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两对情侣在一个房里做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两对情侣在一个房里做,淩冽回到家裏,此時已經是深夜。

淩冽早早就跟楚香湘打過電話,此時楚香湘已經睡深了,淩冽招呼著兔子和李小蘭,小心翼翼的來到鍛煉室,開始了交談。

淩冽一臉凝重的樣子,說道:“現在已經可以肯定李煜是吧金道吉當做槍手了,而且勢力不容小覷,整個黑龍街的幫派殘餘現在全部變成了骷髏幫,雖然名字是唐華當老大,但是實質上的權力是在金道吉手上的。”

李小蘭似乎有些困了,打了個哈欠,隨口道:“那現在怎么辦?叫警察一口氣把他們都抓走嗎?”

淩冽搖了搖頭道:“恐怕比較難,黑龍街能夠持續到今天的理由我也不想再多說了,上面有很多人都是罩著黑龍街的,要一次性清空恐怕不現實,清理的不徹底反而會引起反效果,會讓我們引來更多仇敵。”

兔子也是一臉疑惑,低聲道:“難道只能想辦法暗殺金道吉了嗎?”

淩冽頓了頓,雖然是個辦法,但是並不簡單,:“暗殺金道吉確實可行,但是太難,第一,我們根本不知道金道吉的確切位置,第二,我們基本上已經暴露,想要再次進入黑龍街都很困難。”

三人都是一臉嚴肅,現在確實已經陷入了死局,沒辦法繼續。

淩冽想了想,骷髏幫的事情可能是難以解決,秘密站的事情還尚未明了,現在確實是舉步維艱。

突然,兔子一個激靈道:“會不會其實秘密站並不是金道吉的手段?或者說金道吉其實只不過是秘密站的使用者?”

淩冽也是一臉疑惑,這些個事情八竿子打不到一塊,這兔子到底幾個意思?

淩冽道:“秘密站確實可能不是金道吉的手段,但是金道吉與秘密站的聯系,我們沒有辦法確認,僅僅只是有人襲擊你們,從現在的狀況來看,確實很難聯系到一起。”

三人也是討論無果,於是便都各自回去睡了。

隔天一大早,淩冽便接到了康木孜打來的電話,似乎有一些事情要找淩冽。

淩冽也是想辦法弄醒李小蘭,但是無果,於是跟兔子說,讓兩人今天自由行動,然後便出發前往康家大院了。

康家大院倒是不遠,淩冽很快就到了。

一進門,就看見康木曦遠遠的跑了過來,一臉很開心的樣子道:“淩冽哥哥,好久不見啊!今天是來找我玩的嗎?”

淩冽尷尬的笑了笑,確實已經很久沒來過了,而且這次來也是有事

淩冽還沒開口,那邊康木孜就一臉笑容的走了過來,道:“是啊,今天就是我特意叫淩冽過來,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玩啊。”

康木曦一聽,也是高興地不得了,一把就挽住了淩冽和康木孜的胳膊,笑道:“太好了!好久沒出去了,都快憋死了!”

淩冽則是一臉懵逼,這什么跟什么,不是說好有事情嗎?難道真的是出去玩?

淩冽看著康木孜,使了使眼色。

然而康木孜也是對著淩冽報以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仿佛在說,就跟你想的一樣,今天只是想要出去玩。

淩冽也是一臉無奈,但是沒有辦法,畢竟自己也是讓康家兄妹幫過自己太多,當一天陪玩,就賠玩吧。

之後康木曦親自駕車帶著淩冽和康木孜兜風,這女孩開車那還真叫個猛!比過山車還刺激,橫沖直撞,如入無人之境,若不是路上車少,估計早就進醫院了。

到了目的地的百貨大樓後,淩冽和康木孜也是互相攙扶著走下車,還有些驚魂未定。

淩冽用有些顫抖的聲音道:“回去的時候你開吧”

康木孜也是一臉鐵青,就跟見了鬼似的道:“我開這輩子都讓我來開吧”

而康木曦則像是沒事人一樣,在前面一蹦一跳的,一邊朝著兩人招手,一邊喊道:“快來啊!慢吞吞的幹嘛呢!”

