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伟大的母爱转角浅吻爱,伟大的母爱完结

伟大的母爱转角浅吻爱,伟大的母爱完结,淩冽看著那正在旋轉的輪盤,也是感受到了無盡的惡意。赤身的人被綁在輪盤上,紛紛一臉驚恐的看著眼前這些帶著面具的人,他們的嘴都被堵上了,發不出聲音。

被綁在輪盤上的唐華似乎發現了正站在淩冽身旁的唐鈺,唐華一臉驚恐,亦或者是驚訝,他拼命的擠眉弄眼,似乎想要傳達什么訊息。但是並沒有傳達到。

唐鈺遠遠地看著唐華,心裏也是十分擔心,抓著淩冽的手臂的手也越來越用力了。

淩冽察覺到唐鈺的擔心,於是看向一旁的兔子。

兔子此時正在於其他人交談甚歡,隱約可以聽到一些話,似乎正在談論關於這輪盤的事情。

淩冽拍了拍兔子的肩膀,問道:“兔子,這個輪盤到底是個什么玩意?”

淩冽疑惑的詢問著,其實淩冽大概也猜得到,估計這輪盤應該是什么惡趣味的娛樂項目,但是對於輪盤上面綁著的那些人的下場,淩冽還是不明白的。

兔子回過頭來,看著淩冽,面具下似乎露出了一絲笑意,道:“這輪盤是我們秘密拍賣會的開場秀,也就是個助興的節目,還算是有點意思,我相信蓋子先生您會喜歡的。”

但是淩冽想知道並不是這些,他想知道的是被綁在上面的唐華究竟會經曆怎樣殘酷的結局。

然而還沒等淩冽向兔子問出這個答案,一個壯碩的羊頭面具壯漢,就走到了轉盤前,背著一個簍子,簍子裏則是放滿了長矛。

看到這樣的景象,淩冽這也就算是明白了這就是個類似賭博裏頭的輪盤有些,只不過用長矛代替了圓球,用人代替了凹槽而已。

說著那戴著羊頭面具的壯漢就抬起了手,將一根長矛飛快的朝著輪盤投射出去,直接刺中了一名少年的胸膛。

少年頓時露出痛苦的表情,整張臉都因此而扭曲,但是他手腳都被綁著,嘴也被堵上了,他甚至都無法用哭喊來麻痹自己,只能靜靜的感受這撕心裂肺的痛楚。

轉盤緩緩的停下,穿透少年胸膛的長矛紮的很深,鮮血順著矛身不斷滴下,少年兩只眼睛瞪得老大,但是卻失去了神色,明顯已經死去了。

但是盡管少年已經死去,但那些戴著面具的劊子手似乎也不願意把少年的屍體取下來,而是一直留在哪裏仿佛想要作為一樣獨特的裝飾品。

隨著時間的推進,一個又一個少年少女被穿刺了胸膛,這時候才覺得第一個被射死的少年有多么的幸運,因為之後被穿刺的少年少女,甚至連快速死亡,結束痛苦的權力都沒有,都是外行人投擲的長矛,難以一擊斃命。

後面的投擲長矛都是交給那些帶著面具的其他來賓來射殺的,似乎射的約准,就能拿到更多的錢,而沒有參與射殺的人,也可以通過買這次會射中哪個人來進行參與。

淩冽看著這慘無人道的行為,也是胸中燃起了怒火,恨不得馬上將這裏拆了,把這堆王八蛋全部殺光。

但是太晚了,眨眼之間,轉盤上就只剩下了唐華還懸在上面,依然鼻涕眼淚流了一臉,甚至都失禁了。

兔子看著淩冽似乎很在意輪盤的樣子,於是走到淩冽身旁,低聲試探道:“蓋子先生也想玩一把嗎?”

“玩一把?”淩冽低聲道,盡量克制自己憤怒的情感,從唐華再上面的情況可以看出,那些人多半都是幫搖錢樹做事,結果出了差錯的人。

兔子似乎也察覺到淩冽對這個輪盤遊戲有著不滿,於是道:“蓋子先生也是個善良的人,不過我可以放心的告訴你,這些人多半都是幫搖錢樹幹了許多見不得光的事情,硬要說就是幹了許多壞事,但是卻連壞事都幹不好的人。”

雖然和淩冽猜想的差不多,但那畢竟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這樣踐踏生命的行為,是令淩冽所不齒的。

淩冽道:“就算是這樣,你們這樣玩就不怕出事嗎?難道你們搖錢樹的實力真的已經大到可以這樣無法無天了嗎?”

