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母爱深深,深刻的母爱

母爱深深,深刻的母爱,淩冽也是無奈的樣子,也不好說什么。

呂美玲也是一把揪住了淩冽的衣領,道:“你這殺人犯!你殺了一個人你明白嗎!”

呂美玲看著身旁那早已沒有氣息的青年,眼裏開始有淚水在打滾,道:“你救不了其他人我明白,但是你卻親手殺了他,我不能明白!也不想明白!雖然我們做臥底,就有了死的覺悟!但是”

淩冽也是笑了笑,摸了摸呂美玲的頭,試圖安慰她,然後道:“放心,他沒死。”

淩冽一句話也是讓呂美玲徹底愣住了,但是無論呂美玲怎么看,這青年早已沒有了呼吸,面無血色,分明就是死了。

淩冽直接一掌拍在青年身上,青年也是眼睛猛然一怔,然後開始劇烈的咳嗽,咳出一塊血塊。

淩冽道:“我之前插了他的死穴,但同時用真氣凝住他的血,堵住了血管,造成了他死亡的假象,不過他現在還是挺危險的,讓他在家靜養,一個月別想再出任務了。”

看著死而複生的青年,呂美玲也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連忙開始照顧那青年,淩冽則是微笑著,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計劃。

最終李平駕車回到了天京緝毒所暫時租的那棟公寓,回到房間內,許隊也是一臉凝重,想必李平早就已經將事情告訴許隊了。

李平道:“許隊,我們回來了。”

許隊點了點頭,伸手示意將那死而複生的青年帶進去休息。轉而看向淩冽道:“淩小兄弟,這次真是謝謝你,如果沒有你,別說這他,可能美玲也會死在那裏。”

淩冽搖了搖頭,眼神裏還是有些許的落寞,道:“許隊言重了,我本可以救下所有人,然後突圍出來,但是我沒有這么做,我還是選擇了優先。”

然而許隊卻是點了點頭,輕輕拍了拍淩冽的肩膀道:“你的選擇沒有錯,他們花費了這么多人生,就是為了這次任務,你如果帶著他們突圍,他們反而會不願意吧,現在只有將任務成功,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吊唁。”

淩冽點了點頭,隨即想到了在哪裏撿到的鋼筆,於是趕緊拿出來給許隊看了看。道:“許隊,這是我在搖錢樹的深層拍賣會上撿到的鋼筆信物,您看看有沒有印象。”

許隊接過淩冽遞過來的鋼筆,仔細的瞅了瞅道:“這鋼筆我還真”

然而看了一會,許隊頓時大驚失色,臉上一會驚訝,一會憤怒,良久才說出話來,道:“這是只有豫州的政府機關才能有的定制鋼筆,而且恐怕是高層”

淩冽也大概明白了許隊的話,於是試探性的問道:“大首長現在也是處於停職調查的階段,也就是說”

許隊點了點頭,道:沒錯,只有一個人有辦法擁有這個東西,那就是副首長,李煜。

淩冽眼裏頓時揚起了信息,拿起那支筆,就往外走去,道:“許隊,這次我容我先救秦爽,之後我定會幫您徹底挖出搖錢樹組織!”

說完,淩冽飛快的跑了出去。

淩冽找到了剛剛才下樓停車的李平道:“馬上帶我去警察局!”

李平也是一臉無奈,道:“早說啊,哥,我才停完車。”

雖然有些無奈,但是對於淩冽的要求,李平是不會拒絕的,於是駕著車,趕緊帶著淩冽趕往了豫州警察局。

一到警察局,淩冽也是馬不停蹄的沖了進去,之前的警員也沒有打算攔淩冽的樣子,畢竟現在是劉文正重新掌權了,那個還敢囂張。

淩冽飛快的跑到了廳長辦公室,直接推門進去。

裏頭的劉文正一看到淩冽,那也是喜笑顏開道:“淩老弟?你怎么來了?”

淩冽笑了笑道:“劉大哥,我找到能解除秦爽運天商行冤屈的證據了。”

說著,淩冽就把那支鋼筆拿了出來,放在桌子上。劉文正一看到那只鋼筆也是臉色一沉,道:“你在哪搞到這只鋼筆的?”

