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的森林,乳山为什么是母爱圣地

妈妈的森林,乳山为什么是母爱圣地,淩冽跟著兔子,一路往裏走,路上還正好碰見了正端著一些酒水的李平。李平是混了進來當服務員,但是李平見到淩冽的時候,卻是一臉慘白。

李平道:“先生,需要飲料嗎?”

淩冽看了看李平,又看了看那些飲料,赫然一個杯子下面壓著一張小小的被折疊過的紙條,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淩冽很自然的拿起那杯香檳,快速的取走紙條,轉身就走。

然後和兔子說道:“嘿,老子想上廁所了!帶我去廁所!”

兔子自然也是不敢怠慢這大金主,立刻就領著淩冽到了廁所,然而這廁所還真他媽不是一般的厲害,用來做什么的那是一看便知。

一條走廊,全是廁所,左右全是房間,淩冽隨便打開一個沒人的,進去一看,哎喲。這碩大的房間裏,啥玩意都有,床啊,冰箱啊,什么的。赫然最裏邊才是個馬桶。

聽著從隔壁傳來的陣陣嬌喘,淩冽也猜到這所謂“廁所”還真是多功能的。

兔子向淩冽微微鞠躬,然後道:“蓋子先生,我先退下了,我就在門外,之後我們再繼續前往吧。”

說完,兔子就退了出去。

淩冽這才坐在馬桶上,喲,這馬桶都是純金的,感覺坐著真爽。

淩冽緩緩打開手中的紙條,上面的字跡十分淩亂,似乎是李平慌亂之下寫上的。

“我們被發現了,已經有幾個弟兄被抓了,呂美玲也被抓了。但是我還沒被發現,我接下來會跟蹤一個毒梟,哥,你快走吧,你估計危險了。”

看著紙條上的字,淩冽也是有些感慨,之前那般膽小怕事的李平,現在也能冒著生命危險去跟蹤毒梟。

但是同時淩冽也對呂美玲等被抓的人感到十分擔心,畢竟幹臥底這行被抓到了基本就凶多吉少,況且這是搖錢樹組織下的拍賣會。看李平慌亂的字跡和內容來看,估計這些人也是回天無術了。

但是淩冽是不會放棄的,特別是呂美玲,自己救過一次的人,哪會這么輕易的就讓她死!

淩冽准備好之後,走出了房間,兔子果然就在站門外等著。

兩人簡單的聊了一會之後,繼續前往秘密的深層拍賣會。

很快兔子帶著淩冽到了一處房間門口,這房間恐怕是這地下最大的房間了,光門的大小就是普通門的三倍。

兔子輕輕的敲了敲門,道:“兔子采到了蘑菇,大野狼可以開飯了。”

兔子說著暗號,哪門也是緩緩的打開。

淩冽也跟著兔子的步伐走了進去,這房間裏頭也是富麗堂皇,與外頭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房間裏很大,擺滿了各式各樣珍奇稀有的東西。

而正中間有一張圓桌,圓桌旁邊圍坐這一群人,紛紛帶著各種動物面具。

兔子看向一個帶著狼頭面具的人,在其耳旁說了幾句。隨即那狼頭便做了個手勢,招呼淩冽。

狼頭道:“蓋子先生,請坐吧。”

淩冽坐下後,周圍的人也是紛紛看著淩冽交頭接耳,似乎不是很歡迎淩冽這種來路不明的人。

狼頭咳嗽了一聲,周圍也安靜了下來,狼頭這才緩緩道:“剛才我們在會場裏找到了許多條子”

說著,狼頭就招呼兩個帶著羊頭的壯漢,拉著三四個青年就走了上來。青年們都蒙著眼睛,堵住嘴,五花大綁。而那兩個壯漢則是帶著羊頭面具,拿著手槍。

狼頭打了個響指。

砰!砰!砰!砰!

幾聲槍響過後,那幾個青年直接被爆頭,不由分說。淩冽看著也是觸目驚心,強忍著心中的憤怒,現在還不是時候,既然知道這狼頭不是好東西,那么一起被抓的呂美玲就很危險,自己不能輕舉妄動。

狼頭緩緩道:“這幾個人都是條子,企圖竊取我們這裏的情報,把我們供出去。”

狼頭說著,他旁邊一個帶著豹子頭面具的男人也應和道:“竟然有這種事!你們怎么辦事的!萬一我們的真面目暴露出去了!那我們都得玩完!”

