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两对夫妻在同一张床日,四个人轮流换

两对夫妻在同一张床日,四个人轮流换,車子一路行駛著,很快就到了仙草園門口,仙草園自然是一年四季大門常打開,特別是為了你淩冽而開。

錢老板也是一聽到說淩冽來了,那也是手頭上什么東西都丟了,就算是老婆要生了那還是老婆為重的。

說著,錢老板就挺著那感覺像是“龍鳳胎”的大肚子走了過來,看著淩冽也是一臉笑意。

“淩總!好久不見啊,有什么事直說,我一定幫忙!”

聽著錢老板的話,淩冽也是笑著,打趣道:“錢老板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看你這肚子,要生了吧?”

錢老板也是苦笑了一下道:“您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我是胖了,那也得怪你。”

淩冽也是睜大了眼睛,疑惑的問道:“臥槽,怎么就怪我了?”

“還不是你最近進的貨越來越多了!這不就快把我這胖子給撐死了。”錢老板也是笑了笑,拍了拍他那大肚皮。

淩冽越發疑惑了,問道:“我怎么越來越多的進貨了?我怎么不知道?”

“您不知道?”錢老板也是一臉疑惑,道:“你們百草廬不是最近進草藥進的越來越多了嗎?我上次路過的時候,你們百草廬那是叫做一個絡繹不絕,全是人,都是來看病的,年輕人都很多啊。”

淩冽也是有些疑惑,為什么突然病人就多了這么多,而且一直以來,淩冽在仙草園進的貨一般都是治療跌打損傷的草藥。

病人為什么多起來,淩冽一時半會還真想不出來。

但是淩冽這會來也是有正事的,於是看向錢老板道:“錢老板,我這次來其實就是讓你送貨到運天商行,需要這些。”

淩冽拿出一份藥方遞給錢老板,錢老板當然是那種比較正直的人,淩冽才敢直接拿方子給他看,這可是釀酒的秘密。

不過就算錢老板是那種陰險狡詐的人,他也不敢打淩冽的注意,一來淩冽可不好惹,惹他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二來,這仙草園基本上等於就是淩冽幫忙要回來的。如果沒有淩冽,可能錢老板現在都在街上要飯了。

錢老板也是拍了拍胸脯道:“沒問題,淩總,你就放心交給我吧,貨我肯定都給你送最好的!還多送一些!”

“那是最好!我這就多謝錢老板了。”淩冽笑著,拱手道。

“誒,哪的話,應該的。”錢老板說著,拿起那份方子,指著上面一個藥材說道:“可是這味藥不是隨便能夠送的,你可能要跟劉廳長詳細交談一下,畢竟這個藥需要受到監控。”

淩冽看了看,記下了藥材的名字,道:“不就是大麻葉嘛,這是正兒八經的中藥材,是你們這些人亂用才變成現在這樣的。”

錢老板笑了笑道:“又不是我亂用的,再說那些什么麻黃堿什么的,唉,我不懂,您看著辦吧。”

淩冽也是甩了甩手,轉身走向車子道:“這些我會搞定的,你就負責你要送的那些藥吧,現在就裝車,我待會就給你送證明書過來。”

“那就麻煩淩總了!”說著,錢老板也是朝著淩冽的背影深深的鞠躬,這才開始吩咐手下准備幹活。

車子再次發動,這次是准備前往豫州警察局,本來要搞這個證明書是很麻煩的,說不定還會讓各種有關部門踢皮球,你找我,我找你。還好淩冽認識劉文正,基本上一趟水可以搞定,只需要等一會就行了。

車上,李小蘭似乎有些無聊的樣子,畢竟之前在搖錢樹的地下拍賣會那可是“緊張刺激”。

李小蘭道:“我說淩冽,你這酒總會要個宣傳大使吧,就像那種什么代言人的感覺的人,是不是應該找個大美女?”

