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大山里的欲生活,柱子娘把身子给

大山里的欲生活,柱子娘把身子给,呂美玲單膝跪在地上,女戰士蛇逐漸靠近她,就像是准備收割已經無力反抗的獵物,就像是蛇一樣,用毒毒殺獵物,然後將其吞入腹中。

周圍的觀眾也紛紛緊張的看著台上的呂美玲,也是露出擔心的表情,當然並不是擔心呂美玲的死活,這裏的這些人,不對,這裏的這些禽獸早已不在乎人命,他們在乎的只是這場戰鬥不夠激烈,就這樣平淡的收場。

女戰士蛇緩緩地走到呂美玲面前,道:“我給過你機會了,著時你自找的,怨不得我了!”

說著女戰士蛇,甩出一記強力的鞭腿,踢向呂美玲的腦袋。

然而令全場觀眾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就在這一瞬間,場上的氣氛凝固了,不僅僅因為呂美玲單手擋住了女戰士蛇的鞭腿,而是呂美玲現在的狀態。

一襲漆黑的齊腰長發變成了深邃的藍色,女戰士蛇掙脫開呂美玲的手,呂美玲也沒有糾纏,很輕快的放開了女戰士蛇,然後起身。

女戰士蛇看著呂美玲,此時的呂美玲一襲深藍長發,眼瞳則是變成了鈷藍色,閃耀著微微的光芒。

呂美玲整個人的氣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變得極具攻擊性,女戰士蛇的戰鬥直覺也能感覺道,就像是蛇一般的敏銳直覺告訴她,自己接下來會死!

“我棄”

然而女戰士蛇還沒說完,砰的一聲巨響!呂美玲一拳就砸了過來,幸好女戰士蛇千鈞一發之際後仰閃開,但是地面已經被擊碎,形成了一塊巨大的龜裂紋。

女戰士蛇想要繼續後跳躲開,但是沒有機會,呂美玲另一只手快速抓住女戰士蛇的頭,女戰士蛇只能脫掉蛇頭面具。

然而一切只是徒勞,呂美玲用抓著面具的手直接一記沖掌將女戰士整個人擊飛,撞到了鐵絲才停下。

女戰士蛇整個人陷入了暈暈乎乎的狀態,剛想要起身的時候,呂美玲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抓住了她的頭。

下一秒,砰!

一聲巨響,呂美玲抓著女戰士的頭朝著地板摁下,地面再次碎裂,整個擂台的地面完全崩壞,周圍的鐵絲也應聲朝著四面倒下。

女戰士頭嵌進了地面,一動不動了,不需要多餘的判斷,女戰士恐怕已經回天無術了。

看著站在原地的呂美玲,周圍的觀眾也是爆發出震天動地的掌聲,紛紛稱贊叫好。

“女神啊!太厲害了!”

“狼頭你丟大人了!”

然而讓觀眾們沒有料到的,連淩冽都沒料到的是,呂美玲此時已經被體內的藍鑽因子給狂化了,近乎是暴走的狀態。

下一秒,嘭的一陣巨響,呂美玲所在之處的地面碎裂,一陣氣浪,沙塵揚起,但是呂美玲的身姿,早已不見。

而呂美玲此時已經到了狼頭的面前,高高舉起了拳頭,准備揮下,但是狼頭確實面不改色,雙手背在身後,看著呂美玲,面具下的嘴唇微微一動,輕輕道:“動手。”

下一秒,之前一直站在旁邊的兔子就像是被解開了枷鎖一般,瞬移動到了呂美玲的身前,一拳,呼嘯而出。

嘭!一陣氣浪,呂美玲被直接擊飛了出去。

半空中,呂美玲也是狂笑著,已經失去了言語,就像是為了追求戰鬥而生,而看到兔子之後,也是爆發出了更為強烈的戰意。

呂美玲在空中抓住一根柱子,然後借助離心力繞了幾圈,之後,抓住柱子的手猛然用力,將自己朝著兔子快速的投擲了出去。

兔子也是嚴陣以待,擺出架勢,地面也因為兔子積蓄力量過猛,在兔子的腳邊產生龜裂,兔子緊緊地握住拳頭,微微收齊,盡管只是看著,但也能感覺到這一拳揮出去會有多么的猛烈。

