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怀了老丈人的包子,说说我的几次出轨细节

怀了老丈人的包子,说说我的几次出轨细节,李煜在辦公室裏大發雷霆,豫州政辦處的人都知道肯定是因為之前過來的那幾個警察,雖然那幾個警察沒有再李煜的辦公室停留多久,但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幾個公務員觀察著周圍,確認沒有外人之後,這才交頭接耳起來。

其中一個男性低頭小聲道:“你知道嗎?李煜副首長的侄子已經被抓了,說是明天要送到天京去死刑。”

另一個女性則是一臉驚訝的看著男性,捂著嘴道:“不是吧,真的假的,那副首長還不得瘋了,他最愛的就是這侄子了。”

那男性也是歎了口氣道:“可不是,現在他也是把什么鍋都往我們這些下面的人身上甩。”

“”女性聽了也是沉默不語,這下日子不好過了。

說著,男性就看著一個從他身旁走過的青年,擋著嘴巴和身旁的女性道:“你看,那個小子,估計又是找來的冤大頭。”

男性職員和女性職員在青年背後交頭接耳,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青年叫做金道吉。

李煜副首長辦公室內,

李煜正站在窗邊,遠眺城市,眼裏完全沒有神色,感覺是在看其他的什么沒有實體的東西。

一陣簡單的敲門聲響起,李煜低聲道:“進來。”

緊接著,房間門緩緩打開,從外面走進來的正是金道吉。

此時的金道吉也是穿著筆挺的西裝,打著領帶,頭發全部梳到了背後,儼然十分正式。

金道吉朝著李煜深深地鞠了一個躬,道:“李副首長,我是金道吉,是李桐,李調查員的心腹。”

李煜點了點頭,他並不知道金道吉到底是不是李桐的心腹,李煜沒有任何機會和李桐接觸,李桐就被抓走了,唯一知道的是李桐有跟他提起金道吉這個人可以利用。

李煜冷聲道,緩緩轉過身來,看著金道吉,眼神十分冰冷,道:“你知道我找你過來是為了什么嗎?”

金道吉保持著鞠躬的姿勢,沒有抬起頭來,低聲道:“不知道,還望李副首長指點一下。”

李煜微微一笑,這金道吉雖然還不知道底細,但是看樣子也是圓滑的人。李煜冷冷笑道:“我想讓淩冽死,所以我找你過來是打算把你磨練成一把刀,足以殺死淩冽的刀。”

說著說著,李煜慢慢的坐回了他的椅子上,臉上的表情也慢慢地開始浮現出仇恨與憤怒,放在桌子上的手也因為憤怒而顫抖。

李煜道:“關於這件事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金道吉這才緩緩抬起頭,微微頷首道:“我認為常規的陷害,或者買凶是對淩冽無法造成威脅的,我們必須完全從從金錢與權力的角度出發,但是要用不一樣的手段。”

李煜微微皺眉道:“什么意思?”

金道吉笑了笑,但是眼睛裏跟沒有笑意,而是蘊含著一股寒意:“您聽說過強龍敵不過地頭蛇這句話嗎?”

李煜冷哼一聲,輕蔑的看著金道吉:“廢話,現在淩冽就是一條地頭蛇!所以我們才搞不定他,明白嗎?”

金道吉則是搖了搖頭,淡淡道:“淩冽並不是地頭蛇,准確的來說,他是一條龍,壓垮這條龍的唯一辦法就是成為地頭蛇。”

李煜依舊是一臉的輕蔑,道:“愚蠢,我們在豫州的勢力已經被削弱了那么多,昨天晚上的行動中,你知道我們損失了多少勢力嗎?”

“當然知道,幾乎半個豫州的勢力都煙消雲散了。”金道吉笑著,笑的十分陰冷。“所以現在正是我們利用這些群龍無首的家夥,制造一條地頭蛇的時候。”

聽到金道吉這么一說,李煜也是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

李煜道:“你有辦法嗎?”

