“你懂什么,我現在就是演一個好色又土氣的一夜暴富土老板,懂個屁啊你。看著!”

說著淩冽就繼續嗑起了瓜子,別說,還真有個人看著淩冽這樣,就走了過來。

那是一名西裝革履的男人,帶著一個兔子面具,面具外面還很奇怪的戴了一副眼鏡。男人看著正在嗑瓜子的淩冽,也是笑了笑道:“這位先生,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淩冽瞟了這男人一眼,也是冷哼道:“50萬。”

男人雖然臉上帶著面具,但是能夠感受到那面具下的笑意,只見男人就這樣坐了下來,然後寫了一張支票,遞給了淩冽。

男人道:“這位先生你好,我是搖錢樹的“兔子”,看樣子先生好像很喜歡女人,於是我想著要不要私下推薦一些給你。”

這兔子其實也是看淩冽一股子色胚樣,但是穿著打扮上看,儼然就是個一夜暴富的土老板,這種往往出手闊氣,不顧後果,是最好的客戶。

淩冽看了一眼兔子,微微皺眉,冷冷道:“誰說我只喜歡女人了,女人,寶貝,還有那玩意,我都喜歡!”

兔子聽著淩冽的話,微微有些察覺到一絲違和感,雖然覺得淩冽有錢,但不至於這么有錢吧,什么都玩?這么虎?

兔子沒有再繼續說什么,因為拍賣會開始了。

果然走上來的又是之前拍賣會的那個主持人,只不過現在他換了個發型,甩著長長的辮子,走上台道:“各位尊敬的來賓,歡迎來到本次搖錢樹組織下的拍賣會,希望大家這次也能夠玩的盡興,買到各自想要的商品。”

主持人微微鞠躬,然後伸出手向舞台左邊,用那十分熱情洋溢,富有穿透力的聲音大喊道:“那么事不宜遲!讓我們看看今天的第一件商品!”

隨後也兔女郎模樣的女性走上台來,端著一個玉盤,而這玉盤上則是放著一個古樸的打火機。

主持人隨之道:“這是某位元帥級別的偉大人物,曾經用過的打火機,保存十分完好,甚至還擋過一顆子彈,是不可多得珍品啊,起拍價50萬,各位可以開始競價了!”

明顯這東西肯定是吹過的,先不討論這搖錢樹是否真的有能力搞到這樣的東西,至少這玩意別說銷路了,買回來基本也賣不出去,沒有多少人會傻到想買的。

然而有那么一個人喊了一句,那人穿著一身外裝,看上去似乎是那種腦殘粉。開口便是100萬。

然而淩冽知道,這兔子必然是自己想要深入挖掘的必要途徑,於是為了唬住兔子,淩冽張口就大喊道。

“一千萬!”

全場也是嘩然,很多老玩這些的人也明白,這東西並不值這個價,這喊一千萬的人要么就是傻,要么就是故意跟這個軍服男人搶東西。

然而那軍服男人也是咬了咬牙,看著淩冽,但還是沒有繼續喊價。

很快第一輪文物這邊就快過去了,所有的東西一上來,淩冽都是一頓狂喊。動不動就是壓別人10倍,所有的東西都給淩冽拍下來了。不過幸好搖錢樹這邊是拍賣會結束之後統一付款。

而且搖錢樹的實力這么龐大,是沒有哪個傻逼會願意欠搖錢樹的錢的。除非,是淩冽這種人。

兔子看著淩冽,那面具下的眼神竟然有些尊敬。

兔子緩緩道:“先生,不知怎么稱呼?”

淩冽看都沒看兔子一眼,裝出很忙的看著台上的樣子,道:“叫我比爾蓋不對,叫我啤酒蓋子吧。”

兔子也是有些懵,哪有叫啤酒蓋子的,這么怪異。但是畢竟這是大金主的外號,想叫什么就叫什么,他才不會在意。

然而就當馬上要進入第二輪,毒品交易的時候,突然發生了一些小變故,一個兔女郎急匆匆的走到了台上,跟主持人交頭接耳起來。

主持人也是面露難色,隨後故作笑容的大聲道:“各位,真的十分不好意思,是我們這邊的差錯,今天的毒品部分無法進行了,之後我們會將補償送到各位的府上的。”

呂美玲一聽,就覺得有些奇怪,於是悄悄給淩冽使了個眼色,道:“哎,這地方真無聊,我還是回去吧。”

淩冽也裝作很不在意的樣子,揮了揮手道:“去吧,去吧!”

說完,呂美玲就走了,然而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呂美玲悄悄的溜到了後台,與早就混入其中的李平接應。

兔子看著淩冽道:“啤蓋子先生,您有身材那么好的伴侶,還不知足嗎?”

呂美玲確實身材非常好,前凸後翹的,兔子這也是在試探,這所謂的“啤酒蓋子”先生究竟有多貪。

淩冽自然也是察覺得道這人在試探他,於是很輕浮的道:“哼,這種已經玩膩了,這都多少個了?趕明個就換了!”

好家夥,換的這么勤快的。兔子也是再次刷新了對於淩冽的認知,這就是一塊大肥肉啊,隨便砍一刀,嘩嘩的就流油啊。

兔子忍住想要狂笑的喜悅,低聲道:“蓋子先生,其實咱們搖錢樹還有一場更加深層的拍賣會,就在這會場裏面,我看蓋子先生,也與我有緣,要不咱們進去瞧瞧?”

淩冽本來的目的,就是找出背後與這搖錢樹勾搭的人的證據,唐華的證據已經確鑿,如果能拿到李桐的,自然是正好。

於是淩冽道:“那好吧,你前面帶路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