然而豹子頭還在說話期間,狼頭就將手槍抵在了他的頭上。

豹子頭有些慌張道:“等一下我”

砰!

話還沒說完,豹子頭就倒在了地上,血流了一地,還濺到了他身後的一個鸚鵡頭面具一身的血。

鸚鵡頭面具似乎有些不悅,也是道:“拜托你下次小心點好嗎?每次都這樣,我都換了不知道多少次衣服了。”

那鸚鵡頭說著,起身准備去換衣服,走的時候掉下了一支筆,但是周圍的人的注意都在豹子頭身上,只有淩冽注意到了。

淩冽趁人不注意,快速的撿起了那支筆,塞進了口袋裏。

狼頭道:“這王八蛋也是個臥底,今天的條子都是他引來的。”

狼頭說著,面具下的眼睛裏也是充滿了怒意,繼續道:“但是也多虧這王八蛋,我們這次還入手了一件特別高檔的商品。”

狼頭拍了拍手,兩個帶羊頭面具的壯漢這就拉著呂美玲走了進來。此時的呂美玲也是衣衫不整,頭發也亂蓬蓬的,顯然經過了一番搏鬥。此時被五花大綁的,反而顯得身材根據誘惑。

周圍的一些人一看到呂美玲也是眼前放光,紛紛道:“極品啊!我要了!”

“放屁!你一個小商人買得起嗎?我的了!”

“你當個官了不起啊!我要了!”

周圍的人吵鬧著,也讓淩冽得知了不少的訊息。

但是兔子似乎注意到了,這呂美玲似乎就是淩冽之前的女伴,兔子也是做了多年的人販,記人的功力那可以說是過目不忘。

兔子疑惑的問道:“蓋子先生,這位女士似乎是你的女伴啊?為何她會是個條子呢?請你解釋一下。”

隨著兔子的聲音,所有人都停止了對話,看著淩冽。

尤其是那狼頭,眼神十分冰冷,手中的手槍已經對准了淩冽,冷聲道:“我希望你能給出一個讓大家滿意的解釋。”

淩冽沒有慌亂,但是也遲遲沒有動靜,要知道現在一個小細節出了問題,自己雖然可以脫身,但是計劃就失敗了,呂美玲也會死。

於是淩冽長呼了一口氣,道:“哎,本來,我是不想說的。”圍著圓桌坐著的人,紛紛看向淩冽,眼裏充滿了懷疑,一來淩冽又是兔子剛剛才帶來的,二來,突然和條子扯上關系,自然是多了一份警惕。

其中一個帶著動物面具的人問道:“你倒是說啊,有什么不敢說的?除非你就是條子!”

這人這么一說,也是讓周圍的人更加警惕了,那狼頭手裏的手槍也越握越緊,手指已經扣住了扳機。

淩冽搖了搖頭,看向呂美玲道:“其實吧,我這人就是喜歡刺激,懂嗎?她確實是女警,但是其實已經被我調教得服服帖帖了,這次可能是誤會。”

狼頭笑了笑,道:“我可以相信你現在說的話,但是你依然沒有證明你不是條子。”

說著,狼頭招呼著那些羊頭壯漢,又拉了一個青年上來。這青年淩冽也有印象,是天京緝毒所裏的。

狼頭道:“按你的說法,這女警是你的玩具,你應該下不了手,但是這男人你總沒興趣吧,殺了他,證明你自己。”

說著,狼頭將手槍一轉,遞給淩冽。

淩冽看著手槍,愣了一秒,然後笑道:“不需要。”

狼頭一聽也是微微有些怒氣,道:“你什么意思?”

淩冽笑了笑,起身走向那被五花大綁的青年,道:“我殺人,從來不用這些玩意。”

說著淩冽直接將真氣灌入自己的手指,飛快的朝著青年的胸口插去,插出一個小洞,流出一些血。

青年在那一瞬間,表情似乎定格在了那一瞬間,瞳孔微張,直接倒在了地上。

羊頭壯漢看了看,摸了摸青年的脖頸,然後微微有些驚訝的朝著狼頭點了點頭。

確實死了。

狼頭語氣裏也開始夾雜著笑意,道:“可以,很不錯,看不出蓋子先生還是習武之人,是在下逾越了。”