之後三人在百貨大樓裏也逛了一圈又一圈,看著看著淩冽和康木孜就開始提著各種大包小包,還在不斷增加中。

康木曦也是購物狂,買東西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

看到什么東西,有點意思就買了,而且品味很獨特。

很快康木曦也有些累了,於是提議去旁邊的咖啡館坐一會,淩冽和康木孜那也是連連答應。

三人進一家比較有名氣的咖啡館,雖然貴,但是好喝,裏面的人也是絡繹不絕。

找了個位子坐下後,康木曦就過去點單了,留下一堆包裹山和淩冽與康木孜占位子。

淩冽也是苦笑道:“你這妹子也是越來越能玩了,體力也是越來越超群了。”

康木孜氣喘籲籲的拿著旁邊的菜單開始當扇子扇風一邊道:“自從那次換血之後,曦兒就像是翻了個倍,原本就夠活潑了,現在整個每天都停不下來,精力百倍。”

淩冽也只能苦笑,並不覺得意外,畢竟呂美玲被治好後,都能夠變身了。康木曦現在只不過是活潑翻倍,都懶得驚訝了。

康木孜道:“其實叫你過來也是為讓你幫忙當下保鏢,今天曦兒無論如何都想出來逛街,所以沒辦法。”

“保鏢?為什么?”淩冽一臉疑惑,康家的財力,雇兩個保鏢肯定不難,為什么一定要找淩冽,而且為甚么會需要保鏢?康木曦出了什么事嗎?

康木孜也是歎了口氣道:“最近曦兒玩了個什么秘密站,自然她不是打算去暴露或者買秘密,她是打算黑了那個站。”

“啊?”淩冽瞬間就懵逼了,臥槽,這康木曦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還能黑人家站,而且還是現在這般強大的秘密站。

淩冽道:“沒搞錯吧?黑秘密站?應該是被察覺到被黑,所以被人盯上了?”

康木孜無奈的苦笑著,道:“不,是黑成功了,所以被人盯上了。”

“啊?”淩冽依舊懵逼,呂美玲被淩冽手術醫好後那是繼承了變身的強大能力,難不成這康木曦在那之後是繼承了強大的思考能力?臥槽,搖身一變變天才。雖然本來就挺聰明的,但是不至於這么厲害吧。

兩人聊著,康木曦就端著三杯咖啡和一些甜甜圈走了過來,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道:“怎么了?怎么都一臉苦笑?”淩冽看著康木曦也是笑了笑道:“沒什么,就是說你聰明。”

康木曦也是笑了笑,坐在了淩冽身邊,然後將咖啡分別遞了出去,道:“就你做那個手術,也不知道動了人家身體裏的什么,現在腦子感覺好使的不得了,看過的東西就忘不掉了!”

過目不忘!淩冽也是有些驚訝,自己還認識另一個人,也會這一招,那就是唐鈺。但是沒想到現在康木曦也能做到了。

不過比起這個,淩冽還是更在意康木曦是怎么黑了秘密站的。

淩冽笑了笑,問道:“話說回來,你怎么突然就去黑了那個秘密站啊?之後怎么樣了?”

康木曦也是用她那櫻桃小嘴泯了一口咖啡,然後抓起一個甜甜圈,咬了一小口,道:“我當時就是因為無聊,哥哥也不陪我玩,你也不來找我,整天就是一個人,哥哥又讓我養傷,不准出去。我就玩電腦咯。”

康木曦說著,又喝了一口咖啡,繼續道:“之後看了個電影,覺得裏面的黑客好帥啊!所以就想著學一學,然後上學了一些知識,那些看過之後,就像是印在腦子裏一樣,立馬就會了,想著試一試,我就隨便選了一個站黑,那個秘密站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好東西,所以我就黑啦。”

“然後就成功黑掉了?”淩冽也是一臉疑惑的問道,情不自禁的喝了一口咖啡壓壓驚。

康木曦叼著甜甜圈,就像是一只柯基一樣,點了點頭,道:“對啊,那站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其實很垃圾誒,一會就被黑了,然後我就把所有人都實名制了。讓他幹這么多壞事,這下他們就應該都會被抓起來啦吧!”

