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儿子吃武警爸爸的几把,有人在旁边做刺激吗

儿子吃武警爸爸的几把,有人在旁边做刺激吗,淩冽看著李小蘭也是不寒而栗,這少女眼神裏幾乎已經失去神采,有的只是仇恨。淩冽不知道李桐究竟具體對李小蘭做過什么,但是估計十分殘忍。

李小蘭低聲說著,同時將一份文件擺在了桌子上,推給了淩冽。“這些就是李桐的犯罪證據,你拿去吧,只要解決了李桐,之後你想怎么對我都沒關系,反正搖錢樹現在已經變成這樣了,我也無所謂。”

李小蘭的話勾起了淩冽的興趣,從李小蘭的話裏淩冽聽出一些奇妙的地方,難道說這搖錢樹以前不是這樣的?

淩冽稍微瞟了一眼文件,確實都是李桐的犯罪證據,淩冽將其收好,然後看向李小蘭問道:“聽你說的,好像搖錢樹以前並不是這個樣子?難道你們還能是好人?”

李小蘭笑道:“我們搖錢樹雖然稱不上好人,但當時還不至於到現在這般地步。淩先生,您聽說過地府這個組織嗎?”

“!!”淩冽一聽,也是微微睜大了眼睛,道:“你想說什么!”

李小蘭能夠察覺,淩冽是知道地府的,還和地府也有著莫大的聯系,這對李小蘭來說是最好不過了。

“這搖錢樹已經被地府侵蝕了,幾乎百分之80,現在都屬於地府。”李小蘭說道,臉上蒙上了一層陰霾,“原本的搖錢樹不過是一商混在一起,低買高賣,當然走私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毒品,人販交易還是不會沾手的。”

淩冽也是沒有猜到,這搖錢樹背後竟然會有地府介入。不過這樣也能夠說得通,為什么搖錢樹這么近乎是明目張膽的殺人,做違法行動,至今還沒有被取締,反倒是越高越大,現在有了這么龐大的勢力。

然而不能讓淩冽釋懷的是,地府的勢力有了搖錢樹的支撐,更加顯得恐怖。搖錢樹這拍賣會中流動的資金那是龐大到無法想象,雖然是黑錢,但這也代表地府擁有著強大財力,還有那依靠著地下的黑暗關系建立起來的龐大權力關系。

李小蘭道:“本來搖錢樹有著被稱為搖錢樹八人的八個人,他們多半都是商人,所謂無奸不商,他們最開始也是聽信了地府的讒言,但很快他們就察覺到了,直到一個人的出現,也就是李桐。”

李小蘭說著,拿起自己的狼頭面具,重新戴上,似乎不想讓淩冽看到她接下來的表情。“李桐來了之後,也是利用我,和權力和那些商人打好了關系,逐漸將這些人推向了火坑,很快,八人中六個人都已經淪陷,完全被地府的人取代,剩下的兩個人一個已經失蹤,而另一個也已經老到動彈不得了。”

淩冽想起自己從那母女手中拿到的玉佩,想必那女性的丈夫原來就是八人之一吧,母女兩人落魄到但當時那樣,估計她的丈夫也凶多吉少。

李小蘭說著,狼頭面具下的的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淩冽道:“所以當我第一次看到你有這玉佩的時候,我也是十分驚訝,如果你是地府的人,那么搖錢樹就完全淪陷了。”

淩冽疑惑的問道:“即便搖錢樹淪陷了,那和你有什么關系?”

李小蘭道,狼頭面具下不知道是怎樣的表情,“當時我被李桐當做工具,而就在那時我遇到了一個男人,就是你拿出來的玉佩的主人,是他將我從黑暗的深淵中拉了出來,讓我在搖錢樹裏工作,盡量遠離李桐的魔掌,然而”

淩冽明白,這個人已經凶多吉少,但是還是不願當著李小蘭的面說。

李小蘭繼續說道:“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讓那個人一手建起來的搖錢樹毀滅!但是我也不能讓搖錢樹變成地府的工具,我沒有權利,沒有辦法,只能盡力維持,知道你的出現。”

淩冽冷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就算是我,現在和地府沖突,也毫無勝算。”

李小蘭緩緩地做回椅子上,道:“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和我聯手,我知道淩先生不願意和我這種雙手沾滿鮮血的肮髒女人聯手,但是我只有這最後的手段了,如果您以搖錢樹八人的身份繼續撐住這一角,那么就還有救,如果是其他人成為搖錢樹最後的八人,想必很快就會被地府吞噬掉吧,到那個時候,搖錢樹就會完全淪為地府的吸金工具。”

淩冽想了想,如果這搖錢樹完全淪為地府的工具,那么地府的力量將會更加龐大,這必然不是好事。淩冽道:“如果我成為搖錢樹的八人,這地下拍賣會會怎么樣?”