說著,狼頭將手槍遞給了兔子,然後伸手示意淩冽坐下。

待到淩冽回到座位,狼頭才緩緩道來:“那么既然這女警是蓋子先生調教的玩具,那么我們也就物歸原主吧,畢竟咱們也不是什么野蠻人。”

然而周圍那些人一聽,也是一個個都有也不情願。呂美玲這般的美人,說沒就沒了,但是盡管有些怒氣,對於狼頭的決定他們還是不敢違抗的。

狼頭繼續道:“但是這次由於有條子參與到其中,所以恐怕咱們的活動只能改為下次進行了。”

周圍的人也是面面相覷,紛紛點頭。然後各自從口袋裏掏出一些東西放在了桌上,有的是戒指,有的是項鏈之類的。

狼頭看到淩冽沒有動靜,於是道:“蓋子先生,這是我們這的規矩,必須留一件可以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在我們這裏,以防萬一,你懂的。”

好家夥,還真是做的徹底,萬一有人背叛,那就直接吧那人捅出來,真是穩妥。想必自己剛才撿到的鋼筆就是信物吧。

但是淩冽確實不太好交,銀針什么的太容易暴露了,畢竟自己名氣也挺大。淩冽轉念一想,想起之前自己有救過一堆母女,其中那母親曾經給了淩冽一塊玉佩。這時候就交這個吧。

淩冽左找右找,終於找到了這個玉佩。

然後放在了桌上,然而這一放上桌,頓時氣氛就冷峻了下來。

狼頭看著那玉佩也是頓時兩只眼睛都支了,聲音也變的顫抖了起來,道:“這這玉佩,蓋子先生,您是從那得來的。”

淩冽也是遊戲疑惑,但沒有表露出來,這玉佩自己看著也沒什么奇怪的地方,也算不上稀世珍寶,雖然微微有些靈氣,但為何這些人會如此忌憚?

淩冽道:“這玉佩是我一個朋友,朋友送我的。”

聽到這裏,那周圍的人也是肅然起敬,之前對於呂美玲被淩冽橫刀搶走的人,也再也沒有對淩冽產生敵視的感覺,反倒是有些畢恭畢敬。

之前不可一世的狼頭身上,那份冷峻的樣子也悄然消失,他低聲道:“那個,蓋子先生,這玉佩是我們搖錢樹最高層的幾人才擁有的玉佩,您這朋友”

淩冽這么一聽,也是仔細的瞧了瞧那玉佩,上面果然有著雕刻出一顆搖錢樹的模樣。但是讓淩冽沒想到的是,那女人竟然是搖錢樹的人。為何她會落魄到沒錢治療帶著女兒在那兒等死?

還是說這裏面另有陰謀?

淩冽沒有多想,畢竟現在也找不到她了。

隨後眾人也是對淩冽阿諛奉承了幾句,決定下次再進行活動,這次就讓淩冽先帶著呂美玲離開了。

至此,啤酒蓋子這個名字也算是在搖錢樹裏面被眾人所知曉了。

離開搖錢樹的時候,也是兩個羊頭壯漢帶著一堆屍體,領著淩冽到後門離開,一路上呂美玲都面如死灰,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淩冽試探性的問那兩個羊頭壯漢,道:“這些屍體你們一般怎么處理?”

羊頭壯漢也是在剛才的會議裏的,也是知道現在這啤酒蓋子先生在搖錢樹裏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於是畢恭畢敬的說道:“蓋子先生,這些我們一般都會剁碎了喂狗,保准不會留下什么線索。”

臥槽,剁碎了喂狗,這些個王八蛋還真是心狠手辣。

淩冽仔細的敲了敲,看到了那個被自己捅了一指的青年,道:“那這具屍體就給我吧,我你看,我調教這女警需要一點刺激。”

兩個羊頭壯漢也是互相看了一眼,道:“蓋子先生還真是變與眾不同啊。行,您拿去吧,不過您就這么在路上,怕是有些不方便,不如我們幫您送去?”

淩冽道:“不用了,就讓他!讓那小子幫我送吧!”

淩冽正好一眼瞟到准備開溜的李平,李平也是一驚,但發現是淩冽和呂美玲之後也是稍微鎮定了一些。

隨後羊頭壯漢們也並未有什么懷疑的地方,畢竟這啤酒蓋子先生說不定以後就是他們老大了。

隨後李平駕車,帶著呂美玲和淩冽離開。

呂美玲這才有些晃過神來,惡狠狠的看著淩冽道:“你這殺人犯!”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