淩冽轉念想了想,點了點頭,確實,要是有個大美女代言人那自然是最好。

淩冽道:“對啊!是要找一個。”

“你看我怎么樣?”李小蘭也是笑著,搔首弄姿,朝著淩冽拋了個媚眼。只可惜這看上去跟初中生沒甚區別的身材,實在是勾不起淩冽,不如說是有些搞笑。

淩冽也是強忍著笑意道:“我們賣的是酒,如果是什么營養快線之類的,找你到沒錯。”

“!!打死你信不信!兔子給我上!”李小蘭也是一臉羞紅,用那細小的拳頭敲打著淩冽,活像一對兄妹。

兔子通過後視鏡看著大腦的兩人,也是無奈道:“狼蘭姐,我還在開車呢,你自個上吧。”

看著兔子,淩冽突然也就有了一個疑問,於是道:“兔子,你多少歲了?還有你就叫兔子嗎?姓兔啊?”

兔子也是微微一笑,笑容裏有些悲傷,沒有說話。

李小蘭也停止了打鬧,一臉漠然的說道:“兔子沒有名字,兔子是我取的,因為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就像是一只瑟瑟發抖的兔子。”

“”淩冽有些沉默,沒想到兔子也本來只知道兔子被強行改造過身體,沒想到還有這么一層。

李小蘭道:“兔子也是個孤兒,之後被李桐抓走了,因為盜竊。之後一段時間,李桐也對兔子做了和對我一樣的事情,那個畜生!”

淩冽一聽,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沒想到了李桐竟然如此畜生,自己還真是低估他了,淩冽道:“早知道應該親手殺了他!”

淩冽此時倒不是開玩笑,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憤怒,小女孩也能下手,沒想到連小男孩都不放過,這個畜生李桐!不過這么一想,李桐做的這些事情,李煜自然是知情人,搞不好李煜要更為甚之也說不定。

李小蘭繼續道:“然後兔子變成了奴隸,都差點被那些變態整死了,所以我才推薦他做了手術,用機器修複了身體。然後兔子就成了我的保鏢。”

兔子聽著李小蘭的話,並沒有多傷心,只是淡淡的笑著,笑得有些牽強,但是他也在努力忘掉那些,也不在乎了。

兔子將車停下,轉頭看向後座的淩冽和李小蘭道:“兩位,豫州警察局到了,可以下車了。”

兩人也是朝著兔子笑了笑,道:“謝謝。”一下車,淩冽就看到了豫州警察局的大門,那還是跟以前一樣氣派。完全沒有因為這陣子多如牛毛的事情發生變化。

要說為什么這豫州警察局特別氣派呢,因為這裏不僅是豫州最大的警察局,更因為很多專案組,包括廳長都在這上班呢。

一走進豫州警察局的大門,淩冽也是驚呆了。

若是換了平常,這裏頭還是比較空的,頂多審訊室裏坐著一兩個小流氓。但是現在的景象就有些可怕了。

整個大廳裏坐滿了人,小到小流氓,大到黑社會大哥。我的天,怎么一下子生意真好了?淩冽也是無奈的苦笑,隨手抓了一個正似乎忙裏偷閑的警員問道:“嘿,這怎么回事啊?年度大促銷啊?”

警員看著淩冽,那自然是認識的,都來了這么多回了。

“您這玩笑開的,還真沒錯,那還真是年度大促銷,買一送一。”警員苦笑著,道:“這不,抓一個,附送一堆。”

淩冽也是一臉疑惑,現在的黑社會都這么狂了?

淩冽最後在警員的指引下,得知劉文正正在審訊室,審問一個黑社會老大。

淩冽也是慢慢到了審訊室,一道就看見劉文正正在跟一個滿身紋身的光頭大哥再對罵,只是那光頭大哥顯得有些頹廢而已。

淩冽打開審訊室的門走了進去,只是劉文正似乎很投入,完全沒有注意到淩冽進來了。

劉文正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光頭大哥,很大聲的吼道:“你到底說還是不說!就你們這樣的芝麻小幫派怎么可能惹出這么多事?而且還去挑戰大幫派?你當我蠢啊!”

那光頭大哥也是無奈的笑著,道:“我也沒辦法啊,劉廳長,我真的沒騙你,我們的人什么都沒幹,突然就有一堆人沖了進來,然後我們只能開打了。”

劉文正也是怒不可遏的樣子道:“你的意思是那狼牙幫親自找上門來的?他們早就被我們抓了個遍了,他們老大都在豫州大酒店那天晚上被抓了。哪裏還能找事?”