兔子看著淩冽,也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果然,蓋子先生還真是個好人,哈哈哈哈!”

說著,兔子拍了拍手,示意那些羊頭壯漢,那些羊頭壯漢也才將那些少年少女都從輪盤上取了下來,原來這些還都真的是一場戲,不過除開最開始被射死的那個少年之外。

緊接著唐華也被放了下來,然後跟隨羊頭壯漢的腳步,逐漸消失在了會場,走的時候淩冽還能看到唐華最後用充滿著仇恨的眼神看了唐鈺一眼。

唐鈺也是刻意回避著唐華的目光,因為唐鈺這時候什么都沒有做,也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唐華陷入險境。

說到底,在見識到這裏的這些成員以及在場人物的氣質,打扮之後,唐鈺也能夠確定,參加這場秘密拍賣會的人,那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自己貿然動手的結果,只能是全員都死在這裏。

淩冽看著那些遠去的少年少女道:“兔子,你告訴我,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我已經被你們搞糊塗了。”

兔子看著淩冽,那雙面具下的深邃眼瞳正散發著無比的笑意,那是一種對於仁慈者的鄙視,或者是對於他自己這種冷血無情的嘲弄。

兔子道:“蓋子先生,我也不怕直接告訴你,像這種事情在搖錢樹的秘密拍賣會裏經常發生,今天的過不過是小試牛刀而已,整整刺激的,往年都有在進行。今年也是因為狼哥在,所以才變得如此溫和,只用死一個人就可以了。”

淩冽完全無法理解兔子的行為,但是他知道了一點,就是關於這狼頭,興許這狼頭還真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壞人。

淩冽道:“我明白了,你們搖錢樹的惡趣味我自然是不會插手的,只是希望你們不要再殺人。我是一個很善良的人,懂嗎?”

兔子也是微微鞠躬,道:“明白!請期待下一場表演。”淩冽也是稍微放下心,但並不是因為兔子說接下來有新的遊戲,而是因為他知道,兔子想要表達的意思是,這都是“表演”而已。

然而當淩冽發現有些不對的時候又晚了,兩個羊頭壯漢走到了淩冽的身邊,看著呂美玲和唐鈺道:“你們兩個誰來?”

淩冽也是沒搞懂這是什么情況,疑惑的看著那羊頭壯漢,唐鈺和呂美玲也是一臉不解的看著,但是接下來的情況完全不明不白,而且完全出乎他們三個人的預料。

羊頭壯漢看見三人遲遲不給回應,也是懶得解釋,直接就伸手抓住了呂美玲,打算強行將其拖走。

淩冽一看,也是怒不打一處來,直接一記手刀,直接劈了過去,羊頭壯漢被淩冽這一下擊中,也是立刻昏死了過去,倒在地上沒有力氣起來。

周圍的人看到淩冽的行為也是大驚失色,紛紛露出驚恐的表情,但也有些人饒有興趣的看著淩冽,似乎在期待著更帶感的事情發生。

另一個羊頭壯漢看著淩冽的行為,也是立刻抄起家夥就准備懟淩冽一波,哪裏曉得淩冽是真的生氣了,直接反手一記手刀,直接打飛那羊頭保鏢。

羊頭保鏢飛出很遠,直接裝在牆上,然後失去了意識。

淩冽則是拍了拍手道:“有本事就再來!我倒要看看你們這裏的這些蝦兵蟹將究竟有什么資格從我身邊搶人!”

緊接著幾個羊頭壯漢,和幾個帶著狗頭的保鏢模樣的人也是朝著淩冽飛快的沖了過來,他們自然是認為淩冽打算在這裏鬧事,一個個也是武裝到了牙齒,和他們硬碰硬的結果,那自然是九死一生。

淩冽就算願意冒危險,但也不會讓自己的同伴陷入危險,淩冽看了看身旁的有些瑟瑟發抖,和一臉怒氣的呂美玲也是歎了口氣。

隨即掠身而出,一拳一腳,紛紛一招制敵,講那些沖過來的羊頭,狗頭一律紛紛擊飛,打的他們紛紛在地上痛苦的翻滾,只能如此。

淩冽冷聲道:“我沒打算鬧事,你們要是在我頭上動土,那今個,老子就當一回太歲!”

