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朋友找别人一起上我,老公朋友的特别大

男朋友找别人一起上我,老公朋友的特别大“保護自己的秘密?”淩冽也是有些懵,這個站不都匿名的嗎?而且就算現在什么人肉搜索什么的,也頂多只能影響個人吧,只有一個人的話有啥奇怪的,上多的是啊。

淩冽道:“站是匿名的,而且他們也都是自願抖出來的秘密,何來保護一說?”

李小蘭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道:“一開始我也是這么想的,但是後來我才知道。這個站其實並不是看上去這樣,你要知道它除開可以自己抖秘密,還能夠買秘密。”

“買秘密?”淩冽有些疑惑,不太明白這個買秘密是個什么概念,難道這個開站的還真能吧所有人都人肉一遍?然而拿秘密出來賣?

李小蘭似乎能夠讀懂淩冽的心思一樣,也是笑了笑道:“這站還真就可以知道所有登陸過這個站的人的秘密,然後賣給那些無聊的,喜歡八卦的人。”

絡的力量太過強大,淩冽也是明白的,但沒想到竟然有人用來做這種事。但是淩冽仍然有些疑惑道:“但是這依然不存在保護的理由啊,既然被買了那肯定就會不被人知道了,何來保護一說?”

李小蘭繼續道:“沒錯,起初被買了秘密的人也只是有些不愉快,反正收了錢也就沒想那么多了,但是很快,那些買了秘密的人逐漸開始威脅那些抖出秘密的人,讓他們做一些事情,襲擊我似乎也是其中之一。”

淩冽一瞬間就明白了這個站背後的運作了,以及這個站究竟有多恐怖,淩冽目瞪口呆的說道:“我明白了!這個站的主人肯定知道所有用戶的訊息,然後假扮用戶開始買其他人的秘密,其他人覺得自己大量秘密被抖,與是就會懷著一種要死一起死,拉人墊背的心態,開始挖其他人的秘密,此般反複,惡性循環,最終的結果就是站可以通過虛假的用戶得知大量的秘密,然後通過秘密威脅別人。”

李小蘭笑道:“沒錯,而且最重要的是,據我所知,這站的創始人似乎就是骷髏幫。”

“骷髏幫?一個黑社會還搞這種事情?”淩冽疑惑的問道,他有些不太相信。畢竟對他來說,這種事情不像是黑社會會做的。

但是李小蘭也很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嘟起嘴,似乎又不再是狼頭模式了,道:“我怎么知道,人家喜歡咯,我又管不著。”

一旁的兔子也是尷尬的笑了笑,畢竟當年骷髏幫也是接著他的名頭建立的,現在變成這般模樣,兔子也只能尷尬的笑一笑了。

淩冽繼續查看站,越往後翻,那些秘密越是觸目驚心,一些未被倫理道德的事情也開始在站上大量出現。

淩冽也是皺著眉頭道:“現在都這樣了,難道沒人管嗎?就沒人報警嗎?”

李小蘭也是苦笑道:“你也知道之前警察局是個什么狀態,光是那些黑社會集體被抓的事情,就讓整個豫州的警務系統進入了繁忙狀態,哪裏還有時間管什么小打小鬧的小站。”

淩冽想了想,確實是這樣,基本上當時整個豫州的警力都在對付這些黑社會,然而過了那段時間,人的奴性就出現了,都開始紛紛順從站,想著反正還有錢拿,也就紛紛淪為了站的奴隸。

李小蘭坐在了沙發上,從兔子的大包小包裏拿出一袋零食就開始吃了起來,道:“本來我也絕對應該沒什么的,但是總還是放不下心,所以就過來跟你說了。不過現階段估計我們都束手無策,只能等了吧,雖然這個站暫時沒有對你造成危害,但我覺得是早晚的事情。”

淩冽也是苦笑了一下,畢竟豫州大酒店那一晚,自己也是得罪了一大批人,想弄死淩冽的人也是多如牛毛,只是礙於淩冽的強大,自己不敢動手。

但是,借刀殺人,那就不一樣了。

淩冽也明白這個站其實就已經變成了一個潛在的買凶站,如果不想身敗名裂,就只能照做。如果不想無法在社會上立足,那就只能照做。無比邪惡的死循環,這個站簡直就像是惡魔的契約。

淩冽問道:“你能知道大概這站有多少人注冊嗎?”