淩冽道:“在搖錢樹組織的地下拍賣會上,一個帶著鸚鵡面具的人拉下的。我就撿起來了。”

劉文正想了想,道:“你可知道這鋼筆的來曆?”

淩冽一臉從容不迫的說道:“自然,這鋼筆就是李煜的,沒跑了。”

劉文正也是歎了口氣,道:“沒錯,這鋼筆明顯只有李煜才有,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把這鋼筆作為證據,那么就等於直接暴露了你去過地下拍賣會,這樣的話,僅僅會讓李煜下位,但是你自己你想清楚吧。”

淩冽想了想,確實是這樣,自己的名聲淩冽倒不是特別在意,公道自在人心,但是劉文正這么一說,淩冽意識到另一個問題,如果現在利用鋼筆讓李煜下位,自己在搖錢樹裏的身份極有可能暴露,任務很有可能就會直接失敗,最壞的結果,自己還會被搖錢樹的人追殺。

如果和全力的搖錢樹對抗,恐怕,憑淩冽現在的財力,還敵不過搖錢樹。

但是淩冽現在必須要把秦爽救出來!

淩冽仿佛下定了決心,劉文正看了看淩冽,也是無奈的歎了口氣道:“這樣吧,你也先別急著吧李煜弄下台,要也要吧李煜和李桐兩個人一起,留一個,今後的日子都不會好過。秦爽那邊我可以讓你保釋出去,但是運天商行的查封還是不能解開的。”

淩冽頓了一頓,最終也是點了點頭,斬草要除根,如果單單只是將李煜弄出去,那么李桐肯定就會更加歇斯底裏,失去了顧慮說不定會放手一搏,這就跟打架一樣,不怕會打架的,就怕不要命的。

同意了劉文正的提案後,淩冽也是辦了些手續,然後跟著劉文正前去領人。

到了那,淩冽看到了秦爽正坐在收監處的床上,表情落寞。

淩冽緩緩地走了過去,道:“我來了。”

秦爽轉頭一看,看到淩冽的那一瞬間,臉上也是瞬間開了花,開始有了血色。秦爽沖到了門旁,隔著欄杆緊緊地抓住了淩冽的手道:“我等你很久了。”淩冽也緊緊的握住了秦爽柔軟的手,道:“讓你受苦了,雖然我現在還不能接觸運天商行的查封,但是我答應過你,我會救你出來的。”

秦爽也是點了點頭,看著淩冽,眼窩裏有淚水在打轉,現在她縱使有千言萬語想要對淩冽說,但是卻說不出口。

直到劉文正咳嗽了兩聲道:“咳咳,你們兩個,那個,擋到我開門了。”

說著,劉文正甩了甩手上的鑰匙,淩冽這才發現自己和秦爽擋在了那裏。

之後兩人也是成功的走完了程序,一路上順風順水,也沒有橫生枝節,很快,淩冽便帶著秦爽走出了警察局。

然而在門口,兩人遇到了唐鈺。

唐鈺正站在她的寶馬前,似乎正在等著淩冽出來。

淩冽慢慢走到唐鈺身前,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找我嗎?”

唐鈺顯得有些支支吾吾,看著淩冽的眼神有些遊離,半響之後才緩緩說道:“那個,我想讓你幫我,這件事只有你能夠辦到了,我沒有其他人可以依靠了。”

淩冽笑道:“什么事,你說吧,我能辦的我盡量幫忙。”

然而唐鈺始終沒有看著淩冽的眼睛,道:“唐華,他被搖錢樹的人抓走了,我想讓你把他救出來。”

“!!”淩冽也是十分震驚,臉色一沉,低聲道:“你還沒吃夠苦頭?唐華是個什么樣的人,你還沒看清楚嗎?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著救他?他可是要把你推到火坑裏的人啊?”

唐鈺臉色也確實不怎么好,眉頭緊皺著,始終不肯看淩冽的眼睛,因為她知道,自己沒臉向淩冽提出這種要求,也沒有資格讓淩冽冒著生命危險再次潛入搖錢樹去救一個唐華這樣的人。

但是唐鈺沒有辦法,李桐現在已經完全拋棄唐華了,現在的唐華只有唐鈺這個姐姐可以依靠了,她始終無法忘記唐華最後打給自己的那個電話。

“姐姐!救我!”