呂美玲接住離心力和中立,一記猛烈的踢擊,而兔子則是將積蓄已久的一擊蒙回敬。拳腳交鋒,也是激起一陣氣浪,雖然無形,卻是讓周圍的人都紛紛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這已經超出了正常人的戰鬥,是怪物

呂美玲咧嘴一笑,想要加重力道,但是兔子沒有,兔子只是低聲說道:“愚蠢,只會用蠻力。”

兔子微微卸力,呂美玲瞬間失去了平衡,兔子一個轉身,抓住呂美玲的腿,奮力摁下,將呂美玲直接摁在地上,然後猛烈的一拳揚起,准備揮下。

然而下一秒,兔子發現自己的拳頭動不了了,面具下的臉也是有些驚異,他轉頭一看,是淩冽,淩冽正抓著他的拳頭。

兔子冷聲道:“請放手蓋子先生,你的玩具已經壞掉了,而且狼頭先生發話了,讓我動手,請你不要阻攔我。”

淩冽低聲道,眼神十分冰冷的看著兔子,道:“我的人,壞沒壞我自己清除,不需要你提醒。”

兩人對視著,完全無視了呂美玲,之前無比暴躁的呂美玲也被淩冽的氣場壓制,顯得無足輕重。

兔子也明白,淩冽深不可測,不能輕舉妄動,隨意的一個小動作就會要了他的命。

然而這時,狼頭也是拍著手,緩緩地走了過來,道:“哈哈哈,蓋子先生果然厲害,手下的人也是一個比一個厲害,我本來以為這兩個女人不過是你的玩物罷了,沒想到都是女中豪傑,真是大開眼界。”

淩冽也是轉頭看向狼頭,眼神依舊冰冷,盡管沒有看著兔子,但是兔子還是不敢輕舉妄動,畢竟那抓著他拳頭的手依舊像是鐵鉗一樣,使他動彈不得。

淩冽冷聲道:“你的死亡競技也結束了,盡管我手下的人有些狂躁,但是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的人插手。”

狼頭也是點了點頭,低聲道:“兔子!”

兔子也是松開了呂美玲,呂美玲一被松開,也是馬上就想起身繼續攻擊。淩冽眼神一轉,飛速的將幾根銀針紮在了呂美玲的穴道上,呂美玲也瞬間失去了力量,倒在了地上,睡了過去。

唐鈺快速跑了過來,扶起呂美玲,呂美玲的頭發也慢慢的變回了黑色。

淩冽則是看向狼頭冷聲道:“我能解決我的事,希望你不要隨意插手,畢竟拳腳無眼”狼頭看了看淩冽,若有所思,淩冽的實力依舊看不出來,深不可測,似乎是故意不展露實力,快速將他的手下用蠻力秒殺。

接著狼頭轉而看向正一臉擔憂扶著呂美玲的唐鈺,這女人果然是天才,但是卻輕易的暴露了身份,唐家的人。但是令狼頭驚訝的是,唐家的女人竟然願意當這啤酒蓋子先生的玩物。

而那呂美玲也絕不簡單,狼頭看著呂美玲的眼神也是越發犀利,就像是要將她的身體破開,然後仔細研究一番一樣。

這呂美玲的身體機能在頭發變藍之後,也是完全超越了常人,如果還能保持理性的話,估計兔子也不是她的對手。

狼頭看向兔子,微微頷首,兔子也是微微鞠躬,然後朝著周圍的觀眾們大聲喊道:“各位觀眾!各位來賓,今天的死亡競技相信給大家帶來了無比的喜悅!然後稍作休息!我們收拾場地之後,馬上開始今天的拍賣會!”

說完,兔子就開始吩咐周圍的羊頭壯漢准備開始清理場地。

狼頭緩緩的走向淩冽,此時的淩冽已經將呂美玲身上的銀針取下,呂美玲也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一臉安逸。

狼頭道:“蓋子先生,距離拍賣會還有一小段時間,可否接一步說話?”