這話一出,也是吧在場的人那都給震住了,無一不是望著淩冽,眼裏都是充滿了敬畏,包括哪些在地上痛苦翻滾的羊頭,狗頭,看著淩冽的眼神也都是充滿了畏懼。

這個時候一直不知道到哪裏去了的狼頭突然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拍手,兩只閃著凶光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淩冽。

狼頭大聲笑道:“哈哈哈哈哈!不虧是蓋子先生,不僅財力雄厚,實力也不凡,這一看果然不虧為能夠得到搖錢樹八人之一玉佩的男人。”

狼頭說著,伸出雙手,傲視周圍的人,大聲喊道:“現在,我相信應該沒有還看不起蓋子先生的人了!蓋子先生確實有資格成為搖錢樹八人之一!還有疑問的可以站出來!我狼頭今個奉陪到底!”

本來看著淩冽的凶狠勢頭,與他的功夫,周圍的人也都就說不出話來,哪裏還敢隨便跟淩冽叫板,然而狼頭這一句話一丟出來,也是讓周圍的人更加敬畏淩冽了,那不僅僅是處於對淩冽武功的畏懼,更多的是害怕淩冽的地位。

搖錢樹八人,說簡單點就是搖錢樹的古董,隨時可以弄死任何參加了搖錢樹組織的人,這個組最為討厭的就是叛徒,而其現在如果繼續跟淩冽最對,那么很明顯就要背上叛徒的罵名。

然後等待著他們的只有死亡這一條路。

淩冽看著狼頭,明顯這狼頭就是布置這一切的人,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淩冽不得而知,但是如果現在不問清楚,那么接下了一定會歸於被動。

淩冽一把抓住狼頭的肩膀,那肩膀也是閑的有些纖細,不像是屬於一個配的上“狼”的人所能擁有的肩膀,給人的感覺更像是鬣狗。

淩冽道:“你究竟想做什么,說吧,你叫我來的目的,等等的一切,我希望你全部說出來,這樣才能方便我理解力,我可不想和一個我完全不了解的人做生意。”

淩冽說著,表情也是越發冰冷,而狼頭則是不慌不亂的輕輕撥下淩冽的手,然後轉而盯著淩冽的眼睛道:“我是想要保護你,和探索一些事情,我只知道搖錢樹很神秘,但是我既然成為了八人之一,那么我就有理由,有權利知曉一切。”

狼頭完整的聽完淩冽所說的話,也是饒有意味的樣子,面具下的臉浮現出滿意的神色,道:“很好。蓋子先生,我會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不過也是有條件的”

“什么條件?”

狼頭面具下的臉冷笑道:“很簡單,只需要你突破儀式,徹底成為搖錢樹的八人之一,我就很滿足了,我的願望僅此而已。”

淩冽半信半疑的聽著狼頭的話,眼神裏也是有些不相信,盡管現在淩冽揪著狼頭的衣襟,雖然看不到狼頭的臉,但是能夠感覺道狼頭的從容不迫,似乎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淩冽不會對他動手。

淩冽很快放開了狼頭,隨後冷冷道:“這個理由我接受了,但我還沒有聽到,你們為什么突然襲擊我的玩具。”

狼頭咳嗽了兩聲,似乎剛才被另類揪著脖子的時候十分痛苦,呼吸困哪,直到現在呼吸才開始順暢起來,道:“剛才並不是打算綁架您的玩具,只是打算讓她們參加一場遊戲。”

“什么遊戲?”淩冽愣神問道,對於他們的遊戲,淩冽現在一旦有好的感覺都沒有,感受到的都是充滿了危險氣息的事情。

狼頭饒有趣味的指了指那些正在不斷朝著這邊走來的少年少女,儼然就是之前那些被綁在轉盤上的少年少女們,現在他們都紛紛全副武裝,這樣一看,他們也是訓練有素的樣子。

狼頭道:“這些少年少女都是各大參加者的侍從,或者男女友,他們到這裏帶來的原因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想辦法恢複自己的腳,或者幫助其他人找到自己所要找的動吸,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