淩冽也是一臉懵逼,這下厲害了。

原本以為秘密站背後有個人在操控,原來是由於康木曦一瞬間的玩心,導致大家實名化,肯定是有人利用了這一點,然而故意狐假虎威,然後將整個秘密站控制了起來。

淩冽也是苦笑了一下,看向康木孜。康木孜也是無奈的慫了聳肩,仿佛再說,這關我什么事,我也很絕望啊。

然而在幾人之後閑聊的時候,咖啡廳裏突然走進來一個鬼鬼祟祟的男人,帶著兜帽,墨鏡,口罩,顯然就不對勁。

他四處張望一會之後,看向了正在和康木孜猜拳的康木曦。

但是淩冽注意到了,那男人揣著一把水果刀,朝著康木曦就沖了過來,想要刺殺康木曦。

淩冽直接拿起墊著咖啡的那個盤子,像飛鏢一樣投擲了出去,打在了男人的膝蓋上,男人也感受到重擊,失去平衡,摔倒了。

淩冽立刻起身制服男人,然後問道:“是誰,是誰指使你的!”

然而男人死活不肯說,一個字都沒有從他嘴裏漏出來,甚至連叫都沒叫一聲。

就在這時,一個短短提示音響起,坐在附近的一名中年婦女看了看手中的手機,似乎有新短信。

然而她身旁的中年男人也收到了一條短信,再接著是一名老者,服務員,清潔工,收銀員,門衛,少年少女們,

一時間,各色不同的短信鈴聲此起彼伏,在整個咖啡廳裏不斷回響,所有人都在低頭看著手機,似乎是一條新短信。

而就在這時,淩冽的手機也響了起來,淩冽掏出手機一看,上面是一條新短信,但是發信人,以及號碼都是未知。

打開短信一看,婚喪面只有一行短短的字。

“不要妨礙我!”

淩冽微微皺眉,抬頭一看,周圍的所有人現在都拿著手機,死死的盯著淩冽,整個咖啡廳的人看著淩冽,就像是看一個罪犯的眼神一樣。

淩冽有些沒搞清楚狀況,難道周圍所有人都是敵人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毫無勝算,畢竟這些人都是普通人,自己是不能隨意出手的。

然而就在這舉步維艱的時候,康木曦突然跳起來說道:“這短信好像是假的,收不到獎勵的。”

“誒?”

“搞什么嘛。假的啊。”

“真是的,白看了!”

隨著此起彼伏的抱怨聲,咖啡館裏的人都移開了視線,不再看著淩冽。仿佛就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而當淩冽稍微放松之際,那被淩冽控制的男人也是一溜煙就跑了。

淩冽也懶得追,多半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末端,於是淩冽坐回到位子上,看著康木曦問道:“你剛才做了什么?怎么突然咖啡館裏的人態度就變了,還有,果然這是和秘密站有關系的嗎?”

對於淩冽這毫無條理順序的提問,康木曦顯得不慌不亂,腦子裏迅速的就整理好了答案,於是道:“唬了他們一下唄,其實站裏頭並不像你們想的那樣黑暗,也沒有那么恐怖,只是再利用大家的恐懼心理罷了。”

淩冽仔細的想了想,然後結合剛才發生的一切,理清了以下順序道:“也就是說實際上秘密站根本就不存在威脅,只是表露出有這種可能性,然後故意放出一些短信,如果不照做就爆出你的秘密這樣?”

康木曦笑了笑道:“沒錯,其實除開我黑的那一次之外,站壓根就沒有能力讓所有人的資料人肉出來,只是恰巧有我那么一次,然後他們順勢就開始威脅這些用戶,用戶們也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畢竟一般執行的也就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只有那些特別心虛的人,就會做出什么刺殺這種事。”

淩冽笑了笑,道:“如果真是這樣,那么這個站確實值得利用一下。”

康木曦歪了歪頭道:“利用?淩冽哥哥打算做什么?”

康木孜也是一臉疑惑,完全不明白淩冽打算做什么。

看著兩人一臉懵逼的樣子,淩冽也是笑了笑,招呼兩人把頭湊過來,然後低聲和兩人說了一下關於金道吉的事情。

兩人聽完之後,也是有些嚴肅的樣子道:“你還真是容易攤上大事啊。”

淩冽聳了聳肩道:“誰知道呢,總有刁民想害朕。”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