李小蘭一聽,也是立刻起身,走到淩冽身旁,單膝跪下道:“到那時候,我將聽您差遣,一切都由您定奪。”

“既然這樣,那就好說了。”淩冽笑道,“你和那個兔子先走吧,我要打幾個電話。”

李小蘭瞬間就明白了,他也知道淩冽想做什么,於是點了點頭,把兔子喊了進來道:“兔子,你現在和我一起走,這裏馬上就將不複存在了。”

兔子沒有質疑李小蘭,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只要淩冽同意為搖錢樹八人。

之後,李小蘭和兔子兩人通過暗門離開了,淩冽並沒有阻止,因為這兩人對於之後與地府的鬥爭有著不可分割的作用,而現在淩冽要做的是,完全瓦解這黑暗拍賣會。

淩冽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道:“劉大哥,我現在在豫州大酒店,你迅速找派人吧豫州大酒店包圍起來,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人。”

電話那頭的劉文正也沒有多問,淩冽向來找他,絕不會做毫無意義的事情。劉文正道:“好!我立刻辦!”

說完,淩冽掛斷電話,撥通了許隊的手機。

電話那頭的許隊似乎也猜到了淩冽想幹什么,於是道:“事情很順利嗎?”

淩冽笑道:“現在派人過來抓毒梟吧,遍地都是。”

掛斷電話後,淩冽也是起身,緩緩打開房間的門,模仿著兔子與李小蘭的語氣,朝著大廳裏的那些帶著形形色色面具的人喊道。

“各位尊敬的來賓,各位尊敬的客人,今天的拍賣會臨時取消了!不過我們接下來還有別的活動,敬請期待。”聽著淩冽的話,周圍的那些人也是一臉懵逼,究竟發生了什么,怎么又取消了?難道又有條子?

但是這些人並不慌張,因為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在狼頭,也就是李小蘭的保護下,如果有條子,李小蘭也會解決。

此時他們更加關心的是淩冽口中的其他活動。

唐鈺帶著呂美玲以及那一幫子少年少女走到了淩冽身邊,此時少年少女們也是取下了手銬腳銬,但是似乎像是剛出生的小雞一樣,跟在唐鈺身後,不敢離開。

唯獨唐華遠遠地站在那兒,不願靠近唐鈺。

唐鈺道:“淩冽,究竟發生了什么,狼頭和兔子呢?他們怎么都不見了?”

一旁已經完全恢複的呂美玲也皺了皺眉頭道:“你搞到需要的東西了嗎?這種鬼地方我真的一秒都不想呆了,或者你告訴我狼頭在哪,我去殺了他,幫我的同事報仇!”

淩冽笑了笑,呂美玲對於狼頭的仇恨依舊還在,但是李小蘭現在不能死,所以淩冽支走了李小蘭和兔子,淩冽道:“別管那么多了,你們也先走,接下來會比較混亂。”

兩人也是點了點頭,對於淩冽的決定,兩人自然是不會有過多的疑問的。

淩冽目送唐鈺和呂美玲離開後也是微微一笑,兩人出去很快應該就能和劉文正的人碰面,也不用擔心了。

於是淩冽走到了那些面具人中,大聲道:“很快我們的最終特別活動即將開展,請各位不要擅自離開。”

有些人感到有些意外,雖然說狼頭說過,這啤酒蓋子先生會是搖錢樹八人之一,但是為什么是他來主持,狼頭和兔子去哪了?

有人問道:“狼頭和兔子呢?活動都到底是什么?”

淩冽面具下的臉笑了笑,然後一手抓住面具快速脫下,大聲喊道:“活動就是!歡迎來到法治社會!”