光頭大哥也是急得直跺腳道:“你讓我說!說了你又不信!你到底要怎樣啊!”

劉文正也是一拳敲了光頭大哥的頭,敲得砰砰響道:“我要你說實話!”

淩冽也有些看不下去了,這要等得等到什么時候?於是拍了拍劉文正的肩膀道:“嘿,劉大哥?能打擾一下嗎?”

劉文正也是一臉怒氣的回頭,看到是淩冽,這才微微消氣,淡淡道:“哎,淩老弟啊,你怎么來了。”

“我找你有事唄!還能是什么,不然我可不想來警察局。”淩冽笑著,指了指外頭道:“這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最近抓了這么多人?急著升官啊?”

劉文正也是一臉苦笑道:“急個屁啊,我寧願一輩子不升官。現在真的忙的要死,一個晚上,幾乎吧豫州的黑社會全都攪了個遍。”

“哇,劉老哥厲害啊,一晚上這么虎!”淩冽打趣道。

劉文正依舊是一臉的苦笑,搖了搖頭道:“你要知道,本來我們在各個黑社會盤踞的窩點都有線人,畢竟捉賊捉贓,誰知道,昨天晚上就跟撞鬼了一樣,明明現在剛剛解決豫州大酒店的事情,是這些人最緊張的時候,可你知道怎么著?”

“怎么著?”淩冽疑惑的問道。

劉文正冷哼一聲道:“就昨晚一晚,所有的黑幫統統給我開始鬧事,互相內鬥,一晚上我也是帶著那幫子武警,圍著豫州轉了三四圈,現在整個豫州的警察局裏都塞滿了黑社會。”

“這么玄乎?都不要命了?”淩冽也是疑惑的問道,撓了撓臉頰道:“不過這是好事啊?能為民除害豈不美哉?”

“這么說倒是沒錯。”劉文正說著,端起旁邊的一杯咖啡,嘬了一口。看著劉文正兩個漆黑的黑眼圈,可以得知那昨晚還真是苦戰。

劉文正繼續道:“但是啊,這些幫派都起來的原因幾乎都是一樣的,就是老大被人殺了。”

“!!”淩冽也是驚了,豫州現在雖然說不上亂,但是這地下的大小幫派十來個還是有的,這一次性,十來個黑幫老大都被殺了,這就奇怪了。

淩冽問道:“屍體呢?看得出事怎么被殺的嗎?”

劉文正道:“屍體倒還都在,只不過怎么看都是普通的被殺,沒有什么疑點。”

劉文正一邊說著,一邊喝著咖啡,同時指了指眼前的光頭大哥道:“這家夥就是唯一一個幸存下來的,不過他就是個小幫派老大,應該說只能算個地痞流氓頭子。”

這一聽,那光頭大哥還不樂意了,道:“誒!你這話就有問題啊,我們鱷魚幫好歹也有十多人好嗎?幹起架來那還真不比其他幫派差!”

劉文正也是一拳敲在那光頭大哥頭上,把他頭都敲紅了,道:“裝什么逼!十多個人你不是流氓頭子是什么!還幹架,你們那幾個小兔崽子還不是搶劫被抓的。”

光頭大哥也是憨笑著,道:“嘿嘿,我錯了,我不該裝逼,但是其實咱們鱷魚幫也是上頭有人的,算是分會。”

“什么分會?”淩冽問道,眼神銳利起來,淩冽感覺到這裏面可能有些貓膩。但是說不出理由,純粹的直覺。

那光頭大哥也是一臉驕傲的說道:“哼,不怕你嚇到,我上頭就是豫州最大的幫派,骷髏幫!”

聽著,劉文正又是一拳打在了光頭大哥頭上,拿著一拳用力還是打,都打出包了。劉文正怒道:“還他媽給我吹牛!骷髏幫老大那天晚上都在豫州大酒店一鍋被端了,有頭有臉的骷髏幫的都被抓完了,你還拿他們說事!”

光頭大哥也是一臉委屈,摸了摸頭上的包,帶著哭腔道:“你這人也是討嫌,我都說是真的了,老打我頭,我這么聰明的人,都快打成傻逼了。”

劉文正一聽也是氣不打一處來,又敲了一下光頭大哥的頭,喊道:“你難道還能更傻逼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