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说说老婆被几个人睡过,和老婆参加别墅聚会

说说老婆被几个人睡过,和老婆参加别墅聚会,光頭大哥也是很委屈的樣子,看著淩冽,淩冽他自然也是認識的,自己很多手下都有去過百草廬看病,百草廬治跌打損傷那也是一絕,藥到病除。

光頭大哥道:“淩神醫,你應該也知道,你們百草廬最近生意特別好是吧!其實都是因為骷髏幫!”

淩冽疑惑的歪了歪頭,確實,之前錢老板也有和他說過這個事情,難道真是骷髏幫?不過為什么都來治跌打損傷呢?

淩冽歪著頭,眯著眼睛,疑惑的問道:“確實病人是變多了,你知道些什么嗎?”

光頭大哥也是瞅了一眼劉文正,這才低聲道:“其實是骷髏幫來了個新老大,新老大關系很足,怎么玩都不會出事,就把周圍的幫派全吞了,不想吞的,就都吧老大殺了,然後小弟就想著幫老大報仇,之後”

光頭大哥也是歎了口氣,道:“畢竟是打不過的,就都被抓的被抓,送去你那治病的治病咯。”

劉文正也是一臉怒氣,但是這次強忍著不打光頭大哥的頭道:“我真他媽向一槍崩了你,要不是你只是因為搶劫進來,我早就”

淩冽也是笑了笑,拍了拍劉文正的肩膀道:“劉大哥,別這么大火氣,怎么了嘛,這么大火,就這么點事。”

劉文正也是無奈道:“淩老弟啊,你想,如果真要是他說的那樣,那就是說這骷髏幫已經擴大到一個巨大的地步,但是我這裏一點消息,一點影子都摸不到。難道我們全豫州警察都是吃幹飯的?我聽了就有火!”

淩冽也只能苦笑,確實如果骷髏幫真的這么龐大的話,不可能劉文正這裏一點苗頭消息都沒有,更何況一晚上搞定周邊所有幫派,這么大動作,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吧。

劉文正也是快被氣暈了,懶得想了,於是看向淩冽道:“淩老弟啊,先不管這邊了,你找我是有事吧。我先幫你搞定吧。”

淩冽也是點了點頭,將一份清單拿了出來,道:“這是我新研制的一種藥酒,叫做醉生夢死,但是怎么喝都不會醉。但是裏面有一味藥材,比較敏感,所以讓劉大哥給我開個證明,證明我是醫用的。”

劉文正也是笑了笑道:“這沒問題,我這就給你搞定。”

說著劉文正在簽署蓋章期間,淩冽從背後的包裏拿出來了一瓶遞給劉文正道:“劉大哥也是操勞了,喝點小酒放松下,反正我這酒是喝不醉的。”

劉文正將簽好的文件遞給淩冽,同時接過那瓶醉生夢死,看著那瓶酒也是眼放金光。道:“這么神!來一口先!”

說著,劉文正一打開那瓶酒,濃鬱的酒香撲鼻而來,別說劉文正和光頭大哥,外頭那些人也是一個個都把頭探到了審訊室,一個個在哪裏看著劉文正手上的酒咽口水。

劉文正也是一臉怒像,眉頭一皺,轉頭怒吼道:“都他媽看什么看!沒活幹了啊!”

吼完,那些警員也都識相,灰溜溜的就都走了。

劉文正這才轉過頭來,一臉微笑,就著酒瓶來了一口。這一口下去也是爽到,劉文正也是開心的說道:“哎呀,真是好酒,真過癮,還不上頭!”

淩冽也是微笑道:“哈哈,劉大哥喜歡以後我在送點過來,而且馬上就要上市了。敬請期待!”

和劉文正道別之後,淩冽也是迅速的離開了警察局,回到車上。

李小蘭和兔子都在車上,沒有進去,畢竟回想兩人之前的身份,多少還是對警察局有些抗拒,雖然他們一直都是戴面具,估計也沒人知道他們的身份。

李小蘭一看到淩冽回來的時候一臉微笑,於是問道:“看樣子挺順利啊!”