金道吉朝著李煜緩緩鞠躬,然後抬頭,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道:“可以一試。”

“那就交給你了,有什么需要打電話給我,但是最近幫不上什么太大忙,我的權力也被限制了一些。”

李煜說著,揮了揮手,示意金道吉可以走了。:“行了,你就抓緊時間計劃吧。”

金道吉也是點了點頭,倒退著,緩緩走出了李煜的辦公室。

金道吉一邊在政辦處走著,一邊心裏卻在盤算著,李桐啊李桐,你當時把我當做一只狗,現在,老子就要啃你的骨頭,用你留下的東西來幫老子做事!

懷著一些邪惡的念頭,金道吉走向了人潮洶湧的大街,消失在了人群中。

運天商行門口,

此時運天商行的封條已經被撕掉,運天商行也重新恢複營業了。

今天一大早,淩冽就來到了運天商行。

秦爽自然也是立馬就接待了,當然這一次在准備上也是花了蠻多時間的,不過嚴格的來說只是挑衣服花了時間。

秦爽穿著精挑細選的一條黑色長裙就這樣走了出來,本來是一臉的興奮,然而在看到淩冽身後站著一名少女後,就顯得有些不愉快了。

“來我這,每次都帶別的女人”秦爽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低聲嘀咕著。

站在淩冽身後的少女穿著比較男性化的裝扮,上身是簡單的長袖上衣,下身是一條背帶褲,鞋子則是一雙年輕人喜歡的帆布鞋,看得出都是潮牌,恐怕還不便宜。

少女的臉龐也是十分精致,就像是洋娃娃一般,若不是一頭齊腰的柔順長發,還真像是個美少年。

雖然秦爽不認識,但是這少女其實就是李小蘭。

然而淩冽身後是站著兩個人的,一個是李小蘭,而另一個人則是兔子。此時的兔子也是普通打扮,臉,身材什么都很普通。也是由於太過於普通,被秦爽選擇性無視了。

淩冽看到秦爽過來了,也是一臉微笑道:“謔,好久不見啊。”

“明明前天還在你家吃了飯,還好久不見?哼,有什么事你就直說吧,我知道你找我肯定是有事。”秦爽說著有些氣鼓鼓的抱著胸脯,那豐滿的胸部都快被擠爆了。

淩冽也是笑了笑道:“聰明啊,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有事?”秦爽也是一臉冷漠的表情看著淩冽道:“你有過沒事過來找我的時候嗎?”

淩冽也是笑著摸了摸後腦勺道:“也是,不過這次真的有比較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秦爽說道,也是緩緩的做到了椅子上。

“我想讓你幫貯備資源,和量產我制作的一種酒,叫做醉生夢死。”

淩冽說著,給身後的兔子打了個響指,兔子這酒從包裏拿出了一瓶,儼然就是白酒的酒。

秦爽也是一臉無奈的揚子說道:“酒這個東西真的不太好搞哦,你有確定銷路嗎?如果賣不出去,我做一大堆豈不是虧死了。”

淩冽揮了揮手指,道:“嘖嘖嘖,我早就准備好了,我之前已經跟金源商行的金老板談好了銷路問題,只差你這邊的貨源了,怎么樣?來不來?”

秦爽還是有些疑惑,畢竟酒這種東西多半人家買來都是買個面子,如果牌子不夠響亮,還真難會有人買,畢竟現在大家真正為了喝酒而去買酒的人太少了。

淩冽笑了笑,笑的十分自信。

淩冽打開酒的瓶蓋,瞬間一股濃烈的酒香味就散發出來,連基本不喝酒的秦爽都不禁咽了咽口水。

淩冽道:“這香味不就是最好的宣傳了嗎?正所謂酒香不怕巷子深,對吧。”

秦爽想了想,確實,只要放一點試喝的酒在那裏,自然有很多人就會過來,但是還差了點什么。秦爽道:“但是說到底,品牌效應還是少不了的,你就算東西再好,很多人還是會選擇便宜的和品牌的,便宜可以很簡單做到,但是品牌還是需要自己創造。”

淩冽想了想,自己確實需要制造一個自己的品牌,這樣才能打開市場,打響名頭。而這醉生夢死就是一塊最好的敲門磚。

淩冽道:“如果我讓我那些兄弟都來宣傳怎樣?你當然知道我說的都是誰。”