淩冽看著狼頭,雖然不知道這人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可以知道的是,這狼頭絕不簡單,於是咧嘴一笑道:“可以。”

唐鈺看著淩冽,眉頭一皺道:“你小心。”

淩冽點了點頭,跟著狼頭走向了深處的房間。

此時兔子也是給那些羊頭們分配完了工作,這就抓著一大把鐵鏈走到了唐鈺身邊道:“這位小姐,這是蓋子先生贏得的獎勵,請您代為收下。”

說著,兔子將一大把鐵鏈遞給了唐鈺,鐵鏈那一段連著的就是那些被當做奴隸的少年少女們,唐華也在其中。

唐鈺一臉擔憂的看著唐華,但是唐華似乎不願領情,也是別過臉去,不願意看唐鈺一眼。

淩冽跟隨狼頭到了裏面的深處的房間,房間裏的布置和之前第一次看見狼頭的房間很像。依舊是充滿了古董文物,珍稀藏品,當然還有那張圓桌。

狼頭在圓桌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伸手示意淩冽也坐下。

淩冽也是找了個和狼頭正相對的位子坐了下來,冷冷的看著狼頭。

狼頭緩緩道:“蓋子先生,不需要這么謹慎,或許我應該叫你淩先生?”

淩冽一聽,也是眉頭一皺,冷笑道:“你既然已經知道了,還敢和我單獨共處一室?”

狼頭笑了笑,然後慢慢取下頭上的面具,道:“據我所知,淩先生是不打女人的嗎?”

說著,狼頭已經加狼頭面具取下,裏面赫然是一名少女的臉龐,但是頭發卻是白色的。

當少女脫下狼頭面具之後,聲音都變了變成了少女獨有的纖細柔美的聲音,與之前那股子滄桑冷峻的聲線截然相反,想必是面具裏頭有變聲器吧。

少女笑著,笑的十分燦爛,宛如一朵剛剛開花的向日葵,充滿了活力。“淩先生,我也把我的秘密給您看了,也算是扯平了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淩冽道。

少女依舊笑著,慢慢起身,然後微微鞠躬道:“重新介紹一下,我叫做李小藍,如你所見是個女孩,當然我也是李家的人。”

淩冽這才就明白了,李桐根本不是故意借助搖錢樹拍賣會來陷害運天商行,而是從一開始,搖錢樹就有李家的力量,陷害運天商行也是早就在計劃之中的。

自稱李小蘭的少女道:“若不是唐鈺自報唐家家門,我還猜不透淩先生的身份,但是現在知道了我也就可以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淩冽也是保持著警惕,畢竟這少女是李家的人,淩冽道:“說吧,我來這裏的目的,估計你也猜到了,根據你的話,我會決定我的行動,雖然我不打女人,但是外頭那兩個女人就不好說了,你也見過她們的實力了。”

李小蘭笑了笑道:“自然,我也是知道淩先生的目的的,無非就是洗清運天商行的汙名,然後扳倒李桐李煜,實際上在扳倒李桐和李煜這一點上,咱們可以說是一致的。”

“此話怎講?”淩冽有些疑惑,難道李家內部也在內鬥?

李小蘭說著,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有些冷峻,不帶感情,道:“我本不是李家的人,我是被抓來當童養媳的,李桐的童養媳。”

“我本來並不姓李,我也記不清我究竟姓什么了,李家在我身上動了很多手腳,我的家人究竟是誰我也不知道。”李小蘭說著,一錘桌子,臉上的神色越來越有些憤怒,“但是我知道的是,李桐是個畜生,是他將我的家人殺死,讓後把我洗腦,我也是最近才開始逐漸恢複記憶的。”

淩冽看著李小蘭,他知道失去家人的感覺有多么的難受,也大概能夠明白這些年李小蘭究竟經曆了些什么。

淩冽道:“所以你叫我來這裏,暴露自己的身份是打算做什么。”

然而就在這時,兔子突然打開門走了進來,淩冽也是冷眼看著兔子,兔子說道:“狼頭先生,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隨時可以開始拍賣會。”

李小蘭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兔子也是微微鞠躬,然後走出了房間。

李小蘭道:“這兔子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他本來是一個孤兒,也是被李家動了手腳,身體有百分之三十都是機械構成的,當然一開始他也是個正常人。”

李小蘭看到淩冽逐漸放松了警惕,於是接著道:“我也是想要扳倒李桐的,李煜我不管,但是我可以提供一些李桐的犯罪證據給你,扳倒李桐之後,你再想做什么我也不會管的,哪怕你想殺了我也無所謂。”

淩冽看著李小蘭,這人已經不正常了,心中的情感可能已經被仇恨所磨滅了,包括她在搖錢樹做的事情來看,她已經失去了一個人應該有的心,淪為了一只仇恨構成軀體的狼。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