就是這么簡短的一句話,讓唐鈺始終無法忘卻,畢竟,就算唐華再怎么墮落,自己畢竟是唐華的姐姐,這份血的羈絆是怎么也斬不斷的。

淩冽眼神有些冷峻,低聲道:“你真的無論如何都想要救唐華嗎?你要想清楚,現在就算把唐華救出來,之後他肯定還是會對你不利,他就是這樣的人。”

唐鈺道,微微低下了頭,不願讓淩冽看到自己眼眶裏的淚花:“我知道,唐華很恨我這個姐姐,是我搶走了他的一切。但是無論他怎么恨我,怎么對我,我始終是他姐姐,我沒有辦法看著他去死。”

說著,唐鈺緊緊地握住了淩冽的手,乞求道:“求你了,淩冽,只有你能夠救他了!只要你把他救出來我什么事都願意做!”

淩冽也是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

這時秦爽慢慢走到了淩冽的身邊,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心裏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覺得就算唐華再怎么不值得去救,我想你也應該答應唐小姐。”

淩冽疑惑的看著秦爽道:“為什么?連你也讓我去救那個混蛋?”

秦爽搖了搖頭,道:“我並不是讓你去救那個混蛋,而是救唐小姐。”

淩冽看了看唐鈺,也算是明白了。唐鈺心中其實一直都有對於唐華的愧疚,無論唐華多么混蛋,最終唐鈺還是會選擇救他,畢竟血濃於水。

如果淩冽不答應,很有可能唐鈺會做出一些極端的手段,到時候死的就不是唐華一個人了,唐鈺也很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淩冽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唉,好吧,反正我之後也會去和搖錢樹接觸的,就順便幫你救唐華把。”

唐鈺一聽,也是連連鞠躬道謝。

但是淩冽依舊冷聲道:“但是我醜話說在前頭,如果唐華繼續這么混蛋下去,保准有一天他會害死你,而我會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親手解決他。”

說完,淩冽也是帶著秦爽揚長而去,只留下唐鈺在後面深深地鞠躬,久久都為抬起頭來,直到淩冽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線的那一側。

搖錢樹組織地下會場,秘密房間內。

此時的房間內只有狼頭和兔子兩個人,兩人正在交談。

兔子道:“沒想到那蓋子先生竟然是搖錢樹的高層看中的人,不過究竟是誰呢?”

兔子疑惑的看向狼頭,狼頭此時也在深思。

狼頭緩緩的拿起旁邊的兩顆玉珠子,在手中把玩起來道:“現在的搖錢樹已經被多方力量侵蝕了,說不准是哪邊的人,如果是我們這邊的倒還好如果是外來的,恐怕只能想辦法做掉了,畢竟在這么下去搖錢樹將不複存在。”

兔子也是有些擔心的樣子,道:“地府的侵蝕真的有這么嚴重嗎?雖然搖錢樹上層的八人中有四個人都是地府的,但是不是還有四個人嗎?”

狼頭搖了搖頭,畢竟兔子還比較年輕,也是自己最近才提拔的人,不理解也是正常,狼頭道:“你要知道,也是地府的人加入後我們才開始拍賣毒品和人口的,知道為什么嗎?”

兔子搖了搖頭,試探性的道:“難道是他們強迫的?”

兔子會這樣想也是情有可原,畢竟最開始的搖錢樹其實只是一個大型的典當行,然後逐漸發展成了拍賣會,股東不斷的投入資金,讓它開始不斷壯大。

但是後來,地府的人發現了這股強大的金融力量,於是將其慢慢侵蝕,為了更快的獲得資金,更強的拉攏一些關系,慢慢的在地府的扶持下開始了毒品和人易。

而且地府已經侵蝕到了各種地方的高層,搖錢樹自然可以這樣在暗地裏毫無後顧之憂的展開這些違法交易。

之前那些條子來了的消息,也是地府通過一些內線得到的消息,如果不是這樣,搖錢樹這種散沙一樣的組織,幹這些事情,早就被一鍋端了。

狼頭緩緩的說道:“正是因為有了地府的人,我們搖錢樹才會有今天,但是也是因為地府的人,我們搖錢樹已經沒有明天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