秦爽自然是知道的,淩冽的兄弟哥們多的去了,但是可惜的是,他們都不太合適。秦爽搖了搖頭道:“你不覺得讓劉大哥那種警察來給酒打廣告很奇怪嗎?就算你想表面這酒連警察都認同,但是總覺得很奇怪。”

淩冽想了想,確實如此。

秦爽繼續說道:“不過品牌和宣傳的事情你可以慢慢想,反正讓我生產是沒問題的,材料我也會盡快補齊的,我看你這八成又是藥酒吧。”

淩冽笑道:“哈哈,那是自然,這可是我的招牌。”

“那你最好去一趟仙草園,把路線給我確定好,我才好開始。”秦爽說著,也是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道:“哎,我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快去吧,我都答應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淩冽也是十分開心的樣子,起身,走到秦爽身邊,捏了捏她的臉頰。

被淩冽這么一捏,秦爽也是臉紅到了耳朵根,連連拍打淩冽,嬌嗔道:“討厭死了!動手動腳的!快走啦!走走走!不想看到你啦!”

淩冽也是笑著被秦爽半推半就的送到了門口,這才換換坐上車准備離開。

開車的自然是兔子。

坐上車,淩冽和李小蘭坐在後座,兔子低聲道:“接下來是去仙草園嗎?”

淩冽點了點頭,隨即兔子便發動了車子。

“我說,這運天商行的秦大小姐是不是喜歡你?”李小蘭也是一臉八卦臉,很在意的問著淩冽,眼神裏也是冒著金光。

“哪個女人不喜歡我?我這么帥!”淩冽一臉自豪的說著。

然後車子突然一個急刹,車上的三人都是差點撞到鼻子。

淩冽也是皺著眉頭道:“兔子,你開車小心點啊,真是,我難道帥到能讓你開車分身不成,你可是個男人哦。”

兔子也是尷尬的一笑,點了點頭道:“是是是,就當是這樣吧。”

車子重新發動,李小蘭也是捂著嘴在笑,一邊道:“笑死我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么不要臉的。”

淩冽也是微微一笑,打趣道:“我怎么不要臉了,這么帥的臉不要白不要啊。”

“”

李小蘭有些無奈,隨後轉移話題道:“不過你真的要創立一個品牌,我們可以動用搖錢樹的關系,很快就可以創造的,雖然是地下品牌就是了。”

淩冽則是搖了搖頭道:“我要地下品牌幹嘛,我現在就是為了累計資金沒錯,確實直接利用搖錢樹是最好,但是啊,我也要創立一個可以持續發展的品牌才行,總不能賺完這一波就跑路吧。”

“隨便你吧。”李小蘭說著,然後低聲問道:“不過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你要知道,你之前做的事情不僅僅是瓦解了豫州的搖錢樹,還樹立了很多敵人,更重要的是,你這下等於是跟地府宣戰了!”

淩冽也是笑了笑道:“我早就和地府宣戰了好嗎?不然你覺得為什么那么多人要對付我?難道是因為我長得帥不成?”

李小蘭也是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道:“嗯,這個理由很有說服力。”

淩冽也是苦笑了一下,隨即道:“不過你們兩個打算怎么辦?難道真的打算一輩子跟著我?”

李小蘭也是故作妖嬈的,將大腿放在了淩冽的腿上,勾住淩冽的肩膀,用那比唐鈺稍微大一點點的胸部磨蹭著淩冽道:“怎么?一個大美女附贈一個保鏢,這么賺的生意你不喜歡啊?”

淩冽也是用手指頂著李小蘭的頭,將她推開,道:“賺個屁啊,你現在多少歲了?你這股還有升值空間嗎?”

李小蘭也是杏目圓睜,挺著胸脯道:“我才十九歲!當然有升值空間啦!”

十九?淩冽也是蒙圈了,雖然感覺李小蘭是挺年輕的,沒想到竟然只有十九歲。

不過轉念一想,李小蘭確實是可憐,才十九歲竟然就經曆了那么多,知道了那么多社會地下的黑暗面,還被人當做“玩具”。

淩冽的表情也是冷了下來,低聲道:“反正跟著我,沒人可以欺負你們。”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