“是啊,我是挺順的。”淩冽笑了笑,道:“可是我那劉大哥最近好像不太順啊,感覺過幾天他就得問我買生發靈或者壯陽藥了。哈哈。”

李小蘭也是一臉疑惑道:“這就奇怪了,豫州大酒店那一晚上應該已經將整個豫州的害群之馬都抓了個遍才對啊,這段時間應該不會有人敢鬧事才對啊?”

李小蘭的想法和劉文正是一樣的,確實這種時候就是槍打出頭鳥,誰都不會蠢到在這種節骨眼上冒泡。

然而淩冽笑了笑,讓兔子發動車子,然後看向李小蘭道:“我聽裏面一個人說,是一個叫做骷髏幫的在那裏鬧事。”

然後骷髏幫三個字一出,兔子又是一個急刹車,幾個人差點又撞破鼻子。

淩冽也是有些生氣了道:“臥槽!好好開車啊!很危險的!”

兔子也是有些抱歉的樣子,連連道對不起,然後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重振了精神繼續開車。

李小蘭仔細的想了想,然後歎了口氣道:“淩冽,兔子除開對我之外的人,都不怎么擅長說話,我就代替他告訴你吧。估計對你也有些用。”

淩冽疑惑的看著李小蘭,此時的李小蘭無比的嚴肅,就像是變回了那個冷峻的狼頭。

李小蘭道:“兔子其實就是骷髏幫的創始人,只不過當時兔子是無心的。當時兔子子啊幫我處理一些髒活的時候,無意中被一幫子人濫用了名頭,當時兔子戴的是個骷髏面具,所以當時就叫做骷髏幫,雖然和兔子,沒啥直接關系,但是兔子果然還是有些顧慮的。”

淩冽笑道:“那就更奇怪了,既然是個狐假虎威的幫派,那怎么又有實力能夠把周圍的幫派全部吞了?還是一夜之間?”

李小蘭指了指淩冽身旁的一瓶醉生夢死,笑道:“品牌效應啊!你想,如果他們打著兔子這個超強的人回來了的名頭,會不會有人響應?而且剛好在整個豫州地下群龍無首的時候?”

淩冽想了想,確實有道理,而且這樣一來,無疑,豫州地下已經結成了一個由零散勢力凝聚成的巨大幫派。

雖然淩冽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對,但是還是說不上來究竟如何。

也許只能慢慢等待了吧。

此時的淩冽還不知道,骷髏幫早就已經盯上了他。豫州大酒店晚上的抓捕行動已經上了新聞很久了,一時間大量的商人,政府要員都被抓捕,革職,豫州整體都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各種廠子,酒店,名牌產品都被牽連,導致查封,下架。一時間整個豫州的市場處於一個真空期。

而就在這時,淩冽的醉生夢死橫空出世,一時間引發了大熱門,銷量奇高無比。各大商場乃至路邊小店均有銷售,物美價廉,用和二鍋頭的錢喝到茅台的品質。而且最重要的是,不醉,還能過癮。

醉生夢死一時間也是名聲大噪,很多天京的人都開始購入。

更別提新聞廣播,也是紛紛都在蹭醉生夢死的熱度。

距離豫州大酒店那晚差不多一個月後,醉生夢死的銷售額就已經超越了同等級酒水類商品的總銷售額,成為了現象級產品。

早上,淩冽在家吃著早飯,楚母倒是早早起床吃完,出去散步了,而楚香湘則是陪著剛剛起床的淩冽,撐著臉頰看著他。

淩冽大口大口的吃著煎蛋培根,有些疑惑的瞟了瞟楚香湘。:“你看著我幹嘛?想要了?”

淩冽也是壞笑了一下,伸手就去摸楚香湘的臉。

楚香湘也是羞羞的笑著,拍落淩冽的手,嬌嗔道:“去死!大清早的,我是在想你賣的那個酒,還真是厲害。我不是在做播音節目嗎,今天就是要做你的專欄誒,關於醉生夢死的。”

淩冽笑了笑,似乎不怎么在意,正在充分的享受著楚香湘那煎的恰到好處的培根。“嗯,那當然,這醉生夢死可是花了我好多心血的。再說,我可是你男人,不賺個幾十百把萬的,哪裏配得上你楚大美人?對吧。”

楚香湘也是笑著,笑得十分幸福,用手指頂著淩冽的腦袋,輕輕一推,道:“把你美的,鼻子都快翹上天了!”