李小蘭搖了搖頭,然後看向兔子。似乎是兔子負責解析一類的工作的,還真是全能“兔子”能文能武。

兔子低聲道:“估計現在全豫州的人口其中百分之38都參與了這個站,那些沒有參加的多半是對這些小孩和老人,以及一些沒有上能力的人。”

淩冽這就驚了,那不就等於是百分之百了嗎!

然而在淩冽吃驚之餘,一通電話就打了過來。是黎嫣然。

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淩冽這才想起,今天是要去找黎嫣然有事的,還提前預約了的,一看牆上的鍾,淩冽也是一驚,這都遲到一個小時了。

淩冽也是開始急匆匆的換衣服穿鞋,一邊搞一邊說道:“你們兩個就麻煩繼續跟蹤調查這個站了,我還有事,先走了,都交給你們了。”

說完,淩冽也是一溜煙的就跑走了。李小蘭無奈的看著門口道:“開玩笑吧我們怎么查嘛能查的都查完了。”

淩冽也是急急忙忙的趕到了百草集團,來到會議室,也是看到黎嫣然坐在會議桌前,不耐煩的用手指敲打著桌子,那張俏臉上也蒙上了一層怒意,緊皺著眉頭。

黎嫣然道:“你還記得這事啊?還知道要過來啊?”

淩冽也是不好意思的樣子,憨笑著,摸著後腦勺,坐到了黎嫣然正對面的位置,道:“我這不是有點事嗎,見諒,見諒。”

黎嫣然也是白了淩冽一眼,確實是挺忙的,黎嫣然也知道,但是,生氣歸生氣,這是兩碼事。黎嫣然道:“懶得和你廢話醉生夢死的銷量十分好,差不多已經開始有些超越我們百草集團其他產業的勢頭了,但是”

“但是?”淩冽很是疑惑,到底怎么回事?本來聽著說醉生夢死銷量好,也是感覺不錯的,這個但是一出來,也是讓淩冽有些擔心了。

黎嫣然低聲道,與其有些擔心的感覺:“醉生夢死確實是賣的好,但是本身百草集團在醫藥業的成績也是十分不錯的,特別是之前豫州瘟疫之後,百草廬的名聲也是水漲船高,但是最近除開前陣子那一波跌打損傷狂潮之後,現在百草集團旗下基本的醫藥業已經開始全面虧損了。”

“全面虧損?”淩冽頓了頓,這是他沒想到的事情,自己無論藥品,還是聽診費那都是物美價廉,根本不存在讓人覺得不好的地方,怎么會虧損?前陣子不還有跌打損傷狂潮嗎?這就沒了?

黎嫣然也是搖了搖頭道:“醉生夢死本來就是金源商行和運天商行在負責運作,營銷,所以賣的很好,至於我們其他的產業就”

這太奇怪了!這一瞬間淩冽感覺到了無比的異樣感,不僅僅是因為黎嫣然所說的虧損狀態,更多的還有那些簡直無法解釋的事情。

骷髏幫的崛起,黑幫的動亂,秘密站的興起,百草集團的全面虧損,看似好像聯系並不大的事件,卻讓淩冽感覺到了不安,這背後肯定有人在穿針引線,而淩冽很快就想到了李煜。

但是李煜現在也是非常時期,他現在由於豫州大酒店的事情也是束手束腳,沒理由敢做這么大的動靜。那會是誰?