瞬間大廳的四個入口處,不斷湧入全副武裝的武警,紛紛持著防暴盾牌和槍,逐漸將大廳裏的所有人都圍住了,這時候這些大廳裏才有人認出,這啤酒蓋子先生正是淩冽。

“竟然是他!”

“完了,全完了。”

大廳裏的也有些試圖抵抗的人,但很快就被制服,想通過一些暗道離開的人,也早就在守在出口處的許隊的人抓住,整個黑暗拍賣會裏的人都被一打盡,除開狼頭和兔子之外。

淩冽隨後也跟著武警們押送這那些面具人一路到了外面,看到劉文正,淩冽也是笑著迎了上去。

劉文正笑道:“我說淩老弟,你不早說這么多人,我這車都塞不下啊,早知道多開幾輛車過來了。”

淩冽也是笑道,拍了拍劉文正的肩膀道:“你這次怕又要升官了,這些人裏頭那可是小到一些商會老板,大到一些政府工作人員,可是應有盡有,而且還是人贓並獲。”

劉文正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道:“誰知道呢,就算抓到了,估計其中一大部分上頭還有人罩著吧,估計能關起來的也就那么一些,不過你接下來要更加小心了,不光是李桐和李煜,你這會結下的梁子恐怕不止一點半點。”

淩冽笑著,從衣服裏掏出一份文件交給劉文正道:“這是李桐勾結這地下拍賣會陷害運天商行的證據,還有一些其他李桐的犯罪證據,包括李煜,這是李煜的鋼筆,也脫不了幹系,你知道該怎么做吧。”

劉文正也是驚了,沒想到淩冽竟然這么快就搞到了這些證據,這樣就算還不足以扳倒李煜,但是這李桐基本上等於就是半個身子埋進墳墓了。

劉文正道:“你這是哪裏搞來的!簡直仔細得過分,就連他的一些嘔這李桐還真是惡心。”

看著那文件,劉文正也是眉頭緊皺,沒想到這李桐竟然幹出了這么多令人難以啟齒額事情,別說關起來,直接槍斃都可以槍斃十幾次了。

淩冽低聲道,臉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絲憂傷道:“是被李桐迫害了十多年的一名受害者給我的。”

劉文正也是一臉擔心的問道:“那受害者呢?需要我們立刻保護起來嗎?”

淩冽搖了搖頭道:“不必了,她是個很堅強的人,雖然她這輩子都不可能走在陽光下了,但是至少她還能夠保護自己。”

說完,淩冽也是緩緩離開了。

這一晚,豫州大酒店無比的喧囂,此起彼伏的叫喊聲彌漫著整個豫州大酒店,可以說是繼豫州瘟疫之後,豫州又一件傳到了天京的大事件。

隔天,許多官員,許多大老板都被抓了,一連串的揪出了許多貪汙受賄的案件,解救了許多困在苦海裏的少年少女,許多家庭得以重聚,許多毒梟也被繩之以法。

一時間豫州整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許多黑心企業直接破產倒閉,或者被查封。許多貪汙受賄的官員被取締,包括李桐。

李桐的罪證太過詳細,包括許多受害者的指正,李桐依舊沒有翻天之日,很快就被抓住,押送天京,執行死刑。

李桐的罪證太多,貪汙,受賄,強奸,強迫他人賣淫,殺人,販毒,可以說能做的壞事他都做了,不能做的也做了。

連李家都保不住他了,當然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李煜的耳朵裏。

李煜坐在副首長辦公室裏,也是一臉憤怒,瘋狂的亂砸東西,一旁的秘書也是被嚇得瑟瑟發抖。

李煜也是差點就自身難保,若不是天京的李家幫忙穩住,加上常家和景家的協助,李煜早就也要人頭落地。

李煜看著桌上的一張照片,怒不可遏。那是淩冽的照片,照片中的淩冽正和他的幾個兄弟在大排檔裏開懷大笑。

李煜惡狠狠的看著,拿著照片的手十分用力,都將照片捏出了折痕。“淩冽!你既然要和我作對!那我也不會再手下留情了!等死吧,淩冽!”

說著,李煜將那張照片撕了個粉碎,隨手丟掉,看也沒看那秘書一眼,道:“現在馬上去李桐家裏,把那個叫金道吉的給我叫過來,我有事要交給他。”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