兩人也是在嬉笑間結束了早餐,楚香湘直接去上班了,而淩冽則是准備現在加鍛煉一會,然後再去百草集團,這次去還是有些事要和黎嫣然商量的。

淩冽鍛煉到一半,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淩冽擦了擦汗,將毛巾搭在肩膀上,有些不耐煩的喊道:“來了,來了,別敲了。”

還以為是誰呢,淩冽一開門看到的就是李小蘭,身後跟著的自然是形影不離的兔子。此時兩人的打扮也是十分休閑,完全想象不出兩人之前是狼頭那種狠角色。

李小蘭也是完全沒有把自己當外人,直接就穿過淩冽,走了進來,坐在餐桌旁,就開始吃早上剩下的培根。

李小蘭道:“可以啊,淩冽,小日子過得不錯啊。”

淩冽也是笑了笑,道:“那可不,滋潤得很。”

兔子此時也朝著淩冽微微頷首示意,然後換了鞋子之後,才提著大包小包走了進來。

淩冽也是疑惑的看著兩人,隨後將門關上,徑直走到了客廳裏,躺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機,為了防止隔牆有耳。

淩冽道:“說吧,你們來這幹什么來的?”

李小蘭還在吃著培根,支支吾吾的說著什么,玩去哪聽不懂。淩冽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李小蘭,想著這家夥到底是來幹什么的?然後無奈,只能轉而看向兔子。

兔子也是無奈的苦笑著,李小蘭也是個特立獨行的人,一旦做什么事,別人基本上無法幹預,兔子搖了搖頭道:“蓋不對,淩冽先生,這個我也沒有辦法,狼不對,蘭小姐基本上做什么事情,自己不到滿足的地步,是停不下來的。”

無奈,兩人就這樣看著李小蘭把一大盤培根都給解決了,雖然本來就是楚香湘在興頭上做的多出來的,解決了倒也還好。

吃完之後,李小蘭也是抹了抹嘴,這才看向淩冽,道:“好了,說正事吧。”

淩冽無奈道:“還真有正事啊,呵呵。”

李小蘭無視淩冽的吐槽,自顧自的說道:“其實我來這裏是想跟你了解一個東西,這個東西正在以迅猛的速度在豫州蔓延開來,有些恐怖。”

“什么東西?”淩冽本能的感覺到事情似乎不簡單,包括李小蘭現在那略顯嚴肅的語氣,更像是狼頭的感覺了。

李小蘭道:“現在互聯是個很火熱的東西對吧,然而我前幾天上街,遭遇了一個歹徒,不過在兔子面前,這人不過就像個嬰兒一樣。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李小蘭從餐桌旁走開,走到了兔子身邊,從兔子的大包小包裏掏出一台筆記本電腦,然後推到淩冽面前,道:“我從那歹徒口中得知,他並不有意襲擊我的,很奇怪吧,這還能無意嗎?結果從他口中我意外得知了這個站。”

淩冽看著筆記本顯示器上顯示的站,似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論壇,沒啥不對的地方,唯一可能說有些奇怪的就是上面的帖子都是很多很私密,甚至是那種不能和他人說起的事情,雖然一切的人都是匿名,但是未免還是心太大了吧?

淩冽問道:“這些人為什么都在這把自己的這種絕對見不得人的秘密都往外抖?臥槽,出軌的,出櫃的,還有吸毒的一個個這么明目張膽,不怕後院起火嗎?”

李小蘭笑了笑,用手指抵在嘴唇上,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個論壇有一個機制,就是用秘密換取錢,或者用錢來換秘密。”

“!!”淩冽驚了,這樣的交易雖說並不犯法,而且是你情我願,但是,多少有些不太好吧。淩冽道:“這樣搞,難道沒人管?”

李小蘭搖了搖頭道:“小時候尿過床這種秘密都可以換200塊錢,就稍微說一下,還是匿名,又沒人知道你是誰,何樂而不為?這一個月裏也是搞得風生水起,很多人甚至開始買別人的秘密了。”

淩冽也是一臉疑惑,摸了摸下巴道:“那這個和你說的歹徒襲擊你到底有什么關系?”

李小蘭笑了笑,笑的有些詭異,道:“因為要保護秘自己的秘密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