淩冽沒有再繼續想,線索太少了。

隨後,淩冽和黎嫣然先制定了一些簡單的防禦措施,保護百草集團以免破產,然後淩冽將所有的事情交給了黎嫣然,黎嫣然倒也沒有拒絕,畢竟這就是她的工作。

與黎嫣然簡單的告別後,淩冽打算去一趟金源商行,找金源談一談,他這種老油條程度的人,應該知道些什么。

百草集團距離金源商行豫州的分部還是有些遠的,快到黃昏的時候,淩冽才敢到,本來每次來都要仔細瞅瞅的那玉獅子,現在淩冽也懶得看了,徑直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金源和唐鈺正坐在大廳裏,似乎在討論著什么。

唐鈺似乎沒有注意到進來的淩冽,朝著金源道:“金伯父,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你也要多長幾個心眼,以防萬一。”

“什么事?”淩冽道。

突然聽到淩冽的聲音,唐鈺也是一驚,猛然回頭,然後敲了淩冽一拳道:“你嚇死我!有病吧!走路都沒聲音的!”

淩冽也是尷尬的笑了笑道:“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金源也連忙招呼淩冽坐下,然後讓侍女上了一杯茶水,隨後才緩緩的看向淩冽,低聲道:“淩神醫今天怎么過來了?反正來了,留下吃個飯吧?”

淩冽搖了搖頭道:“金老板的好意,淩冽心領了。不過確實過來找金老板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哦?什么事?”金源問道,臉上也是一臉疑惑。

淩冽這才喝了口茶水,潤了潤嗓子,道:“關於骷髏幫,秘密站這兩個東西,金老板有什么知道的情報嗎?”

金源聽完,也是摸著下巴思索了半天,道:“骷髏幫倒是沒聽說過,我們金源商行來豫州也沒多久,這些豫州的幫派還真不怎么認識,我們金源商行是有自己的私人武裝的,基本不會與黑社會聯系。”

“這樣啊。”淩冽說著,有些許的失望,畢竟連金源這種老油條都不知道,哪知道的人恐怕真的就少了。

“骷髏幫骷髏幫”然而唐鈺卻一直在獨自嘀咕著,突然就像是大夢初醒一般,一個激靈,隨後大聲道:“啊!我想起來了!”

“什么!”淩冽也是一驚,下意識的喊道。

“骷髏幫,我記得唐華之前剛到豫州的時候,他的那些手下就都是骷髏幫的人!”唐鈺說道,然後臉上劃過了一絲驚異,繼續道:“然後當唐華被搖錢樹抓走的那段時間,那些人就都跑到李桐手下去了!”

李桐,唐華,牽扯到這兩個人,基本上那就沒跑了,這骷髏幫絕對與李煜脫不了幹系,李桐被抓等會,那唐華呢?

淩冽立刻看向唐鈺,問道:“唐華現在在哪?”

聽到淩冽的疑問,唐鈺臉上蒙上了一層陰霾,道:“不知道,唐華在我們救出他的那天晚上就不見了,我試著找了也沒找到,之後我就把那些少年少女安頓在了金老板這裏,之後我也一直在找,但是找不到,但是在找唐華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件事”

唐鈺說到一半,看了金源一眼,似乎在尋求他的同意。

金源也是微微閉眼,點了點頭。

唐鈺這才繼續說了下去,道:“我在尋找唐華的時候,發現有人似乎想要惡意收購金源商行。”

“開玩笑的吧?金源商行這么龐大,如何收購?”淩冽也是一臉懵逼,但是很快他自己也察覺到了。

唐鈺繼續道:“並不是一個人在行動,而是有很多人正在不斷蠶食金源商行的股份,所以我才讓金伯父一定要小心。”

“你知道那些人是誰嗎?”

唐鈺點了點頭,將一份名單交給了淩冽,上面記錄這目前金源商行的股份持有人,人數十分多,但是每個人的股份都不多。但是這樣下去,遲早是要被瓜分殆盡的。

淩冽看著名單,心裏有了一些想法,於是便向兩人告辭,隨後離開。

回到家中,已然是過了晚飯的點。

一開門,就看見李小蘭像是一只小狗一樣,躺在楚香湘的懷裏撒嬌。而兔子則是在幫楚母按摩。相處十分融洽,自然桌上那是已經被一掃而光,啥都不剩了。

楚香湘看到淩冽回來了,也是回以一個微笑,道:“肚子餓嗎?我下碗面給你吃吧?”

淩冽雖然有些餓,但是自己現在有更重的事情,緩緩走向自己的鍛煉室,同時低聲道:“小蘭,兔子,你們過來一下,我有新的發現。”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